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愿意归还香港,为何拒不归还区区几千人的马岛?

这个马岛,可不是马来西亚,而是马尔维纳斯群岛,在大西洋的西南部,这片岛屿,同时有两个国家宣称自己拥有主权,分别是英国和阿根廷。

听名字就知道,这两个国家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可是自己国家的固有领土也不能白白送人,不然那是一点面子都没有啊。因此,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阿根廷为了能把这个马岛给要回来,还跟英国人大打了一架。

我国其实也有过跟阿根廷类似的情况。

当年日不落帝国快要日落的时候,我方据理力争,最终让英国人无奈下归还香港,起初的时候这英国人还死活不认账,可中方的态度那是相当的坚决,你要不认,那我们只能强行拿回来!几番交涉下来,英国人还是认怂了,把明面上那套手段给搞到暗处。

香港是好地方啊,全世界都知道,别看着人家面积不大,经济的繁荣程度绝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到的,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了大陆对外贸易的“窗口通道”,于是就有点想不通了,为啥英国人连富庶的香港都愿意归还,却拒绝归还人口只有区区几千的马岛呢?

本质上来说,香港和马岛还不一样

马岛在南大西洋,距离阿根廷只有区区五百公里,七零八落地加起来,也有个700多座岛屿,就算面积全部加起来,也只有1.2万平方公里,这群岛看起来不太显眼的样子,可是放在南美洲地区,绝对算是一块好岛。

马岛在最初有记载的时候,还是在大航海时代

英国人在1592年的时候发现了马岛,按照谁先发现就是谁的这种原则,那么英国人铁定认为马岛就是自己的,那天道有轮回呀,英国人在全世界到处跑,这么一块地方距离自己又远,一时间照顾不过来,所以马岛后来又先后被法国人和西班牙人占据了。

西班牙占据了马岛,其实也只是顺便,他们的根本目标是拿下阿根廷,在无敌战队的强势猛攻下,这个阿根廷也没坚持多久,乖乖缴械了。

西班牙人拿出地图一看,这个岛还算不错,和阿根廷又离得这么近,干脆就画在一起,并且在马岛上建立居民点,直接连接起阿根廷和马岛,这样做了统一划分,以后的日子管起来也比较方便。

时间来到1816年,阿根廷要闹独立,竟然还成功了,在马岛这个问题上,他们就认为自己是西班牙人的继承者,独立后马上就宣称马岛是阿根廷的固有领土。

所以矛盾就来了,英国人说这是我发现的,我发现的当然是我的,只不过后来让西班牙人占领了,这是我跟西班牙人的问题,跟你阿根廷有啥关系?

可阿根廷也不高兴了,他觉得自己的国家是被西班牙当了殖民地,全国都在西班牙的管控范围内,后来独立了,土地全都还给我们了,当然就包括了这个马岛,你自己没占住,本来就是你们自己的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看,马岛的问题和香港的问题,本来就不是一类。

香港一直都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只不过在1840年的时候,打了一场鸦片战争,清政府没用,吃了大亏,《南京条约》一签,香港成租界了。

香港的位置好,清政府虽然腐朽,但却不傻。

1898年的时候,英国人非要强行租界香港100年,那会清政府也快断气了,可还留着最后一丝倔强,只给他们租99年,英国人估计也注意到当时的清王朝已经摇摇欲坠了,便同意了99年的事情,要知道,这差的1年,实质上发生的变化就大了。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正是西方的殖民者满世界溜达的黄金年代,他们到处占领土地,并且将他们发展为殖民地,如果一片土地“租”出去了超过100年,这块土地的归属基本上就变了,就跟借钱不还的老赖一样。

英国人打的这个如意算盘,还是让清政府嗅到了一丝异样,几经据理力争,才同意了99年的事情,差一年也无所谓,反正当时那种惯例也没成文,清政府这种苟延残喘的样子,也撑不了多久,到时候整个中国变成一盘散沙,自己想用多久就用多久。

可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可以马上翻脸,推翻过去清政府定下的一系列条约,可当时的中国正遭受了美帝的封锁,想拿回香港也绝不时件容易的事情,为了国家经济的发展,留着香港还能当做一处通商口岸,算是用经济的手段跟其他国家建立联系。

除了这点以外,两个地方对英国的作用也不一样。

香港对于英国来说,也就是个通商口岸,在这里做做生意,背后依托着整个大陆的市场,英国人可以做生意挣钱,有个港口在崛起中的中国,那挣钱简直不要太舒服了!

马岛对于英国来说,更多的是直接收益,不需要搞那些花花肠子,马岛只要是英国的,英国人就可以找人在附近捕鱼,这个东西没办法间接着来,只有结结实实让马岛属于自己,才能攫取附近的资源。

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后,英国人根本不敢说不还香港,他们能用的套路就是想方设法拖着,一会要给世界证明看看,香港在自己的手中会是多么的繁荣,一会在外面偷偷说说中国的坏话,总而言之就是不想让香港那么名正言顺的回去。

因为,只要他们铁了心不还,那必然要进行一场战争,别说英国了,当年美国在朝鲜战场上的结局他们是看得到的,自己的发展还要依托于美国,香港又在大陆边上,真要打补给都跟不上,想打赢是不可能的,还会让大陆方面更快收回香港。

本来按照合约的日子走就已经算是给面子了,再要提前去整,那不是自讨苦吃?

况且,退一万步说,英国人打赢了,那么大陆方面也会全方位封锁香港,不跟你玩了,这个时候你“通商口岸”的作用就会完全消失,没有半点意义,英国人这么大费周折的满世界逛,他们本质上其实还是商人,最后整的自己劳民伤财的,肯定划不来。

况且在整个东南亚地区,英国都没有自己的军事基地,想在这里和中国打仗,只有死路一条。

英国人本质上肯定是想一直占领的,辉煌了几百年,在二战后一夜回到解放前,国际地位一落千丈,海外那些殖民地也纷纷顺应时代的浪潮独立了,英国想要说话,也发现自己的腰板再也挺不直了。

那么,仅剩的那些老祖宗留下的成果,英国人肯定想要好好把握,这就包括了香港和马岛。在具体的对策上,这两者又不一样,对待香港只能玩阴的,对待马岛只能玩阳的。

当阴的玩不通了,英国人只好乖乖地将香港归还回去。但在马岛这边,英国人玩阳的还竟然玩成了。

不是英国不放过马岛,而是阿根廷不争气

所有道理,都是建立在国家的实力基础上的,真理只在大炮射程范围之内。

英国人也根本不想还香港,当年租界时间马上就要到期的时候,铁娘子撒切尔夫人不是来了一趟中国么,就是为了看看怎么解决这个香港的问题,还拿出了当年和清政府谈判的条约出来说话,认为当时这些地盘已经彻底永久割给英国了。

中国这边的态度也非常简单,那是清政府签的条约,你要说这些去找清政府去,在我们新中国的眼里,这些就是不平等条约,干脆的予以承认。

态度已经非常明显了,归还香港是必须的,没有妥协的余地,拖到1997年是给了面子,如果当时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顾,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早就给收回来了,这些事情也拖不到现在。

撒切尔一头汗,不知道咋办,干脆掏出了“主权换治权”这套说辞,也就是自己承认香港归中国所有,然后自己来管理。

邓小平的回答一样很明确:“主权问题不可谈判。”言外之意就是,要么你就打,要么你就还。这不,到了1997年,香港顺利回归,也按照当年签订的那份《中英联合声明》,铁娘子无论在欧洲有多铁,来了中国也没法说出那句“不惜一战”。

阿根廷就不一样了,本来双方的争吵点就在于到底该归属谁,双方的话语听起来都有那么点道理,可是按照国际法的理解来看,马岛是被联合国大陆架委员会确定为阿根廷所有,可这不争气的阿根廷就是拿不回这片岛屿。

在1833年的时候,英国人早就把什么荷兰西班牙给收拾干净了,高高兴兴地坐船回到了马岛,此时的大英帝国早已全球闻名,几乎一枪没放,岛上的阿根廷官员全部老老实实的回家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英国人把马岛划到了自己的领土下,留下了500公里外的阿根廷人民发出阵阵抗议的声音。一边是坚船利炮,另一边是牛羊成群,你让阿根廷人怎么反击?

机会总是有的,等一等总会来的,到了二战后,阿根廷人终于看到了希望,那会世界的格局已经变天了,曾经英国的不少殖民地都在这阵浪潮下摆脱了英国而独立,阿根廷经过了两百年的发展,渐渐有了成效,人口甚至一度超过了四千万,建立了非常强大的军队。

历史的契机或许已经到了,这个时候阿根廷的领导人更是非常高兴,标榜史册的事情终于能轮到自己了。辉煌的背后,其实蕴含着身后的政治危机,无奈之下,放手一搏。

随着总统加尔铁里的一声令下,阿根廷赌上了全部兵力,主场作战,充分准备,力求一举拿下马岛。当时英国人还在家里垂头丧气,望着自己国内乱七八糟的经济形势,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很快,噩耗传来,马岛被阿根廷人拿走了。

不知道是阿根廷高估了自己,还是低估了英国,他们派出了自己的联合战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越过大西洋来到马岛,让人没想到的是,阿根廷竟然又输了,刚占领了几天的马岛就这么被还回去了。

这一场战争,因为跟此前总统宣传的结果完全相反,民众那些激情的口号也不复存在。

在这几十年,英国又在美国的帮助下渐渐有了崛起的势头,这让阿根廷再也不敢随便跟英国人动刀动枪了,再加上,现在的阿根廷再一次面临了巨大的问题,外债高筑,已经没空管马岛了,对于他们来说,想要收复失地,未来遥遥无期。

在香港回归以后,不少国人都感觉到,原来中国已经这么强大了。

这就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英国人这场马岛战争,伤亡上千人,英国顶着这么大的压力拿下了马岛之后,几乎什么都没有做,就放在那里,安排几个人上去住着,偶尔有英国的船只经过时,在这里加加油。

阿根廷人打的是面子,英国人打的也是面子,因为这座岛屿的具体归属的法理问题上,本来就是错综复杂的,不能很简单地依托于阿根廷或者英国哪一边更占理,总不能说:因为在你家门口,所以岛屿就是你家的。

阿根廷难受的点就在于,军事上他们先采取行动,而且在事前搅和得风生水起,可这一套在英国人面前几乎都是儿戏,人家可是搅和这个世界几百年了,你在他们面前搞这套,不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么?

这个世界的外交,特别是对于这些曾经的帝国主义国家,只有强大与否,没有占不占理,不少人都说,英国人的外交承诺,几乎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英国人敢把舰队开过来,是他们知道自己能打赢。

我们同样不会忘记,当年把香港割出去的中国,是什么样的一番景象。正如金一南将军所说:“我们不能忘记历史,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不让历史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