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新冠长期症状比想象中更可怕,患者求医无门还遭“歧视”

欧洲2月20日疫情数据

西班牙周末不更新数据;

法国新增22371例,累计确诊3623862例,新增死亡183例,累计死亡84147例;

英国新增10406例,累计确诊4105675例。新增死亡445例,累计死亡120365例;

意大利新增14931例,累计确诊2795796例,新增死亡251例,累计死亡95486例;

德国19日新增9009例,总计2379085例,新增死亡549例,总计死亡67500例。

周六(20日),法国卫生部长韦朗前往法国新冠疫情重灾区南法滨海阿尔卑斯省首府尼斯市考察。此次考察的重点在于“新冠长期症状”(Long Covid)患者康复治疗问题。

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新冠长期症状”(Long Covid)究竟是什么?

法媒:新冠长期症状比想象中更可怕,患者求医无门还遭“歧视”

▲ 目前,尼斯市的新冠感染发生率为全法最高,每10万居民确诊750例,平均每天新增确诊500例。韦朗表示,为遏制疫情恶化,不排除在滨海阿尔卑斯省“加强宵禁,或实施局部/全省封城”,具体措施将在与省政府讨论后于本周末公布。图中咖啡色为全法感染发生率超过250/10万人的省份,而法国本土感染发生率最高的省份就是滨海阿尔卑斯省,每10万居民确诊581人。(CovidTracker网站截图)

新冠长期症状有哪些?

本周二(16日),法国卫生管理局(HAS)就新冠长期症状发表首份医学报告。报告详细指出有哪些新冠长期症状。

新冠长期症状

▲ 极度疲乏;

▲ 气短;

▲ 胸部疼痛;

▲ 集中注意力困难;

▲ 丧失味觉和嗅觉;

▲ 所有在感染新冠病毒一个月后仍有上述一项或多项病征的人员,均可被视作新冠长期症状患者。

调查显示,半数新冠患者在染病四周后仍有病征,10%患者6个月后仍未痊愈。

法媒:新冠长期症状比想象中更可怕,患者求医无门还遭“歧视”

▲ 20日,韦朗在尼斯Archet医院看望了一名新冠长期症状患者。(France 3 新闻台报道截图)

法国卫生管理局建议,医生在排除其他可能,确认患者为新冠长期症状者后,应与患者进行商讨,根据患者的自身情况,制定“可实现的康复目标”,包括重塑健康生活节奏、进行适当身体锻炼等。

另外,鉴于目前并没有针对新冠长期症状的特效治疗方法,法国卫生管理局建议,医生在接待患者时应表现出更多的倾听和共情,尽可能地安抚患者情绪,尤其要为患者提供更多有帮助的信息,鼓励患者积极投入到康复活动中去。

法媒:新冠长期症状比想象中更可怕,患者求医无门还遭“歧视”

▲ 尼斯Archet医院Michel Carles医生向韦朗介绍新冠长期症状。(France 3 新闻台报道截图)

本周三(17日),法国国民议会也敦促政府加强针对新冠重症及长期症状患者的救助行动,制定相应治疗方案。

法媒:新冠长期症状比想象中更可怕,患者求医无门还遭“歧视”

▲ 韦朗和医务人员交流新冠长期患者情况。(France 3 新闻台报道截图)

患者自述:我饱受新冠长期症状折磨

那么,让法国卫生当局如此重视的“新冠长期症状”究竟是怎样的呢?

近期,法媒报道了多名饱受新冠长期症状折磨的患者的故事。《费加罗·明日》专栏负责人卡罗琳·德玛莱(Caroline de Malet)就是其中一员。

法媒:新冠长期症状比想象中更可怕,患者求医无门还遭“歧视”

▲ 《费加罗·明日》专栏负责人自述饱受新冠长期症状之苦的经历。(《费加罗报》报道截图)

德玛莱于去年三月初第一波疫情暴发时感染新冠肺炎。当时她先是嗓子疼,后出现严重结膜炎、普通感冒、肠胃不适以及身体极度疲倦等症状;再后来,每天半夜都会因干咳醒来,并在第8天后开始发烧。但由于当时法国新冠病毒检测力量不足,德玛莱并没有接受核酸检测,只收到了家庭医生的一张处方。

出于谨慎,德玛莱在生病后只要外出都会戴上口罩(法国各地于去年夏末起才开始实施口罩强制令),她回忆说:“走在路上人们看我就像看外星人一样。”因为感到极度疲乏,她推掉了朋友聚会(朋友本人当时也高烧40℃),以及封城前那个周末的两场聚会。

出现病征的5周后,德玛莱仍因咳嗽、浑身疼痛而行动困难,连给自己做饭的力气也没有。

法媒:新冠长期症状比想象中更可怕,患者求医无门还遭“歧视”

▲ 许多患者像德玛莱一样,饱受新冠长期症状折磨。如接受LCI采访的西尔维娅,她于去年3月感染新冠。直到现在都没法爬楼梯,在家只能躺着工作,而且有时心跳会达到每分钟180次,但所有身体检查都没有发现异常。她坦言:“我现在只能算是生存,不是生活。”(LCI新闻台报道截图)

两个月后,五月的某一天,德玛莱突然感到心脏阵阵刺痛,像被冰锥敲击一样。疼痛持续了4天,然而,心电图却显示一切正常。医生认为,这是长期咳嗽和精神紧张引起的肋间疼痛。直到六月,德玛莱终于做了血清抗体检测,结果为阳性,这才确定自己此前确实感染了新冠。

在经历了数月的部分失业和远程办公后,七月,德玛莱重新回到办公室上班。虽然只有每天下午上班,但德玛莱仍很快就感到疲倦。

法媒:新冠长期症状比想象中更可怕,患者求医无门还遭“歧视”

上楼梯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像80岁的老太太。有时候又感觉特别好,让我有种已经痊愈了的错觉。直到有一天下班回家,我在商店里晕倒了。

法媒:新冠长期症状比想象中更可怕,患者求医无门还遭“歧视”

第二天,德玛莱发现脸上和身上起了荨麻疹,且因为极度疲惫昏睡了一下午,“我的身体仿佛被衣橱碾平了一样,无法起身”。

种种症状让德玛莱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前一个周末的朋友聚会上再次感染了新冠,不过,这一次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这让她稍稍宽心。

七月底,德玛莱的身体状况再次急转直下。每天不是睡觉就是打盹,连吃饭的力气也没有,读书看报也成了体力活。并且,原本很爱晒太阳的她突然受不了阳光,每次出门回家都要气喘吁吁半天才能缓过来。

法媒:新冠长期症状比想象中更可怕,患者求医无门还遭“歧视”

▲ 一名新冠长期症状患者向《巴黎人报》记者表示,自己除了经常感到累、气喘,还会出现左臂发麻的症状。但医生怎么也查不出原因。(《巴黎人报》报道截图)

在病情消停了两个月后,十月底,德玛莱从马赛出差回巴黎后,突然发烧38.5℃,随后核酸检测确诊新冠。

虽然二次感染后出现的症状比第一次轻了很多,仅发烧、感冒和关节疼痛,但却让德玛莱身体更加虚弱:生病3周后外出买菜直接晕倒两次。

“新冠长期症状患者群”已有数千人加入

其实,和德玛莱有相同境遇的新冠长期症状患者还有很多,法国脸书上的“新冠长期症状患者群”已有6000多名群友,一些人患病已近一年。

法媒:新冠长期症状比想象中更可怕,患者求医无门还遭“歧视”

▲ 脸书“新冠长期症状患者群”主页

很多人出现了肌肉疼痛、头痛、记忆空白、嗅觉缺失、呼吸困难、心动过速、胸腔有压迫感、失眠、耳鸣、高血压等一个或多个症状。德玛莱的朋友Maud病症更加强烈:“就好像有人不停地在用棒球棒打我。”

法媒:新冠长期症状比想象中更可怕,患者求医无门还遭“歧视”

▲ 一名新冠长期症状患者向BFMTV新闻台记者表示,自己经常站着会发抖,有时站也站不住,只能坐着,经常感到十分疲惫。(BFMTV新闻台报道截图)

长期的病痛甚至让一些人产生了自杀的念头,一名叫Audrey的网友表示:“我一度给我的每个孩子都录了一段摇篮曲,好让他们以后还能听到我的声音。”

医生毫无头绪

一些病友还因为出现心包炎、肺栓塞、甲状腺炎等症状,成了医院急诊部的常客。令人尴尬的是,这些新冠长症状患者在做了胸腔CT、脑部核磁共振、心脏彩超等一系列检查后,结果往往显示一切正常,医生也毫无头绪。

但让病人最痛苦的是,一些家庭医生还会对他们说:“您的检查结果都很正常,不舒服都是心理作用!”

无助的病人最终只能默默地拿点抗焦虑、抗抑郁药回家。运气好的,医生会建议去做按摩理疗,或者给开一点抗过敏药,让补一点锌或维他命。至于那些血清抗体检测阴性的病人就更惨了,不仅要忍受各种难熬的病征,还可能会遭受医生不理解的目光。

法媒:新冠长期症状比想象中更可怕,患者求医无门还遭“歧视”

▲ 27岁的梅拉尼就处于得不到医生理解的尴尬境地。去年三月,梅拉尼感染新冠肺炎,出现了嗅觉丧失、胸腔、腹部、肌肉疼痛等病症。但与德玛莱一样,受条件限制,她当时也没有接受核酸检测。近一年后,虽然当时的一些病征减轻或消失了,但时不时地还会重现。因为浑身各种痛,这一年来,梅拉尼陆续看了9个全科医生、1个心脏科专家、1个放射科医生、1个癌症专家……然而,医生们异口同声地告诉她,这些健康问题与新冠无关,因为她的新冠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是阴性……(BFMTV新闻台报道截图)

玛德莱指出,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社会往往忽视了像她这样的新冠长期症状患者。更多时候,人们谈论的,要么是有生命危险的重症患者,要么是两个星期就从“小流感”中自愈的超轻症患者。

此外,新冠长期症状患者还面临着另一个棘手的问题:要不要接种疫苗?事实上,目前官方并不建议仍有新冠病征的患者接种。另外,虽然国民议会已经批准,为新冠长期症状患者“量身定做”康复计划,但问题是,那些血清抗体阴性的患者又该如何对待?

玛德莱希望医学界可以重视新冠长期症状问题,为他们找到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