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发出严厉警告,李显龙苦口婆心,中美关系将上演过山车?

据环球网转引彭博社的报道,最近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再次公开发出警告,希望未来拜登政府迅速采取行动,恢复中美之间在特朗普任内被破坏的沟通渠道。如果不这么做,两国之间的冲突可能会升级为军事冲突。

现年97岁的基辛格在创新经济论坛开幕式上说道:”两国之间必须重新建立起沟通的渠道,否则世界将陷入一场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灾难。” 而且他认为,在当今两国的军事科技条件下,这场灾难会变得”让我们难以控制”。

基辛格这话看似警告美国,其实另有三层内涵:

一、明确特朗普的单边政策失败,提醒拜登调整对华策略
基辛格的这个警告,其实已经宣判了特朗普政府的对话政策失败。道理很简单,如果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再往前走的话中美就有战争风险,世界就有陷入“一战”状态的可能,那政策当然是失败的。在这种背景下,基辛格这番话,当然是在提醒拜登政府,要调整特朗普的对话政策。

二、提醒拜登政府,如果继续沿着特朗普的路线往前走,中美可能爆发军事冲突

基辛格的这个提醒是非常清晰的信号,即他认为如果美国继续走强硬的单边主义对华政策,中美就会爆发军事冲突。基辛格对特朗普四年外交政策也表达了看法,基辛格说:”相比与以前,特朗普的外交方式显然更加具有对抗性。在他上任初期,他想强调美国人没有充分享受到世界经济发展的成果。虽然这点很重要,但对此,我愿意选择更具有差异性的方法。”

美国真的没有享受到世界发展的成果吗?

当然不是,全球的结算货币主要是美元、外汇储备主要是美元、全球最大的资本市场在美国,美国高科技产品享受到全球知识产权规则的最大红利,美国甚至还利用地缘政治来影响经济走向······美国毫无疑问是全球发展的最大受益者。

那么,为啥基辛格也认可特朗普说的“美国人没有充分享受到世界经济发展的成果”呢?

根本原因在于,美国现在贫富差距因为华尔街的因素拉得太大,美国自身的债务窟窿也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下,必须从世界发展中拿到更大的份额才能满足美国的胃口。基辛格既然认为很重要,当然也支持美国在全球发展成果中分得更大的比例。

但是,他认为特朗普的办法是不对的,所以他说他愿意选择更具有差异性的方法。所谓“更具差异性的方法”,就是针对不同的国家采取不同的方式,而不是像特朗普那样简单粗暴。

譬如,对中国,可能基辛格认为两点最重要:一是忽悠中国,用软硬兼施的手段来从中国获得更多好处;二是联合更多国家遏制中国,迫使中国不得不向美国出让更多利益。而对欧盟、日本这样的盟友,方式应该更加倾向于让他们自己主动上供而非强硬挤压。

三、向中国发出警告,接受拜登政府的政策调整,否则有“一战”的风险

其实,基辛格已经不是第一次发出这样的警告了,不但之前有类似言论,仅仅在过去一个来月时间里,他就有两次这样的警告。

今年10月初,基辛格就曾在纽约经济俱乐部主持的虚拟讨论中表示,中美两国必须为日益激烈的竞争制定交战规则,否则就有可能重燃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全球政治特征的不确定性。他说:“我们的领导人及中国的领导人必须讨论他们不会超越威胁的极限。” “然后他们必须找到一种在较长时间内实施这种政策的方法。”“您可以说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他补充说。 “如果这完全不可能,我们将陷入类似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局面。”

基辛格的这个警告并不是只针对美国政府,更是针对中国政府,甚至其对中国警告的意味比对美国政府警告的意味更浓。

他说中美领导人必须讨论中国不会超越威胁的极限,也就是说中美要讨论如何划界,即哪些领域是美国底线中国是不能涉入,然后再基于这个规则去找到一种长时间实施的政策方法。

这个表达说得直白一点,就是美国和中国讨价还价,美国给中国制定一个规则,然后中美在这个划定的界限展开竞争。如果不能达成这样的协议,中美就要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那样的局面。美国是霸权国家,基辛格的这种话当然威胁中国成分更多一些,因为中国并没有妨碍美国发展,而是美国认为中国的发展妨碍了美国的霸权。所以,本质上基辛格的表态也是霸权主义的表态,只是态度上看起来更温和,说法上更具迷惑性而已。

对于中美之间可能发生的新的冷战,基辛格表示他越来越感到震惊,他将此归因于技术的进步,这种进步极大地改变了地缘政治格局。基辛格说:美国需要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了解世界太复杂了,一个国家“实现这样一个单方面的优势战略和经济,没有人能够威胁我们”的格局太难了。

基辛格越来越震惊不是因为特朗普要发起新冷战,因为基辛格自己就是从几十年新冷战过来的,他怎么可能怕新冷战?他的震惊在于,中国不但不怕美国的“新冷战”威胁,中国看起来还充满能量与实力,这才是让基辛格真正震惊的地方。他所说的“技术进步”,在占豪看来倒是说得非常准确的。

四个层面的技术进步对地缘政治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

一是交通技术的进步。这个主要是指高铁和重载铁路,这改变了欧亚大陆的交通方式,高铁和重载铁路使得陆权正在回归,使得海洋经济的重要性在下降,这必然改变地缘政治。

二是中国在5G技术上取得的进步。中国在5G技术领域取得了全球领先,这个进步对全球的影响太大了,这实际上是中美科技领先的你逆转性事件,未来一旦进一步扩展,也必然会对地缘产生重大影响。

三是军事技术的进步。中国在军事科技方面的进步速度太快了,中国军事实力的上升对地缘肯定产生了重大影响。

四是中国工业技术的进步。中国工业技术的进步使得中国不仅仅是世界工厂,而是世界制造业的中心。再加上产业升级、科技升级提升了中国的劳动生产率,激发了中国的人口消费红利,使得中国正在变成全球市场的中心,这都会地缘产生重大影响。

所以,基辛格说一个国家“实现这样一个单方面的优势战略和经济,没有人能够威胁我们”的格局太难了。这句话实际上变相承认了美国不可能所有方面都领先,结合上面他话中的意思,其实他是想让美国拜登政府给中国划边界,就是在一些领域中国不允许发展,从而保持局部优势,美国则承认中国在另外一些领域的优势,如此中美形成战略平衡。

基辛格是美国的“老狐狸”,就是因为他的确非常有智慧,对事情的认识能到本质,但他脱离不了美国霸权的逻辑,毕竟美国霸权是所有美国精英都试图在维护的,若非现实发展到那一步,他们是绝对不会承认霸权衰落的,他们也不会放弃维护其霸权。

现在,美国虽然还在大选的混乱当中,但实际上美国的精英们也没有完全被大选的乱相给迷惑,还是有不少精英在探索新的路线,基辛格是其中的大咖,而另外的人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譬如,彭博社的总编辑米思伟也做着同样的事情,只是基辛格是在向外释放他的观点和视角,而米思伟则是在探索代表人物的看法,这都是在给美国寻找道路。

据环球网转引新加坡联合早报11月17日的报道,彭博社总编辑米思伟日前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进行了专访。

采访中,米思伟问李显龙,从新加坡在亚洲扮演的角色、中国的崛起,以及作为美国在这个区域的盟友所面对的一些问题等角度来看,“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应该对这个区域,特别是对中国的政策,做些什么?”

米思伟为什么把这个问题抛给李显龙?

原因很简单,李显龙是美国的东南亚的最重要盟友,过去些年新加坡一直扮演着中美桥梁角色,对美国来说新加坡扮演得很好。尤其是2009年,李光耀亲自访美向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了美国应重返亚太遏制中国的建议,接着很快就有了美国针对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不能说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是因为李光耀的建议,但李光耀的建议肯定加速了白宫决策。而且,一直到2017年,李显龙政府都在美国遏制中国的政策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米思伟才把这个问题抛给李显龙,而美国从李显龙这里得到的答案,才是最具代表性的答案之一。未来,拜登政府会重点思考李显龙的相关表态。

从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出,李显龙显然不认同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他认为没有多少国家愿意加入排斥中国的联盟,这当然也包括新加坡。还不仅如此,李显龙也明确表示,不仅仅是新加坡或其他亚洲国家,很多欧洲国家也愿意和中国做生意。

李显龙这个话说得很彻底,也是客观事实。中国是全球第一大潜力市场,全球三分之二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请问谁愿意和第一大贸易伙伴为难呢?那不是自己和自己的利益过不去吗?除了美国有霸权需要才会如此对付中国,其他国家根本没有这个需求,谁又愿意当美国的炮灰呢?李显龙还认为,拜登的首要任务是处理美国国内的事务,眼前有很多迫切需要他解决的事,首先是新冠疫情。

李显龙接着说:“亚洲,尤其是中国,对美国来说很重要。我希望他能专注于制定一个有利框架,与中国建立建设性的关系。这意味着中美两国还是维持互相竞争的关系,两国仍会面对必须处理的问题,但至少双方不会发生冲突,而是尽力发展共同利益并缩小分歧。两个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将能够在这个框架下处理贸易、安全、气候变化、核不扩散与朝鲜问题等。”

很显然,李显龙的意思是,过去特朗普的单边政策根本行不通,这一点和基辛格的意见是一致的。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拜登政府接下来调整外交策略是必然的,只是怎么调整现在还处于信息“碰撞”期。

米思伟继续提问:“人们谈到拜登要做的事情之一是建立‘民主国家联盟’,其中包括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日本和韩国。这是你所说的建立框架的其中一个可能性吗?”

李显龙则回答:“我们都希望与美国合作,希望与其他蓬勃发展的经济体合作。我们也希望促进区域合作。我想没有多少国家愿意加入一个会排除其他国家的联盟,尤其是一个没有中国的联盟。我想这不仅是新加坡和亚洲国家,即使在欧洲,也有一些国家希望与中国做生意。例如,欧盟正尝试与中国签订投资协议。这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我觉得这样更好。”

这是最有利于新加坡的表态,也是其他很多国家的真实想法,因为对他们来说有两个共同的利益:一是中美不爆发军事冲突,因为一旦中美爆发军事冲突,那最倒霉的一定是这些小国;二是中美有合理的竞争力,他们能和任何一方合作,这样对他们最有利。说白了,这就是和平发展的大环境。

李显龙最近两年的表态和他2017年之前的表态是大相径庭的,早在2016年9月,李显龙还在访问日本的时候重提2015年7月的南海非法仲裁,并且强调南海秩序云云。到了2017年的时候,李显龙就开始转向了,最近两年就彻底清醒了。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李显龙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呢?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应该有四方面原因:

一、中国香港扣留新加坡9辆装甲车

2016年年末,香港港口突然扣留了9辆新加坡的装甲车,这让新加坡非常紧张。

为什么那么紧张?

一是中国是真的开始向新加坡动真格了,这个信号很明确,新加坡是真的紧张了。因为,一旦中国动真格,新加坡太小了,根本承受不起。

二是这个事可大可小。大在于,新加坡的这些装甲车,是到台湾进行“星光计划”的军事训练的。新加坡为什么到台湾进行训练?原因是因为新加坡国土太狭小,不足以支持大面积军事训练,1975年李光耀就和蒋经国签署过一份绝密协议,就是每年新加坡都派自己的部队到台湾进行一次训练,而台湾也只收取基本的消费物资费用。

这事,如果中国拿来做文章,那就大了,因为有物证在中国手上,所以新加坡一定会非常紧张。

二、中国在马来西亚投巨资兴建皇京港

2016年,中国开始投430亿到马来西亚皇京港,准备把皇京港建设成为一个巨大的深水港。这对新加坡的打击就大了,未来如果中国把贸易全部转到皇京港,经济严重依赖转口贸易的新加坡经济将遭重创。这一招,也是对新加坡的釜底抽薪。

三、特朗普政府放弃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南海也发生了巨变

2017年1月特朗普上任后,就放弃了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同时也冷落了奥巴马政府时期提出的“印太战略”,再加上包括菲律宾都彻底转向了中国,在这种情况下李显龙明白了谁才是南海的“主人”。

四、李显龙的弟弟和妹妹到港避“风”并向哥哥发难

2017年,李显龙的弟弟妹妹都跑到了香港,他们在政治和家庭上都有矛盾和纠纷,2017年上半年其妹妹李玮玲开始向李显龙发难,爆料了不少不为人知的家族内的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再这么继续爆料下去,李氏家族在新加坡的光辉形象尤其是他现在的政治地位都可能发生动摇。

再后来,新加坡态度变了,李显龙的弟弟妹妹态度也变了,这事也就过去了。

自2017年开始,李显龙政府对华态度开始发生改变,尤其是过去两三年,立场明显客观、成熟了,对华态度也明显友好。李显龙态度的变化,是形势演变后的结果,也是大势所趋。

根据基辛格和与李显龙的态度,我们可以对未来中美关系窥斑见豹。

一方面,拜登政府如果上台,虽然不会大幅调整美国的国家战略,但一定会改变特朗普外交政策。所以,拜登上台的一段时间,未来中美应该有一定的缓和空间,双方会继续新一轮的沟通与试探。相比特朗普的风高浪急,拜登政府至少在一段时间里会适度温和。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说,一旦未来拜登政府稳住阵脚,一定会逐渐对中国强硬,中美之间必然再上演风高浪急。从特朗普到拜登,再到未来更长远拜登政府的态度,中美关系未来还是过山车,大家要做好一切心理准备!

考虑到美国的胃口越来越大和中国的基本发展需求,基辛格所谓的想在中美之间划上互不侵犯的界限,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根本不可能存在这样的界限,世界不是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