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抹黑中国的言论欧洲人不买账,环保在欧盟成为“政治正确”

随着11月3日的临近,美国总统大选这场好戏正渐入高潮。而国际社会特别是欧盟国家还关注另外一个时间点——11月4日——特朗普政府原定在这一天完成退出《巴黎协定》的程序。美国领导人自己宣布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国际协定,却在9月下旬的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就环保问题抹黑中国,并影射欧盟国家说,“那些攻击美国环保成效而忽视中国严重污染的人对环境并不感兴趣。”随后,美国务院又炮制并公布所谓“中国破坏环境事实清单”。美国对中国环保贡献的抹黑言行,不仅被中方批为“出于政治目的上演的又一出反华闹剧”,也没有得到欧盟国家的随声应和。《环球时报》驻欧盟多国记者的调查显示,从欧盟整体到各个成员国,从政府到民间,重视环保问题越来越成为一种“政治正确”。

欧盟为何盯着11月4日

“中国每年向海洋倾倒千百万吨的塑料和垃圾,在其他国家的水域过度捕捞、破坏大片珊瑚礁……中国的碳排放量几乎是美国的两倍,而且还在快速增加。” 这是特朗普在联大会议上有关环保问题的部分发言,但他这些缺乏事实根据的话并没有获得欧洲人的好感,一些欧洲媒体做出这样的回应:“特朗普应在指责别国环保政策之前,先反思自己对美国的环保政策乃至全球环保事业做了哪些正面工作。”德国《时代周报》近日还以“中国要为美国树立榜样”为题说,中方最新做出的气候承诺为美国树立了榜样,特朗普的讲话再次展示了其国家自私主义的本质。法新社近日也评论说,中国对减少碳排放有最为明确的承诺。

美国政府去年11月4日宣称启动退出《巴黎协定》的程序,整个程序将于2020年11月4日完成。因此,欧盟近日在关注美国大选进程的同时,非常关注美国的环保动向。此前,欧洲媒体在报道特朗普政府“放松数百项环保法规”时都非常气愤,认为这是极不负责任的做法。德国新闻电视台9月30日报道说,德国总理默克尔当天在德国联邦议院发表讲话时,就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进行了抨击,她还对中国领导人在联合国大会上承诺的目标——“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表示赞许。

“法国自然环境协会”负责人阿涅丝·波普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法国总统马克龙多次批评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做法是在搞“孤立主义”,指责美国给国际环保事业做出坏榜样。波普兰认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环保问题上可以“搞特殊”,她表示:“就环保问题而言,欧盟国家并不是站在道德高地上,而是确实认识到这是人类的共同责任。因此,从生产到消费、从工业到农业、从能源到交通,法国等欧盟国家在各个领域都有越来越多与环保和可持续发展相关的法律条款。通过法律来约束人们的行为举止,这是非常重要的。”

德国一家环保组织的主管莱曼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瑞典“环保少女”桑伯格和她发起的“星期五为未来”引发很多争议,但她毕竟让环保问题再次受到全球关注,甚至联合国也把环保问题视为重中之重。与此相比,美国在环保问题上的表现就是在倒退,给德国人留下的都是负面印象。同时,他还对中国近年来采取的“洋垃圾禁令”等维护生态安全的举措表示支持。

主张绿色发展的政党受欢迎

欧盟在与中国的交往中,一直把环保看成是非常重要的话题。可以说,欧盟非常看重中国在环保方面为世界做出的贡献。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多次在公共场合明确表示,做好世界环保工作,欧盟必须与中国携手。近期,她在社交媒体账号上写道:“对中国提出的减排计划以及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表示欢迎。”冯德莱恩称,这是在《巴黎协定》框架下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一步,欧盟将同中国合作来实现这一目标,双方仍需要作出很大的努力。

《环球时报》记者在布鲁塞尔生活与工作期间,亲身感受到欧盟国家对环保的重视。疫情暴发后,欧盟把主要精力放在抗击疫情以及复苏经济上,尽管看上去对环保的重视程度不如疫情前,但还是有不少欧盟高级官员高调发声,强调“疫情会在科学家研制出特效药或疫苗后得到控制,但是环保问题则是人类永远要面对的问题,无论出现什么情况,环保问题始终不应被忽略”。9月16日,冯德莱恩在欧盟年度国情咨文中表示,欧盟建议,到2030年将欧盟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55%,以实现减排目标,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

欧盟国家对环保话题的关注首先离不开政府层面的重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法国政府开始关注环保事务。时至今日,法国政界有冠以“生态-民主-团结”名字的新党团,议会里有致力于生态议题的议员,中央政府设立生态与环境保护部,各大区、省设有环保局等机构。在不久前结束的市政选举中,绿党再次大胜,夺得了格勒诺布尔、波尔多、马赛等城市的市长职位。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德国的环保运动始于上世纪70年代。二战后,德国创造了“经济奇迹”,但也形成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当时,德国涌现出一大批环保组织。甚至还诞生了欧洲第一个绿党。德国今年5月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德国环保主义政党绿党成为德国最受支持的党派,其支持率首次超过传统政党联盟党和社民党。在比利时,主张绿色发展的“生态党”是政府组阁的重要党派,其成员在欧洲议会、比利时中央、地方政府以及议会都担任了重要职务。

德国拥有世界上最完备的环境保护法律体系,联邦和各州各种环境法律、法规多达数千部,同时还实施400多个欧盟的环保法规。像《联邦自然保护法》明确规定,赋予环保组织参与行政程序与提案的权利。每次选举前,环保组织都会提交各种环保诉求。

欧洲人重视环保,还与环保经济有关。为加速发展绿色经济,欧盟计划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投资数千亿欧元。欧盟希望到2050年时欧洲成为“碳中和大洲”,并彻底扭转当前的经济体系。因此,相关的产业动态也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如新能源、新工厂、新汽车和最佳隔热的房屋等。

环保组织成为“施压集团”

“欧洲有数万个环保组织。”德国柏林环境政策学者丹尼斯·维尔斯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些组织有欧洲本地的,也有国际性的。欧盟还每隔数年举办“绿色十强”环保组织评比,包括“欧洲气候行动网络”“欧洲环境局”“欧洲地球之友”“欧洲绿色和平”“欧洲健康与环境联盟”等常常榜上有名。这些环保组织不仅参与德国各地的环境治理,还促进环保政策制定、倡导绿色技术研发等。

维尔斯特说,环保组织的关注焦点这些年也有很大变化,过去是空气污染、水污染,现在是噪音、海洋污染等。他认为,欧盟整体上对环保要求越来越严格,而且重视环保问题已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很多欧盟国家的各级政府购买公共物资时有一新条款,就是相关企业在生产过程中不能污染环境。

德国被称为“环保大国”,有8000多家环保组织,还有2000个基金会参与环保行动。像德国最大的环保组织“自然保护联盟”已有上百年历史,会员近60万,在德国本土有2000多个分部。该组织甚至自己通过购买各种土地,拯救大片的森林和湿地,并举办各种夏令营等活动,从小培养孩子的环保意识。《环球时报》记者去年参加了一个环保组织举办的名为“钢铁、水泥、化工:行业巨头如何实现气候友好目标”的活动,主办方让各国记者参观蒂森克虏伯等企业,亲身体验作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和工业强国,德国在减少重工业排放量等方面做了哪些努力和尝试。

对欧洲民众而言,环保也深入人心,如欧盟几乎所有成员国都已进行相当有效的垃圾分类回收。在比利时,垃圾分类已有近30年的历史,“限塑令”也落实得很好,如商家不许无偿为顾客提供塑料袋。在比利时的超市中,购买散装蔬菜时商家提供环保纸袋,鼓励民众购买专门盛放蔬菜的网眼布袋,并在称重时自动减去55克袋子的自重。据《环球时报》记者观察,大约有一半的顾客使用布袋。购买散装肉类时,营业员会先用纸把肉包好,然后再装进纸袋中。在一些超市,还鼓励顾客自带容器,购买各种散装商品。

今年3月6日,比利时的环保组织通过社交媒体呼吁民众参加一场有瑞典“环保少女”桑伯格参与的环保游行。《环球时报》记者在住所阳台上看到,参加游行的有数千民众,其中有带着婴儿的年轻父母,有步履蹒跚的老人,很多人没有戴着防护疫情的口罩,却拿着自制的各种道具,有的还高喊“警惕气温升高”“停止使用棕榈油”。据西欧国家的朋友讲,他们对气候变化格外关注,也与这些年深受气温升高之苦有关。十几年前,欧洲的夏天并不是太热,很多民众家中没有空调也没有电扇,但近些年,酷暑连连,几乎每年都会有刷新高温纪录的日子。今年也不例外,炎热的夏天让电扇脱销,一些脆弱人群甚至因为高温而死亡。每年夏天最炎热的日子,也是欧洲人最强调保护环境,警惕全球气候变暖的时候。

法国各类环保组织对国家和地方政策的制定具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巴黎市政府目前正大力扩展自行车道、步行道,减少机动车停车位、增加停放自行车等两轮车的区域,这些大量增加绿色环保空间的做法都是在各环保组织的建议和督促下实施的。在被称为“第三议会”的法国经济、社会与环境理事会中,7个法国最具影响力的环保非政府组织正式进驻,派有常驻代表以参加该理事会的所有活动。法国的环保组织如果申报的活动符合公共利益,就可以获得法国各种国家机构的补助与支持,条件是公开账目、接受监督与审核。法国环保组织与国际“同行”的互动也非常多。事实上许多环保生态非政府组织、协会等已经大大跨越了国界,成为事实上的跨国性机构与“施压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