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的秘密?外媒曝光美国深度干预泰国政治

近半年来,泰国发生多起街头抗议示威活动,政局持续动荡,引发广泛关注。近日,泰国地缘政治杂志《新地图集》主编约瑟夫·托马斯(Joseph Thomas)在《新东方》(New Eastern Outlook)在线杂志上发表署名文章《美国继续干预泰国政治》,揭露了美国通过扶植泰国反对派势力深度介入干预泰国内政的内幕。主要观点:

一、美国根据需要自行定义“民主”

从定义上讲,民主是一个国家的人民自决的过程。对于泰国来说,民主意味着由泰国人民决定国家通往未来之路的过程。而现实情况是,在地球另一端的与此本没什么关系的美国,却对泰国的民主十分关心。

泰国反对党未来前进党因违反泰国选举法而被解散,此事本是泰国的内部事务,但奇怪的是,国际和当地媒体对此事的相关报道中却经常提及美国驻曼谷大使馆。例如,据泰国的英文报纸《曼谷邮报》在《潘妮卡对集会问题闪烁其词》一文中报道:未来前进党发言人潘妮卡暗示,该党被解散后可能诉诸街头暴力,以便继续追求该党的议程和目标,罢免执政政府。同篇文章还报道:美国驻曼谷大使馆表示,法院的裁决有可能剥夺该党选民的选举权,并对泰国选举系统中的代表权相关问题提出质疑。该大使馆一边表示美国“坚决支持全世界的民主治理,同时不支持任何政党”,但紧跟着还是“忍不住”强调“超过600万选民选择了未来前进党”。

对此,作者托马斯认为,确实有超过600万选民选择了未来前进党,但美国大使馆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有数量更多的人选择了更大、更成熟的为泰党(Pheu Thai),另有数百万人选择国家人民力量党(Palang Pracharath),后者目前领导着政府执政联盟,该联盟在2019年大选后上台。

泰国未来前进党创始人、亿万富豪塔纳通(资料图)

换句话说,未来前进党排名第三,属于泰国政治力量中的少数派。在普通民主制中,一个国家不会以牺牲多数派为代价按照少数派的意志来决定或指导政策。但在华盛顿版的“民主”制度中,诸如未来前进党在泰国不受欢迎之类的事实被刻意回避,这是因为,未来前进党及其亿万富翁创始人兼领导人塔纳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代表了华盛顿在泰国扶植傀儡政权而进行的最新努力,这是美国在更广泛的区域努力的一部分,意在中国周边打造不合作甚至敌对势力包围圈,以阻止中国在国际上的崛起。

二、代理人组织极力捍卫美国主子利益

塔纳通曾游历美国,并发誓为美国的利益服务,甘当美国代言人。他誓言要搞垮泰中关系,还扬言要用不存在的美国方案(如虚幻的“超高铁”)来替代已在进行中的中国项目。

一是攻击中国高铁方案。彭博社发表《泰国需要超级高铁,而不是中国建造的高铁》一文称:一位反对泰国现政府的大亨政客(塔纳通)批评该政府与中国的56亿美元高铁项目,认为美国的超高铁技术提供了更现代化的选择。塔纳通表示,像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维珍超级高铁一号”这样的选择更适合泰国,这种如飞机般速度行驶的高速交通网络,将帮助泰国成为技术领先

前进党秘书长皮亚布特Piyabutr Saengkanokkul

二是提议削减军事预算。近来,曼谷大力发展与北京的防务交流,不断用更新、更经济的中国替代品取代陈旧的美制装备。塔纳通则鼓动削减泰国的军事开支,意在遏制不断发展的泰中军事关系。《曼谷邮报》发表《未来前进党誓言削减军队预算》一文援引未来前进党秘书长皮亚布特Piyabutr Saengkanokkul表态称,该党发誓要削减军事预算并减少军队中的将军人数。提到削减军事预算的理由时,皮亚布特竟表示“当今世界不会再有战争。”未来前进党对美国独自发动的多次战争选择性无视,这毫不奇怪,美国这个在全球从事多种非法军事占领的国家,会无耻地将自己及其利益注入泰国的内政,特别是在解散明显由华盛顿支持的反对党方面。

三是勾连祸乱香港人士。未来前进党的残余力量现在组织街头抗议活动明显借鉴了从“阿拉伯之春”到最近的香港乱局,他们很清楚,美国对这类街头暴徒十分支持。路透社在2019年10月一篇报道称,泰国反对派政治人物塔纳通与乱港分子黄之锋合影并在网络上开展互动,中国驻曼谷大使馆谴责泰国政客支持参与反政府抗议活动的香港激进分子,称这可能损害两国之间的关系。

三、必须认清美国扶植反对派势力干预泰国内政的本质及危害

美西方势力扶植的多个反对派已经开始通过抗议活动进一步勾连聚合,除了塔纳通及其未来前进党,以阿侬·南帕(Anon Nampa)为核心的“泰国人权律师”(TLHR)等组织也纷纷公开支持和煽动街头抗议运动,该组织也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资助。早在2016年,《曼谷邮报》就在《为自己辩护的律师》一文中披露,“泰国人权律师”从包括欧盟、德国和美国的人权组织以及英国、加拿大等驻泰国使馆在内的国际捐助者那里获得大量资金,还曝光了该组织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金的屏幕截图。据《国家报》报道,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还为泰国网媒《自由人》(Prachatai)等媒体平台和互联网法律机构iLaw等非政府组织提供资金,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受资助的平台和组织目前都在积极要求政府修改泰国宪法。

2020年10月21日,示威者在曼谷举行大规模抗议集会

作者认为,正是由于美西方长期深度介入泰国政局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因此对美国使馆经常发表有关泰国内部政治事务的评论,普通民众已经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了,但越是如此,越不应将美国的干预视为理所当然,更不能以任何方式对此容忍甚至接受。下一步,美方对抗议分子口头上的声援必将逐渐演变为对破坏性街头抗议活动的物质支持,这将对泰国的政治和经济稳定构成直接威胁,目前这种威胁已经开始显现。尽管泰国外交部等官方机构尚且保持克制,但公众必须认清:美国等外部势力对泰国内政的干预,性质恶劣,影响深远,已经对泰国的国家利益甚至整个区域的政治经济稳定造成严重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