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被封杀给中国带来两大机遇,我们一定要把握!

前几天,全球舆论都沉浸在对特朗普封杀和绞杀的“快感”宣泄当中,特朗普4年混到了一边是美国极右翼极力拥趸,一边是美国各派势力联合绞杀,还伴随着全球欢呼的局面,真的是历史上的绝对奇葩!一把牌打到如此冰火两重天的局面,也是一个奇迹!

就特朗普个人来说,你很难用成功和失败来形容,但对中国来说,占豪从来都认为,特朗普不是我们的“克星”,而是我们的“福星”,他的出现至少给中国的复兴节省了5年时间!他的确伤害了中国,但他伤害美国比伤害中国严重得多!

对中国来说,特朗普至少起到了3大作用:

一是加速了中国内部形成共识的速度,提高了中国内部的团度,没有特朗普这个流氓,还会有大量的中国人对美国抱有幻想,现在还对美国抱有幻想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二是加速推动了中国重大事情落地,若非特朗普发动科技战,中国5G牌照发放至少要延后1年,中国也不会那么快投入那么多解决包括芯片在内的被美国卡脖子的问题。

三是特朗普把新冠疫情搞砸加速了中国追赶美国的速度,譬如中国2020年在GDP上追赶美国的速度是2019年的7倍左右。

综合上述三点,其实我们应该“感谢”特朗普的4年任期,所以他被称作“川建国”虽然是网友的调侃,但客观上还是有一定的“名副其实”的。而且,正是有特朗普给拜登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结合拜登软弱的性格和民主党国会的强势,未来美国的4年必然又是砸锅的4年。

因此,特朗普被封杀导致美国内部矛盾激化,这事对中国来说可谓是第一个重大机遇!是中国加快追赶美国的一个战略契机,我们一定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抓住这样的机遇!

特朗普被封杀,对中国来说第二个重大机遇是,那就是美国在全球范围内正在加速失去权威和信任,这正是中国推动大国外交、大国倡议的好时机。

在美国爆发占领国会、特朗普被封杀这些事件后,占豪在分析中一直在强调关注一点,那就是特朗普被封杀在美国是“非法”的!这既不符合美国的法律程序,也不符合美国的法治精神,更加与美国的民主、自由价值观相悖。更准确地说,无论是推特、脸书、苹果、油管,这些平台都没有权力封杀特朗普。

然而,现实却是,在特朗普依然是美国合法总统,在他没有依法被剥夺权力的情况下,几家科技公司竟敢联手封杀了他,这简直不可思议。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用“政变”来形容封号事件并不为过。

关于这件事,占豪对其定性是:比美国民众占领国会山的性质更严重。而且,其影响同样将极为深远。

这一事件,至少意味着三点:

一、资本的权力大过政治的权力,且资本已直接下场“干政”

美国的合法总统在任的时候竟然被社交平台剥夺了言论自由,这意味着什么?很显然,这意味着资本拥有对政治的某种裁决权,或者某种控制权。关于这一点,包括默克尔在内的多国政要对此表达了忧虑和担心。

据环球网转引美国ABC新闻网报道称,当地时间1月1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发言人斯特芬·塞伯特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默克尔认为社交媒体平台对于关闭美国总统特朗普账号的决定是“有问题的”。发言人表示,“这一基本权利可以被干预,但要根据法律和立法者定义的框架,而不是根据社交媒体平台管理层的决定。”

默克尔说到了点子上了,因为要限制美国总统的权力绝对不应该是社交媒体,如果社交媒体可以轻易裁决总统的权力,那岂不是社交媒体比国会、最高法院还有某种特权?

然而,现实情况是,控制美国社交媒体的资本轻松就联合绞杀了美国总统说话的权力,这是直接对美国政治的干扰,是一个重大事件。一旦这个口子开了,那后续美国国家的权力逻辑将发生紊乱,社交媒体将是美国政治斗争的战略性武器,影响非常大。

二、媒体平台已公开进行政治站队

事实上,美国的媒体在特朗普任期内已经沦为了政治斗争的工具,和过去相比性质已经发生了改变。然而,过去几年,社交媒体整体表现是相对中立的,不过这次事件之后证明,社交媒体也不再保持中立,毫无疑问媒体平台都站在了民主党的左翼势力。

社交媒体这种公开站队的性质是严重的,因为他们掌握着流量,他们可以通过技术引导舆论,那么一旦参与到政治博弈当中,将会对美国的政治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些资本对权力的欲望一旦开启,那么这种欲望就会促使他们在未来的大选中不断出手。事实上,过去美国社交媒体参与他国的政治是非常常见的,美国经常通过美国的社交媒体去干涉他国政治,但过去他们不敢在美国国内做什么,这一次恐怕是借机试水。

美国社交媒体主动参与政治的做法,应该是受特朗普的启发。我们都知道,特朗普在上次总统选举时通过社交媒体引导舆论赢得了选举,这让社交平台看到了干预美国政治的切入点。

由于美国是两党政治,再加上美国没有完善的网络治理法律,那么社交平台未来很可能会成为美国资本直接介入美国政治的工具,也会成为两党斗争的工具。

三、全世界都看清了美国的真面目,全球互联网洗牌的时代到来了

美国的社交媒体连美国总统的账号都可以封,这也就意味着美国社交媒体没有不能干的事,这实际上也告诉各国,美国的社交媒体在其他国家也是无法无天的,这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直白说,就是美国的社交媒体不但会参与到美国的政治当中,还可能直接参与其他国家的政治。

这种印象,必然会引发其他国家的政治恐惧,因为美国的资本竟然可以影响到他们国家的政治走向,这个太可怕了。基于这一点,这些国家必然想办法去治理互联网,并且找到制衡这些社交媒体的工具。

在这个世界上,与美国在互联网领域的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相比,中国则是一直倡导相互尊重、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2020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行动倡议》 ,就是希望与世界各国一起秉持“发展共同推进、安全共同维护、治理共同参与、成果共同分享”的理念,把网络空间建设成为造福全人类的发展共同体、安全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

中国在这种理念下,完全可以基于当前美国社交媒体对政治的干预,与相关国家共商共建共享相关国家的社交媒体。这样,我们就能用“农村包围城市”的逻辑,逐渐在美国社交媒体的全球大网中逐渐建立根据地,那么全球的互联网治理的能力我们就走在了美国的前面。

因此,占豪认为,全球互联网洗牌的契机来了,我们应该借助这样的机会与世界各国推进共商共建共享互联网,打破美国的舆论霸权。

基于上述,占豪认为中国当前有两大机遇:

一、中国大国倡议加速推进落地的时机来了

为什么说我们的大国倡议加速推进落地的机会来了?原因有两个:

一是美国的疫情一时半会控制不住,美国要控制最少得两年到三年,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内政就会占去白宫很多精力,这正是我们推动我们大国倡议落地的好机会。而且,由于美国陷入疫情,也会让更多国家看到中国的实力,那么很多原来不好操作的事情就会很容易推进。譬如,中欧投资协议谈了六年半都没谈成,结果2020年下半年只用了半年时间就谈成了,欧盟还是扛着美国的压力与中国完成谈判的,这就是形势比人强,是大势的作用。

二是美国内部的政治撕裂表明,当美国不能把自身危机转嫁出去的时候,他们的博弈开始内卷。也就是说,以后美国内部斗争、内部撕裂将非常严重,这也意味着他们的外交政策很难有效落地,这也是我们在国际社会与更多国家建立友好合作的机遇。

二、中国社交媒体走向全球的战略机遇

我们知道,中国的社交媒体总的来说主要是在国内发展,海外也只有TikTok发展得不错。是中国的社交软件功能不行吗?并非如此,而是因为美国在全球拥有强大的政治、经济、科技影响力,美国的社交媒体以此为基础,利用自己的科技优势率先占领了全球市场,中国后发根本打不进了。中国要想突破,就必须有政治基础,现在政治大环境来了,那么中国发力的时候也就到了。

有了这样的政治基础,建议我们的互联网大佬们不要总是把目标盯着内部了,多思考全球市场,多给国家出占领全球市场的主意。既然政治上成熟了,国家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技术层面上的方案,多想想这块,相信我们去抢推特、脸书、油管这些美国大互联网公司市场的时候到了!

战略性机遇!一定要把握!难道,去全球为国争舆论话语权不比去卖菜更有历史意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