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蔑中国搞“疫苗外交”西方媒体又双标了

“有病没有药是天灾,有药买不起是人祸。”这是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的一句台词。

新冠疫情已经暴发一年多,最初的慌乱过后,全球已经进入疫苗赛道。从研发、到生产、到上市,中国疫苗生产商步步在争分夺秒,用疫苗挽救生命。但一些西方国家中却出现不和谐的声音,指责中国搞“疫苗外交”。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七十三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时宣布,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作出中国贡献。

中国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践行承诺 中国是认真的

2月1日凌晨,中国政府向巴基斯坦捐赠的一批新冠病毒灭活疫苗运抵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这是中国政府对外提供的第一批疫苗援助。中方向柬埔寨、老挝援助的疫苗已分别于昨天和今天运抵两国。

随后,一些国家陆续收到中国的疫苗,并向中国发来感谢。塞尔维亚、智利、秘鲁三国总统分别亲赴机场迎接中国疫苗。土耳其、印尼、塞舌尔总统,柬埔寨、约旦首相早就带头接种中国新冠疫苗。

污蔑中国搞“疫苗外交”西方媒体又双标了丨北京观察

秘鲁总统弗朗西斯科·萨加斯蒂亲自赴机场迎接,并竖起大拇指,表达谢意。

在今天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汪文斌介绍说,中方向巴基斯坦等53个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援助,已经并正在向22个国家出口疫苗。中方还积极参与世卫组织新冠疫苗实施计划,决定向“实施计划”提供1000万剂疫苗,主要用于发展中国家。

“新冠疫情是突如其来的,这导致新冠疫苗和以往常规的疫苗在国际市场上的发展规划是不一样的”中国疫苗行业协会会长封多佳对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表示,“尽管全球都短缺疫苗,中国本身疫苗也不够用,但我们还在尽力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封多佳介绍说,中国的疫苗产量预计在2021年年底超过20亿剂,以每人两针的量计算,就是10亿人份的产量。而2020年累计生产的1亿人份的产量,一半供给国内,一半供向海外。

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海外订单向中国疫苗企业涌来。加班加点扩大产能,是中国疫苗企业近期的工作常态。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董事长杨晓明表示,“助力全球疫苗公平分配,从企业的角度讲,就是在安全规范的前提下,更多、更快生产出高质量的疫苗”。

“疫苗出口海外有几种渠道,包括赠送、让对方以优惠价购买的、完全商业合同购买的,”封多佳强调,“但哪怕是正常商业购买,也肯定是低于全球新冠疫苗的平均价格。”

封多佳表示,正是因为中国的疫情控制得比较好,使国内暂时有富余的疫苗产量可以供给别国,为其它国家通过疫苗来控制疫情赢得了时间。

“最大的难点就是,新冠疫苗对质量的要求非常高。”封多佳介绍,疫苗是所有药品中生产质量要求最高的,因为是给健康人用的,因此,生产中一半的时间是用来做质控。“确保每一剂疫苗都不能出问题,这个难度跟登月也差不多。这需要有生产水平,也需要有非常强的管理水平。”

中国新冠疫苗产能达到去年国内所有疫苗产量的数倍,企业在加班加点扩大生产,从产能到质控,背后的生产和管理压力可想而知。与此同时,中国还在践行“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承诺,国内免费接种,国外加入世卫组织“新冠疫苗获取计划”,提供1000万剂疫苗,并积极向发展中国家开展援助。

污蔑中国搞“疫苗外交”西方媒体又双标了丨北京观察

污蔑中国搞“疫苗外交” 西方媒体又双标了

然而,中国付出巨大努力做出的疫苗援助,却被一些西方媒体抹黑成“疫苗外交”。

《美国之音》报道称,就像去年输出抗疫模式、“口罩外交”等一样,中国正在通过输出疫苗,展开“疫苗外交”,希望以此扩大其国际声誉和影响力。

西方媒体的双标也不是第一次了。去年,外媒不断施压让中国加入“新冠疫苗获取计划”,但在中国加入并提供疫苗后,又置若罔闻、熟视无睹,转而把枪口指向中国搞“疫苗外交”,似乎在一些西方媒体眼里,中国怎样做都是错。

“拜登政府打人权、民主、意识形态、价值观的牌。主张修复盟友关系,如何再次让盟友唯美国马首是瞻?需要一个矛头,而中国就是这个被塑造的‘敌人’,被美国用来团结盟友。” 中国社科院亚太院大国关系室主任、研究员钟飞腾对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表示。

污蔑中国搞“疫苗外交”西方媒体又双标了丨北京观察

除了疫苗,在疫情暴发后,所谓疫情溯源论、追责论,一些西方政客对中国的舆论打压从来就没停过。与疫苗相似,在世卫组织专家来华之前,外媒不断追问,中方何时安排专家组来华?是不是在给专家组来华设置障碍?但是,当中国顶着疫情防控压力,接待世卫专家组后,西方媒体再次选择性报道。

据《中国日报》2月7日报道,世卫组织派到中国的新冠溯源专家表示,中方开放了所有他们要求开放的场所,并满足了他们所有的要求,开放程度、开放诚意均始料未及。

对于屡次被西方政客抹黑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世卫专家也给出了十分正面、积极的评价:“武汉病毒研究所设备精良,安全系数很高,很难想象这里能有什么泄露出去。”

毫不意外的,这些积极评价再次从西方媒体的报道中“隐身”了。

法国总统埃马克龙在2月4日发标讲话时承认,中国向其他国家分发疫苗方面取得“外交成功”可以被视为对“我们(西方)领导人的小小羞辱”。

同一天,奥地利总理库尔茨表示,在新冠疫苗审批问题上,“不应有地缘政治禁忌”。每一种有效和获批的疫苗对抗击疫情都很重要,“只有通过国际合作,我们才能共同战胜这种流行病。”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1月时就表示,“在未来的一年里,希望健康问题不再那么被政治化。”他同时强调,“不能只顾短期利润,必须将人被置于优先位置。避免疫苗民族主义符合各国自身利益。”

“‘疫苗民族主义’就是发达国家放弃了国际主义精神,只考虑自己,让穷国根本订购不到疫苗。”中国社科院亚太院大国关系室主任、研究员钟飞腾告诉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而在疫苗问题上,中国积极向发展中国家援助,真正把人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污蔑中国搞“疫苗外交”西方媒体又双标了丨北京观察

1月27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上表示,全球已有50个国家接种新冠疫苗,但几乎所有国家都是富裕国家,十个国家拿到了75%的新冠疫苗。

有人估算,高收入国家每人有3.4剂疫苗,低收入国家2-10人一剂。疫苗更加凸显全球贫富差距。

甚至在西方国家内部,也为疫苗分配问题争执不休。英国阿斯利康公司生产出疫苗后,欧盟强硬表示,要按时交货给欧盟,但阿斯利康表示,要按先来后到的顺序,暗示先供给英国。为了抢疫苗,欧盟紧急通过了有关疫苗出口透明与批准机制的实施条例。

这不免让人想起《蝙蝠侠》中小丑的一番讽刺:“太平盛世的时候他们才能相安无事。我会证明给你看,危急关头,这些所谓的文明人就会自相残杀。”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美国政府换届,拜登又展示出重返世卫的姿态。钟飞腾分析,一方面,世界人民都希望拜登带领美国重回世卫组织,但一方面,拜登回来,主要是为了争夺世界话语权。“疫情加速了百年大变局的演变,百年大变局的核心内容就是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国际领导力的变更。疫情让西方一定程度上丢失了阵地。”

“如果在防控疫情、疫苗方面不力,将加速美国的衰落,影响拜登自己的执政地位。拜登主张联合盟友,自然不会放弃任何唤醒盟友可以依靠美国的记忆。”钟飞腾补充说,“但盟友对美国政府的信任丧失之后,美国想重新要回来很困难的,美国即使把以前的活都干一遍,也回不到以前了。”

封多佳表示,我们不能被西方带乱节奏,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集中精力供应生产,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