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新冠死亡率仅为美国民众180分之1,全球知名智库揭示背后原因

在美国新冠确诊数字连续单日突破十万,总确诊数字超过1000万的当前,美军也有九万多人确诊并且闹出了罗斯福号抗命这样的闹剧,但即便这样,美国著名智库CSIS发布文章分析美军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后,仍并给予其高度评价。本部门资深情报分析师“拼图行动”全文翻译了这篇并不长的报告以饷各位读者。

美军新冠死亡率仅为美国民众180分之1,全球知名智库揭示背后原因

要说美军疫情中的丑闻,莫过于罗斯福号的抗命

在美国经历第三次COVID-19浪潮之际,军队如何应对挑战?虽然军队是美国社会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但相对于平民而言,它的表现是好是坏?

美国著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从3月中旬开始跟踪该流行病对军队的影响,每周都会公布最新的感染人数、死亡人数、军队应对措施和作战影响。原始数据来自国防部,由疾病控制中心和约翰-霍普金斯冠状病毒资源中心补充。以下是对数据显示的评估。

尽管早期受到重大干扰,但在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美军仍能维持训练、部署,甚至招募新兵。军人的感染率略低于全国,而死亡率则更低。军事基地不是感染热点。简而言之:军方采取的预防措施,在最初的一些失误之后,已经取得了成效。但是,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对军队的长期影响还不确定。它可能会在两年后趋于消散,也可能使武装部队的结构发生根本性变化。

军队的经历:前两波和新出现的第三波疫情

美国军方与美国其他地区一样,迄今已经历了两次主要的新感染浪潮和第三次浪潮的开始。第一波在4月中旬达到顶峰,每天大约有250个国防部新病例,然后在5月下降。第二波更大规模的感染高峰期在7月中旬,每天约有800个新病例。新案件从第二波高峰开始稳步下降,并在9月中旬跌至谷底。最近,它们又开始上升,构成第三波。下图显示了COVID-19的新军方病例。

美军新冠死亡率仅为美国民众180分之1,全球知名智库揭示背后原因

美国国防部新的COVID-19确诊病例

截至11月6日,美国国防部累计统计有有8.9万个病例。大多数病例(约6万)是军人(现役和后备役),平均占国防部在疫情期间所有病例的67%。国防部的文职构成了下一个主要的阳性病例群体,为1.4万例,平均占总病例的16%。两个最小的群体,家属和承包商,平均占军队总病例的10%和7%,分别约为9000例和6000例。

关于感染和死亡的数据看起来不错的,尽管并不完美。数据来自各军种和国防机构向联合参谋部危机管理小组提交的报告。国防部的指导意见要求所有个人在感染后都要报告。实际上,一个全职雇员–无论是军人、文职还是承包商–几乎不可能在组织不知道的情况下,患了新型冠状病毒并缺勤。在国防部,如同在整个国家一样,无症状的人更难识别。军方的正式测试项目与平民通过个人医疗保健计划进行测试一样,发现了一些无症状情况,尽管不是所有。预备役人员的数据可能不那么完整,因为他们不是每天都在,尽管他们也被要求报告。

美军新冠死亡率仅为美国民众180分之1,全球知名智库揭示背后原因

美国国防部的累积病例

对军事行动和备战的影响

为了应对COVID-19病例的增加,美国国防部于3月25日发布命令,在60天内禁止部署军人,以防止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随后发布了修订后的指导方针,规定部队在部署前必须接受COVID-19的检测,并接受14天的隔离。此外,国防部还取消、推迟或大幅减少了包括“欧洲卫士2020”之类的重大军事演习。

美国国防部制定了一项针对整个部队的四级检测计划,优先考虑战略部队和野战部队,其次是前沿部署部队,然后是其他部队。当有了疫苗后,这很可能也是优先接种的次序。

美军新冠死亡率仅为美国民众180分之1,全球知名智库揭示背后原因

美军进行洗消工作

随着新的COVID-19病例的速度减缓,军方谨慎地恢复了高级别训练演习。由于对COVID-19的关切,大规模的波罗的海行动和环太平洋海军演习完全在海上举行。海军舰艇在海上停留的时间也更长,停靠港口的次数也更少,以最大限度地降低感染风险。参加“交叉军刀”(Saber Junction)演习的士兵被要求戴上口罩并携带消毒洗手液。这些预防措施似乎能有效防止COVID-19的传播。例如,数千名美国人员完成了“交叉军刀”演习,没有出现一例新型冠状病毒阳性病例。

此外,对COVID-19的担忧导致所有军种暂停对新兵的基本训练,并实施新的安全程序。尽管陆军官员一开始不愿意,但在一名新兵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后,他们停止了派新兵参加基本训练。在这次持续了两周的暂停后,新兵在基础训练期间不断接受COVID-19检测,并进行每日健康评估监测,这些预防措施减少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空军在至少4名新兵感染病毒后也暂停了基础训练,而海军陆战队在上百名新兵COVID-19检测呈阳性后,停止将新兵送往帕里斯岛的新兵营。空军的基础训练重新开始后,班级人数减少,新进新兵需隔离14天,海军陆战队的新兵营也是如此。海军的基础训练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

全军表现整体一致

陆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COVID-19感染率(病例数除以服役人员总数)大致相同。各为0.033(截至11月6日)。空军的比率较低,为0.022,可能是因为其活动不涉及大型团体聚餐。对国民警卫队进行了单独列表统计,其感染率最低,为0.016,但这可能是由于兼职人员报告率较低人为造成的。

美军新冠死亡率仅为美国民众180分之1,全球知名智库揭示背后原因

被公知们一通吹嘘的医疗船灰溜溜离开纽约

各军种的这种一致表现并非总是如此。在疫情爆发之初,海军的病例数最多,到5月底,海军的病例数比次之的军种(陆军)多出一千多例(2400例对1400例)。感染率的差异更为明显,海军的感染率是陆军的3倍(海军0.6%,陆军0.2%)。这种差异在海军舰艇集中爆发的背景下尤为明显,最引人注目的是罗斯福号,该舰有1200多例。海军随后采取了积极的检测措施,可能会发现更多的阳性病例。

然而,随着夏季的到来,比例开始发生变化,陆军病例最终在6月26日超过了海军病例的数量。目前陆军病例在各军种中占了绝大多数,在全军4.9万起病例中,陆军病例有1.8万起,比海军多出8000起,海军目前的案件数量位居第二。陆军(包括陆军预备役)是目前各军种中人员最多的军种,所以虽然比例相同,但总感染人数自然要多一些。

陆军病例的增加可能反映了陆军在初夏恢复了大部分训练和演习。它也可能反映了海军恢复到平均水平,因为它改进了其应对流行病的做法,以防止在船上进一步爆发,从而降低了其感染率。

美军新冠死亡率仅为美国民众180分之1,全球知名智库揭示背后原因

因违令而被调走的克罗泽尔舰长

军队并没有带动全国的病例水平

从历史上看,军队一直是疾病的滋生地。事实上,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很可能是从军队开始的,并由于训练演习、拥挤的住宿、全国各地和海外的转移而传播。在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疾病造成的伤亡比战斗还要多。因此,许多观察家都愿意相信美军是疾病的热点,有几篇文章也有这种暗示。

事实证明并非如此。截至10月22日,军队的疾病发病率为每10万人2387例(现役和预备役人口219.1万人,52321例)。这略低于美国总人口的发病率,后者为每10万人中有2527例(在3.3亿人口中为833.8万例)。国防部总人口的发病率更低,每100万人口中有1,587例(4,818,000人口中有76,484例)。(国防部总人口包括2,191,000名军人、1,596,200名家属、775,000名政府文职人员和384,000名承包商)。

这种差异不是因为军方检测率较低造成的。国防部每周检测4万名军人,即每天检测0.39%。美国作为一个整体,每天对110万公民进行测试,即0.33%。(这两种检测水平是否足够是另一个问题)。

美军新冠死亡率仅为美国民众180分之1,全球知名智库揭示背后原因

现代医学一般认为1918年流感是美军带给欧洲的

这种较低感染率的原因可能有两个方面。军队比平民社会拥有更强大的社交控制杠杆。尽管军人往往很年轻,可能愿意承担更多的风险,但社交控制可以减少他们的冒险行为。国防社群的其他成员虽然不受《统一军事司法法典》的严格控制,但也必须遵守国防部、州和地方的指导。第二个原因是普遍实行预防措施:个人防护装备、保持社交距离、隔离和远程工作。

由于这些感染率是平均数,所以各基地之间难免会有差异。一些军事基地的感染率会高于其周围的社区。但是,大多数基地的感染率会比较低。这对基地及其周围的社区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这缓和了军事基地所在地不可避免地造成的紧张局势。

美军新冠死亡率仅为美国民众180分之1,全球知名智库揭示背后原因

军队的纪律对疫情控制有很大作用

军方控制了海外基地的感染,即使感染率高于东道国。这在亚洲曾经尤其令人担忧,因为在亚洲,澳大利亚、韩国和日本等接纳了大量美国军人的国家在控制流行病方面比美国和欧洲成功得多。有人担心美国人员的例行轮换会带来疾病。然而,尽管有一些关于疫情热点的恐慌,但感染仅限于基地内。积极的应对措施,如隔离,是成功的,驻韩美军制定的规程是一个典范。

这种遏制对于维持美国在海外的存在和防止出现军力漏洞而言至关重要。如果美军中断了通常的部队和人员轮换,突如其来的权力真空可能会诱发地区不稳定和冲突。至少,会给美军造成声誉上的损失。

军队并非不受社会的影响

虽然国防部的感染率低于社会总体水平,但军队病例的情况却与美国人口中的病例情况密切相关。将国防部新发的COVID-19病例与美国人口新发病例的图表重合,可以清楚地说明这一点。两大波COVID-19病例,可能还有第三波,在军事人员中出现和下降的速度与美国广大人口中报告的情况大致相同。这说明军队和美国民众一样受到影响,不能完全隔离。随着国家疫情走向,军队也在同步发展。

美军新冠死亡率仅为美国民众180分之1,全球知名智库揭示背后原因

图3:美国全国与国防部的病例发展趋势

军队的低死亡率

根据国防部10月22日公布的数据,军队的死亡率为0.015%(52321例死亡8人)。每6,500名军人感染,会有一名军人死亡。就全美国而言,则是2.7%(8,378,377个已确认病例中,有222,663人死亡),是其180倍。军队的死亡率较低并不奇怪。其人口年轻健康,医疗条件好。军队没有容易感染的老年人。军队内的死亡率如此之低还是令人惊讶。

军方无意中做了一个实验,说明了这种差距。今年3月和4月,“罗斯福号”在关岛停泊时,当感染在舰上蔓延后,对全体船员进行了隔离、测试和监测。在1200名感染的船员中,有45人住院观察,7人进入重症监护室,但只有一人死亡。

同样令人惊讶的是,更广泛的国防部群体(军人、家属和政府平民)的死亡率很低。0.13%(76484例中有102人死亡),约为美国总新冠病死率的二十分之一。虽然政府雇员平均年龄不如军人,家属身体也不如军人,但文职普遍身体健康,军人家属也普遍年轻。这两个群体都有良好的医疗保障。

美军新冠死亡率仅为美国民众180分之1,全球知名智库揭示背后原因

美军军医院

对军队来说,好消息是,在不断完善的防疫规程的保护下,继续进行高级的军事训练和行动,并不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如果发生紧急情况,不得不部署更多的部队,风险是会上升,但不会造成部队丧失战斗力或灾难性的后果。这与军队在1918年流感大流行期间的经验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年轻人特别容易感染,军队有数万人死亡。

长期结构性影响尚不确定

虽然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主导了我们今天的生活,并重构了每个组织的行为方式,但这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当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最终消失时,国家安全组织机构会发生什么变化?

有些事情几乎肯定会发生。国防部的医疗储备将得到补充,而且很可能会扩大,以准备应对未来的紧急情况。因为国家将希望加强其医疗反应能力,军方的医学研究组织将获得更多的预算,无论政府的其他部门会发生什么。

美军新冠死亡率仅为美国民众180分之1,全球知名智库揭示背后原因

获得抗疫物资的美军

美国国防部医疗机构的拟议重组—-如果颁布,将使其规模缩小,并专注于作战行动,而不是照顾家属和退休人员—-很可能会被搁置。即使这种重组与此次新冠肺炎大流行关系不大,但退役人员团体强烈反对对军事医疗体系进行任何改变,国会很可能会对军事医疗能力的任何减弱持谨慎态度。

除此之外,可能在两年后,当生活可能恢复到某种程度的正常状态时,国防部又会重新回归疫情发生前的重点,专注于军事训练、部署,并为大国竞争调整方向,特别是在西太平洋地区。

另一方面,国会可能会指示国防部建立应对大流行病的各种能力,以帮助在下一次公共卫生危机中保护军队本身和平民。这些可能包括建造更多的医院船或建立更多的专业部队。抗击疾病和应对国内紧急情况可能会被添加为国防部的核心任务。军队可能会被要求更多地参与国家大流行病的应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