李嘉诚想趁中国经济回暖捞钱?一纸禁令梦想破灭

图片
“李嘉诚这三个字,在世人眼里就意味着财富和实力……(和记黄埔的投资)让蓉城市民感受到这位传奇财星就在自己身边”。
2004年12月的某天,成都《天府早报》以《李嘉诚的成都赚钱地图》为大标题,激动到有些沙哑地报道了李嘉诚手握资本对成都的入驻。
文章当时断言,李嘉诚在成都大举“撒钱”,设立和记黄埔地产(成都)有限公司,是“强势挺进成都房地产的信号”,“想打造第二个‘香港’”。
那一年,李嘉诚在成都的动作的确不小,其中包括以1.7亿元的价格,买走成都燃气13%的股权,成为第三大股东。
旗下百佳超市、百盛百货选址成都新城市广场。
图片
而出手最为阔绰的一笔,是以21.35亿元拿下位于成都南部新区的“城南地王”,创下当时成都乃至整个西部地区单宗土地的最高价。
《李嘉诚的成都赚钱地图》引用“知情人士”的话说,和记黄埔将开发“一个全新的香港城”,“不仅将运用香港一些先进的理念开发住宅,还将开发具有香港风情的商业物业,其住宅价格肯定会超过5000元/平方米。该项目建成后,将极大地带动南部新区的发展”。
“香港风情”“香港理念”,彼时的李嘉诚与香港,还是成都仰望的对象。
恐怕很难有人能想到,16年后,这份仰望会以一纸《关于禁止和记黄埔地产(成都)有限公司融资、贷款和重大资产重组的函》收场。
图片
和记黄埔是赚得盆满钵满,2004年时,南城都汇楼面价不过千元,而现在其二手房面价格已经超过2万,其所在的高新区新川板块楼面价也已经超过万元。
16年间至少翻了10倍。
当年,这个占地面积达到1036亩的超级大盘计划分8期来建设,到目前为止,只推出过6期产品。
有媒体报道,2017年,曾有消息称南城都汇将推出第7期,但工地上一场意外的大火将南城都汇按下暂停键。
后来的几年里,不论市场的呼声多高,和记黄埔都没有将剩余产品推出市场,以至于如今第7、第8期已经呈现准现房状态。
图片
卖了16年的“全新香港城”,至今还剩6000多套房源没卖出去。
那些已经住进“香港城”的业主,也没有感受到“香港先进的住宅理念”,投诉产品问题长长的清单上有:
小区道路变市政道路、墙体层高出现误差、墙面空鼓、设计不专业等。
一位成都开发商对媒体说,南城都汇刚刚开盘前几年的热销也主要是因为地段好,在产品上却很难令成都人民满意,是一流的地段、商业,三流的产品。
这笔交易让李嘉诚再次赚得盆满钵满。
根据收购协议,除出售资产获得的溢价之外,长实集团将向收购方提供一笔约3.43亿美元(约26亿港元)的贷款。
以当前的息率计算,预计能从此贷款中获取大约2.7亿元的利息收入。
长实预计,出售事项可获得38.11亿港元的收益。
而摩根斯坦利的报告指出,38亿港元相当于长实去年核心利润的约13%,而项目平均售价较该行估计的长实中国地皮高1倍,预期可增加资产净值约1%或每股0.5元,预期长实集团负债比率因而由16%降至14%。
不仅如此,依靠这笔交易,长实集团在内地的物业销售今年业绩也有了保障。
长实集团表示,过去十年,其在内地的物业销售收入平均约每年280亿港元,计入这次出售成都南城都汇项目单位所获得收入后,今年物业销售步伐预计跟过去十年相若。
李嘉诚笑了,哭的却大有人在。
和记成都公司的员工,被以口头告知的形式,突然获知公司被打包出售的消息。
他们随即发表联名信声讨,称和记黄埔要求他们在10日内签订“预支经济补偿金协议书”,其中按照级别给的“1-2”部分会由和记黄埔在8月支付给员工,预支员工补偿金“N”的部分则由接盘公司支付,但这部分补偿金的执行标准和支付时间均未告知员工。
长实集团很快发出了一封告别信,表示已与新东家就员工的工作安排达成协议,员工的劳务关系将平移至到新公司。
至于约定的补偿金具体如何执行,信里没有提及。
根据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开始,李嘉诚通过抛售内地和香港项目套现金额超1700亿元。
截至2018年底,李嘉诚所在的长和集团在内地和香港的总资产占比仅剩10%;旗下企业在内地土地储备从2014年的1600万平方米下降到900万平方米。
与此同时,在这几年的时间里,李嘉诚大举进军海外,项目遍及52国,涉及资金超过1400亿港元。
其中在英国的总资产高达4000亿港元,遍布港口码头、电力能源、天然气、医疗、酒吧等行业,为此还得到英国女王的爵士授勋。
文件落款为成都市高新区财政金融局,发文内容显示,和记黄埔地产成都公司因存在捂地、捂盘等不良行为,严重影响区域房地产市场平稳发展,禁止高新区内金融机构向和记黄埔地产成都公司及其项目提供新增融资、贷款,禁止区内金融机构向和记黄埔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提供帮助。
当天晚上,成都市高新区财政金融局在官网上以情况通报的形式证实了这一信息。
长江实业集团随后回应称,和记黄埔地产(成都)有限公司现在并非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之附属公司,亦不是由集团控制。
网友们很纳闷,怎么了,老子(长江实业集团)不认儿子(和记黄埔地产【成都】了)?
实际上,2015年初,李嘉诚曾宣布香港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进行业务合并及改组,两家的注册地都迁出了香港,现在的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已经是李嘉诚这个加拿大人开在英属开曼群岛的公司了。
本来,不是今年的一场新冠疫情,李嘉诚还真能成功“跑了”。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由于疫情,他寄予厚望的英国投资今年上半年赔了个底儿掉,集团净利润下降了27%,盈利比去年减少近六成, 预计下半年亏损继续。
其中,豪掷27亿英镑收购的英国酒吧业大王Greene King上半年亏损数额超过19亿元。
讽刺的是,集团唯一的营收亮点,来自内地迅速恢复的房地产市场。
有分析人士认为,其趁西南区房地产火热时出手南城都汇,也是在拿成都的东墙补伦敦的西墙。
外媒直言,一贯擅长利用危机的李嘉诚,这次危机来了。
怎么办,难道掉头回内地?
有媒体注意到,李嘉诚与内地看似逐渐疏离的关系,原本呈现过短暂的回暖迹象。
2019年年底李嘉诚出资24亿元人民币参与收购上海浦东三林印象城,并在今年年初启动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合作。
今年1月长江集团的周年晚宴上,面对媒体问及长江集团是否有意重返内地投资,李泽钜回应,“从来没有说过要离开,怎么会说重返呢?从头到尾我们都有在内地投资,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然而,成都的一纸禁令,似乎又让伸回来的脚踢到了铁板上。
16年,这一次,李嘉诚如果来,还能获得当年的追捧礼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