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发展日渐迅猛,全球权力格局正在发生转移,传统的西方强国实力相对衰落,众多新兴国家崛起,墨西哥合众国位列其中

20世纪的墨西哥创造了两个奇迹,一个是在拉美多数国家动荡的大背景下,革命制度党连续执政71年的政治奇迹,一个是40年代到80年代一直保持高速增长的经济奇迹。

但墨西哥因在地缘上与美国这个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为邻,在国土、政治、经济安全等方面一直频受其扰。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特别是作为第一个加入”第一世界俱乐部”和受经济全球化及新自由主义模式影响的拉美国家,自从签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后,就越发遭到来自美国各种各样的侵蚀和威胁。

这个现今世界上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这个号称第二快乐的国家,如何能够继续实现经济繁荣、社会发展,又能保持民族独立、国家安全,几乎完全取决于美国的一念之间。

移民、毒品等问题,更是一直让墨西哥疲于应付,而美国依然不断插手其中。背靠美国这棵大树,也受制于这棵大树。以至于墨西哥前总统迪亚斯不由感叹,墨西哥的悲剧,在于离天堂太远,而离美国太近。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1追求自由却无奈走入”权宜婚姻”

不同于通常起源于大河流域的世界文明,墨西哥玛雅文明隐于热带丛林中,但依然难逃兴衰的轮回,在其衰落过程中又遭到欧洲侵略者的致命一击。

在墨西哥漫长的苦难史中,西班牙、法国,特别是近邻美国都曾扮演了凶悍的抢劫者角色。

墨西哥以印第安人、印欧混血人为主,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这是最直白的被殖民的痕迹。1519年后的300年间,西班牙文化、宗教被强行植入墨西哥的文明血液中。

墨西哥人民终于奋起推翻了西班牙统治并独立之后,以为自由生活就要来临,然而浩劫之后依然是浩劫,来自美国的挑衅接踵而至。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19世纪30年代,美国牛仔开始向西部推进。得克萨斯、新墨西哥和加利福尼亚这三个墨西哥北方领地的土地和资源引来了美国人的觊觎。

沿着美国大车在西部大原上开辟出的”圣菲小路”,美国人开始在新墨西哥、得克萨斯定居。然后按捺不住的美国移民在得克萨斯发起独立并请求加入美国。

1845年2月,美国决议接纳得克萨斯加入。蒙受羞辱的墨西哥宣布处于”防御战争状态”。1846年5月美国参议院、众议院以高票通过了对墨西哥宣战的决议

美军从得克萨斯、新墨西哥、加利福尼亚三个方向入侵墨西哥。9 月13日,美军部队开入墨西哥城的宪法广场,墨西哥又一次战败。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1848年2月两国签订《瓜达卢佩—伊达尔戈和约》,墨西哥失去了23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只剩下19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在自己掌控之下。

5年后,美国继续施加压力,派詹姆斯·加兹登购买墨西哥2.3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代价仅为1000万美元。这片位于亚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最南端的土地被称为”加兹登购地”,现代墨西哥和美国长达3000多公里的边界就此定型

随后的墨西哥国内动乱频繁,英、法、西班牙等外敌入侵,以及内乱,使得墨西哥的经济发展极为滞后,又因为唯一的贸易国是美国,在不知不觉间,几乎沦为了美国的附庸。

这些屈辱不堪的影像直到现在仍被墨西哥人在心中反复播放。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1929 年起,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开始一直执政到2000年,期间用凯恩斯主义经济理论指导发展,进入了长达40年的“墨西哥奇迹”时期,全国经济以每年5%的速度快速增长。

直到上世纪80年代起,墨西哥经济增长趋缓,财政赤字和外债逐渐增多,失业率上升。墨西哥政府使出浑身解数,但效果甚微。直至1994年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区,墨西哥经济才又开始复苏。

墨西哥从美国那里得到了就业机会,同时将石油资源、农产品等拱手让给美国。现在的美国是墨西哥第一大贸易伙伴,墨西哥80%以上的外贸与美国有关。

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论是真实无误的。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墨西哥就是怀着一种对美国”既敬畏又恐惧”的心理,并在这种心理状态下发展与美国的合作关系。

20世纪初以来,墨西哥的外交政策是倡导”民族自决、不干涉内政”。一直到二战时,墨西哥才第一次公开支持美国,并建立军事和经济方面的战时合作关系。美苏冷战时期,墨西哥虽然配合美国反共,但同时又力求独立自主。

上世纪末以来,墨西哥因为国内、国际的经济发展压力,而且多位总统又都有留学美国的经历,对美国逐渐认同和亲近,最终迫于形势加入美、加、墨三国组成的北美自贸区。

从此时,固然墨西哥国内经济发展得以恢复和提升,但美国强大的经济、文化甚至政治影响也随之而来,这对于墨西哥的独立自主而言,是一个严重的威胁,从墨西哥的外交政策的转变,就能清晰地显示出来。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墨西哥近年来已基本不再强调独立自主,而是从上世纪末开始倡导与美国”特殊接近”,到21世纪初的”墨美新关系”,乃至将”民主”和”人权”挂在嘴上,与美国政治文化观越来越近,人称是”美洲的英国”。

布什当政时甚至要与拉丁美洲国家一起打造一个”美洲世纪”,更是提出要与墨西哥建立”特殊关系”。

美国对墨西哥而言是如此重要,以至于离开美国墨西哥会茫然无措。但是墨西哥人对美国的感情又是如此复杂,墨西哥与美国共处时,既夹杂着不愉快的历史记忆,又要面对现实的依存局面,与男女双方没有感情却又不得不在一起的“权宜婚姻”状态极为相似。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墨美两国在21世纪初出现的这种”权宜婚姻”状态,主要原因是:

首先,能源安全和边界安全需要双方共同的努力。墨西哥是向美国出口石油的重要供应国,提供美国原油消费的11%,美国的能源安全对墨西哥有一定的依赖。

如果墨西哥不能有效控制边界,美国就无法防止恐怖分子越过美墨边界进入美国,美国的边界的安全也得不到保障。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其次,墨西哥自身经济发展的需要。墨西哥劳动力和各类矿产资源都极为丰富,但因为转型过晚,致使工业和农业相对滞后,城乡发展极不均衡,很多人找不到工作。

当美国将低端制造业进行转移时,作为它的邻居,墨西哥是天然最好的选择。美国去墨西哥投资,将制造工厂建在那里,是双方都乐于看到的事情。

美国几乎所有的汽车制造企业都在墨西哥设有分公司或制造工厂,从而需要雇佣大量的工人。墨西哥不但解决了部分人口的就业问题,缓解了社会矛盾和政府的压力,而且”墨西哥制造”也逐渐在国际上叫响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其三,增强全球竞争力的需要。美国依赖墨西哥作为其产品生产过程的有机组成部分,并以此在全球产业结构的调整中维持美国的全球竞争力。

墨西哥在全球竞争格局中也越来越扮演重要角色,对于美国而言,墨西哥的重要性在于它解决了美国自身的竞争力问题。

其四,解决移民问题的需要。墨西哥是美国境内移民的主要来源地,如果缺少墨西哥的配合,不能为本国公民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这些墨西哥人就会向北方的美国移民。

其五,墨西哥在拉美地区拥有巨大影响力。墨西哥是美国与拉美其他国家之间的重要纽带,美国在很多问题上都需要墨西哥的配合。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2移民:牵绊不休的纽带

由于地缘和历史原因,前往美国加利福尼亚、得克萨斯、新墨西哥等地落脚的墨西哥移民越来越多,每年有数十万墨西哥移民涌进美国

2003年时,墨西哥官方认为有900万出生在墨西哥的人生活在美国,加上美籍墨西哥人,总数达到2500多万,近乎墨西哥人口的1/4,美国人口的1/10。

墨西哥已成为美国移民的重要来源国,美籍墨西哥人已成为白人、黑人外,美国最大的族群。

墨西哥移民以辛勤的劳动为美国创造了大量的财富,为美国经济的繁荣做出了贡献,墨西哥人已经成为美国经济不可缺少的重要劳动力资源。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这些墨西哥移民工主要分散在美国南部各州的农场、小工厂、餐厅里,从事最繁重的体力劳动,对美国的农业发展是”有功劳”的,这得到了美国一些农业资本家的承认。

然而,墨西哥移民在美国就业多受到歧视,干重活得到的却是低廉的工资,甚至只有美国人的一半。

非法移民打黑工,生活就更为艰难。他们备受歧视和压迫,美国警察常常无故刁难,无情地鞭打他们。

他们所得到的各类保障也相当可怜,虽然比起在墨西哥挣的钱要多一些,但为此,他们要忍气吞声,付出更多血汗,遭受更多屈辱和痛苦。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墨西哥移民群体是如此庞大,在美国所有出现经济发展的地方无处不在,但非法移民给美国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所造成的长时段影响,也是不可低估的。

滞留在美国的墨西哥籍非法移民达450多万人,之所以大量墨西哥的移民涌进美国,主要原因是:

首先,美国与墨西哥经济生活差距产生巨大的吸引力。墨西哥有近一半的贫困人口,他们为摆脱在墨西哥贫困和无望的人生,以及对美国可能的美好生活的向往,一些墨西哥人想方设法到美国寻找工作赚钱。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其次,美国快速发展导致出现大量的劳动力缺口。美国幅员广大、资源丰富,但是无论工业上的资源开发,还是农业方面的开拓土地,都缺乏大量的初级技术工人和劳动力,而连续不断的大量外来移民成为美国的劳动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可以说,20世纪美国能够成为经济强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建立在外来移民的智慧和贡献之上的。

美国就像一个”种族熔炉”,源源不断地吸收欧、亚、非、拉美地区的外来移民进入,并不断用美国价值观来同化他们,进而把他们变为”相对廉价”的劳动力,为美国的不断发展添砖加瓦、发光发热。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其三,侨民汇款成为家乡摆脱贫困的最可靠援助。墨西哥移民将赚取的薪水大部分汇回国内,这些来自美国的源源不断的汇款,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墨西哥很多家庭的贫困,刺激了投资,缓解了经济衰退所带来的冲击,对于一些低收人地区和家庭是不可或缺的经济支柱。

其总额在国内生产总值中也占到相当大的比重,这些寄钱回家,让家人改善生活,他们成为了家庭、家乡甚至是国家的”英雄”。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3″毒可敌国”的另类风景

从15 世纪末西班牙殖民者将毒品种植第一次引入墨西哥起到现在,墨西哥与阿富汗、金三角地区共同成为世界三大毒品来源地。近年来, 墨西哥毒品暴力更是频频见诸报端,场景极度血腥,每年有上万人死于非命,毒品已成为影响墨西哥及周边国家安全的极不稳定因素。

当前,墨西哥毒品发展几乎可以看作一个”成功”大企业的发展范例。

贩毒集团呈现大型组织化趋势。其发端于在墨西哥有”教父”之称的加拉多,从1980年起,他使用各种手段进行吞并整合,建立起庞大的”瓜达拉哈拉卡特尔”,不但垄断毒品生产,而且平均每月向美国走私近2吨可卡因。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加拉多被捕后该贩毒组织分裂,至今墨西哥境内大约有近20个贩毒集团,大部分都源于该组织或与该组织有关。

贩毒集团不断向墨西哥政治渗透。他们大力吸纳农村贫困人家出身的地方精英,逐步通过行贿、威胁甚至暗杀等手段,将势力渗透到各级政府之中,形成双方互动互保的特殊的“毒品政治”

贩毒组织日益”军事化”和”恐怖组织化”。他们通过贩毒所得,在美国大量购买和走私武器弹药,使很多贩毒都成为准军事化武装。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这些年来,墨西哥绑架、盗窃、贩卖人口等犯罪行为层出不穷,80%以上的城市遭受到毒品暴力的威胁,每年有上万人死于有组织犯罪,墨西哥国内安全形势严重恶化。

毒品问题”国际化”复杂程度大幅加强。自哥伦比亚实施严厉禁毒政策后,美国市场不但需求不变反而有增大的趋势,致使墨西哥的毒品生产大幅增加,大麻和鸦片产量分已别排在世界第一和第二位。

美国国内80%的可卡因也来自墨西哥,当墨西哥湾走私路线被掐断后,墨西哥成为拉美毒品走私的中转站,贩毒组织还能够收取一笔不菲的过路费。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另外,对美洲地区安全构成威胁。墨西哥贩毒组织将势力扩展到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哥伦比亚等国,相应的动乱也随之而来,对这些国家的禁毒和社会安全都造成了威胁。

2000年以来,墨西哥各任总统一直致力于打击贩毒,甚至采用了军事手段,但是,强硬政策不仅没能根除墨西哥毒品问题,反而使之成为美洲地区的”毒瘤”,主要原因是:

首先,政府社会治理能力低下是墨西哥毒品问题产生的主要根源。墨西哥国内民主政治发展极度滞后,在”毒品政治”当道之时,墨西哥政府各级官员普遍存在腐败和渎职等问题。

警察系统更是首当其冲,很多基层警察大面积沦为贩毒组织的保护伞,与贩毒组织有染的安保官员也不在少数,墨西哥腐败指数排在世界182个国家中的第100 位,吏治是有极大问题的。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政府在司法和权力监督方面存在着严重的局限性,对社会的干预和治理能力极弱,特别是司法机关打击社会犯罪效率极低,90%以上的犯罪行为没有立案调查,即使立案,案件的侦破率也不到20%。

民众对政府的态度非常冷漠,在20 世纪中后期,一多半的墨西哥人认为国家对他们的生活没有任何积极作用和影响。

因此,贩毒组织在社会中很容易生根发芽,贩毒组织向政府的多方面渗透,导致腐败问题丛生,形成的”毒品政治”局面让问题更难以解决。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其次,严重的贫困问题是墨西哥毒品问题形成的社会基础。即使在20 世纪中期经济得到高速发展,号称是”墨西哥奇迹”时期,墨西哥依然是世界上贫富分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富的人可以乘坐直升机上下班,而穷的人则可能长期吃不饱饭而饿死。

国家对于医疗、劳保等公共部门的投入一直不高,墨西哥农村极端贫困人口占比逐年上升,农业工人的贫困率更是激增至半数以上。

在这种情况下,种毒、贩毒成为贫民改变经济困境的唯一可见的选择,一些人甚至通过走私毒品一夜暴富。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更为严重的是,贩毒组织甚至代替政府进行公共建设投资,在村镇中建设游泳馆、酒吧、舞厅等公共娱乐设施,甚至还修建道路等基础设施,使农村面貌得到改善,人们生活条件的提高不是政府做到的,反而是贩毒组织,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墨西哥农村的”繁荣”是建立在”毒品经济”的基础之上的,这使农民不仅在经济上依附于贩毒组织,在心理上同样认同毒品对于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吸毒在农村成为普遍现象。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一位农村教师甚至表示,他教的学生中70%的人未来的人生目标是当毒贩。这真是令人震惊,贩毒居然成为人们向往的职业。

但恰恰是墨西哥的现实扭曲和塑造了青年一代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这对墨西哥的未来将产生极为严重的影响。

墨西哥的贫困问题促使贩毒组织与社会下层紧密结合在一起,成为墨西哥毒品问题形成的重要原因。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其三,美国对毒品的巨大消费需求成为墨西哥毒品问题产生的重要因素。美国有3500万吸毒者,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消费国,每年要消费650亿美元的非法毒品,巨大的利润使人趋之若鹜。毗邻美国的墨西哥成为拉美毒品走私最重要的一条路线。

而且贩毒集团极容易从美国获得武器,多达数十万件的武器由美国走私进入墨西哥,贩毒集团组成了强大的贩毒军队,据说达10万武装人员,这还仅仅是几个主要贩毒组织的武装人员数量。

而墨西哥武装警察才有13万人,其中还不知道有多少是被贩毒组织拉拢和腐蚀的毒贩”同盟”,因而贩毒组织是越打越强大,政府即使出动军队也无济无事。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美洲各国未能形成地区性的多边禁毒机制,是墨西哥毒品问题一直难以解决的一个重要因素。不但因为其中涉及国家较多,更主要的是墨西哥历史上曾多次遭到美国的入侵,非常忌惮美国通过禁毒扩展在墨西哥的影响力。

墨西哥毒品问题的产生有其深刻的社会和历史根源,它的最终解决不可能一蹴而就,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因为土地、移民、毒品、经济、文化等种种错综复杂的问题,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还将长期持续下去。墨西哥恨美国,但同时喜爱美国商品和文化,很多人希望在美国谋得一席之地,甚至成为真正的美国人。

墨西哥与美国的恩怨情仇:得失之间,是大国间的权宜博弈

然而一堵越建越高、越来越长的边境墙,不但让在美国多年的墨西哥人泪湿沾巾,也让准备进入美国”天堂”的墨西哥人绝望,这堵有形的墙在墨西哥人心理上设置了无形的防线。

当年川普指称墨西哥是”世界上最危险国家”,让墨西哥人耿耿于怀,他们也喊出了“让墨西哥再次伟大”的口号,谁将会更伟大,这不是靠情绪宣泻就能决定的。

这需要靠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精神,一步一个脚印努力才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