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愤慨!台检方查“共谍”500多天没证据,又临时杜撰向心夫妇“洗钱”

台北地检署侦办“王立强共谍案”,8日却以洗钱罪匆忙起诉中国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主席兼行政总裁向心与龚青夫妇,遭到向心的强力驳斥。

自称“共谍”的大陆籍男子王立强两年前在澳大利亚接受采访时,点名香港中国创新投资公司董事会主席向心夫妇是“共犯”。台湾调查部门2019年11月在机场拦截两人出境,依“刑事诉讼法”犯罪嫌疑重大为由,限制他们出境和出海,其中限制出境在本月12日将失效。8日,台北地检署声称发现向心夫妇涉嫌收受上海一家集团不法获利2亿多港元,购买台北市信义区3户豪宅,违反“洗钱防治法”,因此提出起诉;至于“国安法”部分,仍在侦办中。不过台检方认定他们触犯“国安法”发展组织罪的嫌疑重大,皆限制出境、出海。

8日,中国创新投资公司发表声明,强调向心夫妇从未在台湾发展组织,也不涉及洗钱罪,是无罪之身。台检方以“国安”为名调查 500多天未果,临时杜撰所谓洗钱罪名,意图要将二人无限期留置台湾,做法令人愤慨;且检方逻辑混乱,既然指称向、龚涉嫌是“共谍”,但“岂有共谍将‘共区’资金洗至‘敌区’之理?”声明还表示,向心夫妇从未在世界任何地方违法,将在收到台湾检方起诉状之后做出强烈抗辩。联合新闻网8日援引法律界人士的话称,台湾检方以最速件方式处理洗钱案并完成移审,表面上是要法官确保已起诉案件未来顺利进入审判,另一用意则是保留追查“共谍”的办案时间,防止向心夫妇以自由之身返回香港及大陆。文章称,台湾调查部门已大量清查有关向心和龚青的资金流向,尚未具体查到他们与王立强的共犯关系或犯罪证据。此外,澳大利亚已着手调查“王立强案”,检方仍通过司法互助渠道就向心夫妇涉嫌“国安法”一事搜集证据。

《中国时报》此前评论称,台检方在“等待澳大利亚司法互助”,荒谬的是爆料的王立强本人已被澳媒体认为上演“间谍闹剧”,澳情报机构给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建议是“王立强充其量只不过从事低阶情报工作,对澳洲安全单位几无帮助”。澳大利亚若真有值得分享的信息,早就可以分享,何必等到现在?退一万步,即使王立强所言为真,“向心夫妇在台湾花15亿元人民币资助台湾网络公司与媒体,通过金钱组织大陆学生、香港学生、观光团等对台湾学校、庙宇等进行统战。直接给候选人捐款,以海外名义捐款给前高雄市长韩国瑜”,这些行为都发生在台湾,一定会在金融机关留下记录,“怎么一个上纲到‘国安’的共谍案,会查到现在十几个月了,还找不到证据,要等待澳洲提供?”文章直言,台湾检方继续侦办“向心案”,只是不得不为民进党的“王立强故事”圆谎,这也显示2020年“大选”前王立强的爆料已成为民进党“抗中保台”的一场戏码。王立强所言破绽百出,但符合民进党塑造外敌、丑化对手的策略,调查部门因此才必须配合,把假案当真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