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欲终止金铜矿项目,澳企712亿或打水漂,本想借此获中国大单

澳大利亚正面临“财矿两空”的窘境。2020年11月,澳洲铜精矿对华出口量锐减至2.67万吨,同比暴跌78%;为了挽救对华出口颓势以及推动自身发展,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力拓同年12月确认,将投入67.5亿美元扩建位于蒙古国的奥尤陶勒盖金铜矿——该矿是世界最大金铜矿之一。可如今,还没等正式开工扩建,澳巨头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了。

蒙古欲终止金铜矿项目,澳企712亿或打水漂,本想借此获中国大单

财矿两空?澳洲巨头投资700亿后,蒙古国却考虑终止合作!

1月12日消息,力拓旗下绿松石山资源(Turquoise Hill Resources)表示,由于开发成本跳升,蒙古国正考虑终止奥尤陶勒盖铜矿项目的地下扩建工程。

 

成本问题一直是困扰力拓的顽疾。早在2019年,力拓就已承认,由于地质条件恶劣,奥尤陶勒盖铜矿地下扩建项目将超支,并且工程还将推迟30个月;2020年12月,力拓再次确认扩建一事,并表示工程耗资预计将超支14亿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奥尤陶勒盖铜矿矿铜储量为3110万吨、黄金储量为1328吨、白银储量为7600吨,是目前探明的世界最大金铜矿之一。自2010年以来,力拓及其控股公司绿松石山资源已向奥尤陶勒盖项目投入110亿美元(约712亿元人民币)资金;而地下矿项目成功建成后,预计将为力拓贡献一年20%的收入。

蒙古欲终止金铜矿项目,澳企712亿或打水漂,本想借此获中国大单

不过,蒙古国对于“项目成本增加”却十分不满意。按照绿松石山资源的说法,蒙古国曾告诉力拓,奥尤陶勒盖铜矿开发成本的大幅增加有可能会侵害政府希望获得的经济利益,即如果该项目无法带来经济效益,蒙古国将考虑终止该项目。

 

一旦蒙古国“剥夺”铜矿项目,力拓面临的损失尤为惨重。除了上述提到的110亿美元资金投入将“打水漂”之外,力拓还要为此背负沉重的债务,同时,目前澳洲对华铜矿出口正处于下滑态势,而蒙古正是中国铜精矿第三大供应来源,市场指出,力拓原本希望借助蒙古铜矿项目,重新拿下中国买家的大订单,但如今这一计划也要落空。

蒙古转向中国扩大合作!提议俄对华输气“借道”该国?

就与力拓合作一事,蒙古国已明确表达了“不满”;与此同时,该国目前还正转向中国扩大合作。比如,早在2019年10月,中蒙两国的三家企业就已签署合作,将共同开发蒙古国的矿产资源,例如巴彦乌伦黑钨萤石矿;2020年7月,蒙古国新任矿业与重工业部长向中国市场抛出“橄榄枝”,称愿共同推动蒙中矿业合作更上一层楼。

蒙古欲终止金铜矿项目,澳企712亿或打水漂,本想借此获中国大单

2020年9月,着眼于中国市场巨大需求,蒙古国加速将煤炭运送至华,当月出口量猛增至465万吨,该国也由此成为中国最大的煤炭供应国。

 

同月,蒙古国总统巴特图勒噶还表示,愿同中国市场深化合作,扩大贸易规模,包括增加对华优质煤炭出口;对此,我国代表人士回应:中国市场巨大,将为蒙古国经济发展提供重要机遇,我国愿进口更多符合国内市场需要的能源产品,尽早探讨签署双边自贸协定。

 

另一方面,蒙古国正计划建设一条专门的铁路,以将煤炭运至中国市场——按照该国此前的说法,这条铁路第一阶段预估将于今年完工,建成后每年可将3000万吨以上的蒙古炼焦煤运送至华。

蒙古欲终止金铜矿项目,澳企712亿或打水漂,本想借此获中国大单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06年,蒙古国就提出可以让俄罗斯借道将天然气输送至中国市场,称此举有利于中俄天然气管道缩短1000公里路线。有专家分析介绍,经蒙古铺设西线管道除了能缩短运输距离、降低成本外,蒙古地形多为草原,铺设难度也比不取道蒙古要低得多。

 

对于蒙古国来说,天然气“中间商”的提议更多的是出于自身经济效益的考量;而伴随着近年来中蒙经贸关系不断推进,尤其是双方经贸释放的积极信号,未来中蒙在能源领域的合作也会再朝前迈进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