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墨西哥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美国的后花园,毒品的天堂,贫富差距极大的地狱,还是文明难以涉足的社会?

这些都是墨西哥,但真实的墨西哥远不止这些,电影《新秩序》便揭露了一个暴乱、无序的墨西哥。

《新秩序》是反乌托邦的设定。

制度形同虚设、人民水深火热、社会杂乱不堪,除了女主和一对母子,剩下的全员恶人。

穷人与富人之间似一堵围墙,墙内歌舞升平、欢声笑语,墙外血肉横飞、哀鸿遍野,仅一墙之隔,却成两个世界。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玛丽安是富贵人家的女儿,正在家里举办自己的婚礼。

名流之士、达官贵人陆陆续续地赶来,参加这场盛大的婚礼,当地的大法官还是他们的见证人。

借着一对新人的喜气,宾客们吞云吐雾、翩翩起舞,看起来一片岁月静好的样子,但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份美好。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这个人叫罗兰多,是他们家之前的佣人。

他的老婆身患重病,公立医院被因暴动而受伤的人挤满,必须去私立医院才能立马接受手术,救回妻子的命。

可是做手术需要一大笔钱,罗兰多倾家荡产都掏不出,才迫不得已来到玛丽安家借钱。

只是罗兰多非但没有借到钱,还受到了玛丽安母亲的驱赶与她哥哥的言语侮辱,玛丽安看不惯他们的行径,让司机带着她给罗兰多送救命钱。玛丽安前脚刚出门,外面暴动的穷人便翻了进来。

富人们先是一惊,而后破口大骂,可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穷人们没有听他们的训斥,反而举枪射杀了多嘴的富人。

一时间,玛丽安家的仆人全部反水,洗劫这群富人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带不走的东西,要么扔水沟里,要么就地砸烂。

富人们稍有不听话便送他们下地狱,手段干净利落,绝不留情,即使是孕妇、老人也不放过。

本来还是热热闹闹的婚礼,一下子成了惨绝人寰的人间炼狱。

婚礼上的暴动,玛丽安幸免于难,但婚礼外的鬼哭狼嚎,她却没能躲过。

在司机的带领下,玛丽安到了罗兰多家,可是办完了事并不意味她能够顺利回家。

屋外是尸山血海,暴动的人们打砸抢烧,无所不用其极,玛丽安就像只受惊的小猫,只能等待奇迹发生。

第二天,几个士兵撞开了门带走了她,允诺把她送回家,然而玛丽安不知道,其实前方有更大的灾难在等着她。

他们押着她进了四周都是高压铁网的牢房,这里关的全部都是有钱人,士兵在他们的额头上标记序号,详细询问他们的家庭信息,以便勒索。

只不过,现在才是恶的开始。

女孩们的衣服被撕扯,野蛮的士兵将她们拖到另一间牢房,随意的凌辱,强迫她们发生关系。

士兵们享受了快乐后,着手于他们的“正事”,让那群被关押的富人录视频祈求他们的家人送来巨额赎金。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玛丽安被勒索一千万。

办事的士兵思虑再三,觉得经过层层盘剥,到了他们手里只有一二十万很亏,所以他们决定自己干。

绑架玛丽安的那几个士兵,找到玛丽安的司机家,威胁司机母子替他们传话,叫玛丽安家人送来80万就释放玛丽安。

然而钱一到手,他们立马反悔,告知司机母子,80万只是预付款,要想赎出玛丽安还需100万。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司机母子和玛丽安家人不知道,即使交了赎金,也不能换来玛丽安的安全。

因为军方要掩盖罪恶,销毁证据,他们想到了转嫁矛盾,造成是司机撕票,杀掉玛丽安的假象,实则他们才是真正的凶手。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而这仅仅是个缩影。

绑架勒索有钱人的幕后真凶是军方高层,这些高层又是玛丽安父亲的朋友。

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绝对权力,杀富人灭口、再嫁祸给穷人的野蛮,最后血刃穷人宣誓自己的权威。

一石二鸟的计谋,既确保了自己的污点不被发现,又为军方日后继续捞钱打下了根基,受害者只有穷人和富人。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那么问题来了,富人该被同情,穷人该被可怜吗?

他们都不是善者,底层人充斥着不劳而获的思想,上流人士霸占着社会资源,无恶不作。

如那些暴动的穷人,名义上是为自己争取权益,实际上干着土匪般的行径,富人们也是如此,彼此狼狈为奸,祸害人民。

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源是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更多的政策向富人阶层倾斜,广大民众无法享受实惠,所以才会让暴乱接踵而至。

毕竟死神的镰刀只会挥向走投无路的穷人,因为富人有“钱”这个超能力,在这样一个乱序的社会,文明显得格格不入。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穷人反抗富人,富人之间就和气生财吗?

他们信奉自身利益大过一切,同阶级内斗时常发生。

同一阶层本应相互扶持,可他们为什么相互争斗,甚至不惜置对方于死地,究其原因,两个字,欲望。

佛家说:“四大皆空、六根清净”,即不以忠孝仁义来衡量为人处世,舍弃掉眼、耳、鼻、舌、身、意的烦恼。

可是生而为人,只要有欲念,就不可能做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且不分穷富,所以欲望在,阶级就在,欲望在,斗争不止。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这些不知足的欲望让墨西哥成了一片残酷的黑暗丛林。

身处其中的人们分成了三六九等,阶级的分化、同阶级的内斗、跨阶级的欺凌,都在让优胜劣汰的法则愈演愈烈。

一群人是狂欢,狂欢则是疯狂的外在体现,让所有人都变成了疯子,享受越堕落越快乐的快感。

他们本是正常社会安然感受欢乐的芸芸众生,但在社会不正常的运行下被逼成了麻木疯癫的凶神恶煞。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身处反乌托邦世界的墨西哥人很苦恼。

他们从小就被告知人性本善,要对世界报以微笑,可现实却在一步步地蚕食掉他们仅存的善良和快乐,同时杀掉的还有他们内心的热烈、激情与叛逆。

他们就像一只刚出生就被阉割掉下体的山羊,再也不会漫山遍野地奔跑、发情、斗争与交配。

而是变得温顺、沉默,只能待在羊圈里吃草,结局无非两种,任人宰割与奋起反抗,他们想做后者,但更多人是前者。

全员恶人,反乌托邦的设定,揭露了暴乱的墨西哥

所谓的“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在墨西哥根本行不通

对于墨西哥人来说,爆发以卵击石,沉默无济于事,不论怎么做都是权力阶层的玩物,想什么时候捏死就什么时候捏死。

普通人想要翻身,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他们的政府腐烂,然后爆发一场利于他们的革命,否则永远逃不脱被肆虐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