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说起国家层面的冤家,除了最近打的不可开交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外,比如俄罗斯与波兰、美国与古巴、英国与阿根廷。他们多数是源自近代的领土纠纷,而要说起世仇,则唯有号称西方文明之祖的希腊和声名在外的“国中土耳其”当之无愧,从遥远的神话时代直至今日依旧隔三差五闹得不可开交,已然成为了一种传统。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土耳其想加入欧盟,屡次被希腊给“一票否决”了,话说这事如同中国加入世贸(成员都要同意),我们挨个谈成了一圈,希腊的态度则表明了是没得商量;

今年年初,希腊顶着北约几位大佬的压力一票否决了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着实让俄罗斯惊喜了一把,因为提案发自土耳其… …

来啊,互相伤害啊

而作为回报,土耳其放开边境不说还当了回“带路党”,三万多难民一拥而入狭小的希腊,连装甲车都拦不住… …

还有,瓦格良航母当年是土耳其方面讹了一大笔钱后还卡着不放,最后为我们做担保的居然是希腊… …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同一个战壕(北约)的“兄弟”却热衷于“窝里斗”,究竟有多大的仇和怨,令他们仿佛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呢?

渊源:“木马屠城”的主角们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海伦选择了爱神阿芙洛狄忒成为“最美女神”,并被赐予了爱情,不开心的天后赫拉和智慧女神雅典娜则鼓动希腊联邦发起了讨伐战。

在东方文明看来这是一场“无厘头”的战争:因为一个女人而生灵涂炭,双方却甘之若饴。但如果你理解为面子问题,也就没那么不可理喻了,不然唯有波斯入侵方能团结一致的希腊城邦们怎么会选择联手呢?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战争持续了十年,最后以超级英雄阿基里斯陨落为代价,希腊联军用“木马屠城”攻陷了特洛伊,并将其付之一炬。听起来很像扯淡,但19世纪末特洛伊遗址的发掘工作则告诉世人:这是一场实实在在存在过的战争,希腊和土耳其的对掐早在三千年前就开始了。

但远古的战争并非宿怨的根源,首先,特洛伊古城乃是公元前16世纪希腊人跨海所建,跟本土的城邦差不多,都是同一文明和血缘体系下的重要贸易对象。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特洛伊古城遗址

其次,希腊自爱琴海文明断层之后陆续被马其顿、罗马以及拜占庭帝国所控制,从人口组成和文化属性上跟古希腊只是藕断丝连而已;而土耳其人则是西突厥人的后裔–当年被巨唐打得半身不遂,无奈西迁后混血了一大圈又接受了伊斯兰文化。

征服者和试图复辟的希腊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与大清齐名的“西亚病夫”

所以,今天的龃龉其实来自土耳其人历史上最好的时代–奥斯曼帝国,作为人类历史上排的上号的超级帝国,横跨三大洲不说,更有着让整个欧洲都战栗不已的军事力量。打是打不过的,由于丝绸之路被全程收过路费,欧洲人被迫将目光投向了波涛诡谲的大西洋,以6成以上水手死亡为代价开启了大航海时代。

是的,这就是那个波澜壮阔大时代的现实原因。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扯远了点,最初的仇恨来自11世纪,彼时塞尔柱突厥人进攻希腊所属的拜占庭帝国,双方开始交恶,话说希腊与罗马文明本是承接关系,他们当时想必很有主人翁的意识。

冲突在14-15世纪达到高潮,奥斯曼帝国国运正隆,而拜占庭则是日薄西山,1453年,耸立千年的君士坦丁堡被土耳其人攻占,随后改名伊斯坦布尔,而希腊的大部分领土也归入了突厥人的统治。

拜占庭的灭亡其实是欧洲版本的“亡天下”,带着悠久历史的骄傲,希腊人自然不愿接受游牧民族的统治,直至今日依旧视当年为黑暗时代,数百年来反抗不断,在奥斯曼帝国与威尼斯、俄罗斯的战争中都坚定地站在“外人”那一边。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奥斯曼帝国有五个主体民族:希腊人,亚美尼亚人,犹太人,穆斯林,和亚述人,这张照片就展现了一个营房的三个不同民族兵源

所以,突厥人毕竟只是征服者,从来没有在文化上同化希腊人。

1821年,君士坦丁堡发生了对希腊人的大屠杀,独立战争也随之拉开序幕,在英法俄的支持下,1827年联军在在纳瓦里诺(Navarino)海战中取得决定性胜利,随后五方在1830年签署《伦敦议定书》,奥斯曼被迫承认希腊独立。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油画:《伊俄斯的屠杀》

希腊国土当时已大致成型,但众多的希腊语地区如塞浦路斯等仍被奥斯曼土耳其统治,而希腊方面则甚至试图恢复拜占庭帝国的疆域。

这显然是没得谈的,式微的奥斯曼对欧洲列强无可奈何,却依旧不是希腊可以抗衡的,只能搞搞小动作,后来的克里米亚战争、俄土战争、历次巴尔干战争及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希腊都站在奥斯曼帝国的对立面还数次兵戎相见。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你支持的我就要反对,这是希腊人的原则,双方不可开解的仇恨也随之扎根,但这还不是高潮。

不可化解:十一段线和伊斯坦布尔

观察地图上的希土两国会发现,海上分界线居然划到了土耳其的海岸线上。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事实也是如此,爱琴海大大小小2500多个岛屿,土耳其方面只有80多个,这还是后来才争取过来的。

事情要从第一次世界大战说起,一心想重振雄风的土耳其被许诺的蛋糕冲昏了头脑,在1918年胜负已分时选择了协约国。当然,他们也为站错队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一纸《巴黎和约》将曾经唯我独尊的超级帝国一夜之间肢解为四十多个国家。

而幸运的希腊本着唱反调的基本原则选择了英美法一方,并得到了胜利者的特权,随之出台的十一段线将偌大的爱琴海几乎全部收入囊中,留给土耳其人的连专属经济区都不规整,船只一不小心就进了敌国领海。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十一段线示意图

此等憋屈,实在窝心,说到这里我们今天都应该感谢当年北洋政府的观望和抉择,否则后果不可想象。

得寸进尺的希腊人还跟着英国人占领了伊斯坦布尔和伊兹密尔,也就是土耳其海峡的两侧,如果“西亚病夫”再这么怂下去,他们今天连首鼠两端的资格都不会有。作为亚欧两洲的交点,黑海连接地中海的唯一通道,其战略位置怎么夸张都不过分,更何况俄罗斯6成的海洋贸易都要从这里进出,强势如普京连战机被击落的仇都忍了下来。

如果希腊“拿回”了海峡两岸,那么今天设卡收费的就是他们了,在欧洲乃至世界的地位会上一个档次,而土耳其则会可有可无,所以唯有比谁的拳头更硬了。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充满枭雄气质的凯末尔

一个英雄的横空出世改变了历史,“土耳其之父”凯末尔在颠覆原腐朽政权之后带领土耳其军队很快将希腊人赶了出去,双方签订穆丹雅停战协定,希腊军队彻底退出了土耳其海峡的争夺,史称第二次希土战争。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认识到国力差距的希腊自此放弃了对伊斯坦布尔的野望,两国关系也难得一见的“融洽”了一段时间。在1941年希腊遭遇灾荒时,土耳其是第一个伸出援手的国家,而二战后又几乎同时加入了北约组织,算是一个战壕的“兄弟”,虽然是塑料的。

塞浦路斯:痛点之殇

可惜好景不长,双方的地缘冲突和历史仇恨本就根深蒂固,土耳其族和希腊族作为各自主体民族更是在漫长的历史中在对方国土里交叉分布,虽然在蜜月期也进行过数次人口交换,有一个地方却动不了。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坐落于土耳其南部的塞浦路斯是一座风景如画的小岛,它并不归属希腊或土耳其任何一方,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今天的英联邦成员,人口组成却是希族和土族分庭抗礼(前者较多)。

在上世纪中叶如火如荼的民族解放运动中,塞浦路斯也在1960年取得独立,两族组成联合政府,希族人任总统,土族人任副总统,确定每年的10月1日为国庆日(好巧)。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然而,双方很快就发现日子凑合不下去了,血流成河到联合国维和部队都出面了,土族随后在1967年宣布另立门户。

到了1974年,现实希腊军队上岛支持希族夺权,不甘示弱的土耳其也随即借出兵并占领北部37%的塞岛领土,强迫土族北移,希族南下,其中自然少不了难民及失踪人员。

双方扮演的角色则仿佛幼儿园的家长,小孩子闹,他们就索性就打了起来。在一番鬼神操作之下土方败北,此事改天撰文再表,总之新仇旧恨交加,此后双方处处抬杠,再无宁日。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搜索塞浦路斯的首页就是关于移民

胜负虽分,但塞岛的南北分裂已成事实,1983年11月15日,北边成立了一个迄今都只有土耳其一国承认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开启了没朋友的传奇;而南边也好不到哪里去,相对于旅游业,他们的卖护照(欧盟牌)和洗黑钱显然要更加出名。

结语:哪里有什么对错

总的来看,每次冲突大多是希腊率先发难,土耳其干瞪眼,但这并不意味着对错,或者说世间本无对错吧。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今天的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究竟应该是谁的?不同于耶路撒冷的三方圣地,那里曾是古罗马最后的堡垒,笔者也更愿意用君士坦丁堡这个伟大的名字去诉说一个文明的辉煌,而非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首都。

凯末尔自然是土耳其英雄,但他的主义似乎又将这个神奇的国度拉向了四面楚歌的深渊,“国中土耳其”绝非浪得虚名,然小而生巨,必有灾殃。

而现实却又是如此,两千年的历史敌不过数百年的同化,曾经毫无纠葛的两大文明也机缘巧合地当过一家人,当以东罗马帝国继承人自居的希腊和怀揣着大国梦的土耳其,怕也只能用实力来掰掰手腕了。

地利不如“人和”:解读希腊与“国中土耳其”的千年恩怨史

▲后排站的的是土耳其引以为傲的十三个祖宗,现在却以脱亚入欧为荣

有欧洲兄弟们的撑腰,希腊永远是不怕的,虽然同在北约的战壕,那是因为土耳其的地缘格局重要性,而非骨子里的接纳,希腊的反对票只是整个欧盟的借口而已,哪怕某天接纳了俄罗斯土耳其也依然会在外面,这是文明的不同属性所决定的。

顺便一提,2014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接近97%的土耳其人仇恨希腊,而只有不到80%的希腊人说自己恨土耳其。

也就是说,相比希腊人的恨意,土耳其的怨念还要更深厚一点,可惜地利不如“人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