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政治乱局,军事政变几无可能,巴育辞职恐是唯一出路

毋庸置疑,泰国政治又陷入了原有的怪圈之中。当前上演的一幕幕,都似乎是在重演历史:弱势一方的政治诉求无法通过议会斗争得到满足,则诉诸街头政治,动员民众上街示威游行。紧接着政府一方民众也走上街头,双方对垒致使国家几乎瘫痪,法律形同虚设,政治无法和解,唯有军事政变。而军事政变只能短暂掩饰矛盾,对于深层次的矛盾不仅无法解决,反而会因军人集团的介入而变得更为尖锐而难以调解。政变之后,一地鸡毛,政治怪圈又重新开启,如此循环往复,直至下一次政变。

然而,就当前形势而言,军方还有可能发动政变吗?笔者认为,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或者说几乎为零。十天前,新任陆军司令纳隆潘上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已经明确表示,政治的问题应该以政治方式解决,军队将不会介入政治争端。泰军最高司令查棱蓬上将也表示,政变并不在军队的思想之中。尽管有人说,军方的这种表态并不可全信,但是时代的发展和局势的现状,的确不允许军方再次发生政变。即使发动了政变,拉玛十世国王恐怕也不会签署命令,承认政变上台的军政府,毕竟反政府运动中针对王室改革的“十条主张”中有一条就是要求国王不能为政变上台的军政府背书。

泰国政治乱局,军事政变几无可能,巴育辞职恐是唯一出路

新任泰国陆军司令纳隆潘上将

军事政变既然不太可能,那么“政治的问题还应该政治解决”。巴育宣布实施戒严,戒得了一时,戒不了一世。何况反政府力量根本没有把戒严令放在眼中。戒严第一天,他们依然我行我素,在拉巴颂街区集会,令政府颜面扫地。倘若以违反《紧急事态法》为由逮捕集会者,人山人海,如何抓捕?倘若仅逮捕集会骨干,则正中其下怀。很多集会骨干就是奔着被逮捕的目的来的。笔者一位朋友曾经说过,现在正是这些反政府力量骨干成员积攒政治资本的时候,未来如果他们这一派得势,则凡是进过监狱的人,在竞选中都是很大的加分项。“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逮捕几个骨干成员也解决不了问题。

泰国政治乱局,军事政变几无可能,巴育辞职恐是唯一出路

巴育总理

那么,最终出路会是什么呢?

正如1929年全球经济大萧条直接导致了1932年泰国的君主制改革,2019新冠疫情也是当前泰国政治乱局的最直接影响因素。经济的问题是最根本的问题。要想走出政治斗争泥淖,最理想的情形就是国家经济复苏,迅速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人民安居乐业,年轻人朝气蓬勃。但是,就眼下形势来分析,这种可能性极小。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极为巨大,泰国经济衰退严重,尽管巴育宣布将斥资上万亿泰铢修建跨泰国湾大桥等一系列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不仅过长的论证建设周期会磨掉民众的耐心,而且债台高筑的泰国政府始终让民众感觉不太放心。

泰国政治乱局,军事政变几无可能,巴育辞职恐是唯一出路

既然这条路没有可能,那还有什么方法呢?笔者大胆揣测,可能只有巴育总理做出自我牺牲,才有可能令局势恢复平静。毕竟,在“民团”的三大要求中,巴育总理辞职是第一条要求。相对于“改革王室”而言,“要求巴育辞职”更能令“民团”争取到广泛的统一战线。所以,只要巴育总理愿意辞职,则政治僵局可破,整盘棋都可以救活。反政府力量可借此机会,就坡下驴,将“改革王室”的要求暂时收回。为泰党也因此可以放下与2014年军事政变领导人巴育之间的恩怨,而与公民力量党握手言和,最终或可联手治国。

究竟形势会如何发展?我们还是密切关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