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不走的“瘟神” :美国缘何成为世界乱源

从中东局势看美国如何成为世界乱源

美国出于一己之私和霸权图谋,不断在中东制造麻烦和混乱,甚至不惜血本赖在中东,绝非“天使在人间”,而是中东人民想送也难以送走的“瘟神”

1918年1月,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纲领及筹划战后世界的方案,主张以“民族自决”“公开外交”和“公正而持久的和平”为核心的十四点原则,为其取代英法等传统强国控制中东举起了“道义旗帜”。到如今,中东基本成为美国妄图一手遮天和推行霸权的“跑马场”。百余年里,这里的战争与和平很大程度上都与美国密切相关。期间美国尽管曾经通过海湾战争、打击恐怖主义等行动在中东发挥过一定正面作用,但其带来的更多的是动荡、战乱、死亡和凋敝,而且至今不肯撒手,成为中东国家难以送走的“瘟神”。

持续半个多世纪的巴以冲突,起源于美国人主导的所谓“国际调查团”的分治建议。这个方案牺牲了巴勒斯坦原住民核心利益,先后造成数十万人死于战乱、数百万人流落他乡。漫长冷战阶段中的中东,也是美国争霸世界的核心“搏击场”,中东人民特别是阿拉伯民众成为“案板上的鱼肉”。

给伊拉克人民造成持续几代人的伤害,是美国在当代中东作恶的“代表作”。海湾战争后,美国伙同英国非法建立“禁飞区”,纵容和保护伊拉克反对派发动叛乱,并对这个主权国家进行了12年封锁和禁运,导致百万人死于饥饿和疾病。2003年,美英又捏造假情报并绕开联合国安理会发动伊拉克战争,带来的战乱至今未定,原本统一的伊拉克因其挑起的教派矛盾等内斗不已。

干涉中东国家内政、颠覆中东国家政权也是美国留下的历史污点之一。195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发起“阿贾克斯行动”,一手操纵了推翻伊朗石油工业国有化功臣、民选总理摩萨台的政变。伊朗建立伊斯兰共和体制后,美国又长期资助反对派试图改朝换代,为双方长期不睦埋下祸根。1958年和1983年,美国两次干涉黎巴嫩内部事务,受到阿拉伯国家舆论谴责。美国为了自身战略利益而推行所谓的“大中东民主计划”,成为“阿拉伯之春”运动的重要催化剂,后果至今难消。美国还驱动北约武装干涉利比亚和叙利亚局势,使这两个国家陷入长年战乱,美国甚至公开劫掠叙利亚的石油“以战养战”。

蔑视异质文明、糟蹋中东传统和文化是美国在中东留下的斑斑劣迹之一。美国先后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多年间,美国士兵频繁卷入虐俘、辱尸、践踏当地文化和宗教信仰等丑闻。美国军队在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的系统性虐俘丑闻震惊世界,黑水公司的滥杀无辜令人齿冷。

无视国际法准则和联合国宪章,追求双重标准、美国例外和治外法权,也是美国在中东的恶行之一。美国曾积极支持成立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塞拉利昂特别法庭等,以起诉犯有战争罪、反人类罪和其他严重违反国际法的人员。然而,美国却逼迫上百个国家签署免责条款,为驻扎在海外的美国军人提供“保护伞”。在中东问题上,美国公开威胁巴勒斯坦不得对美国和以色列进行国际起诉,公然制裁国际刑事法院负责调查美国军人在阿富汗所犯战争罪责的检察官等工作人员,表现出赤裸裸的双重标准。

美国无视他国主权、领土完整和民族尊严,任意宰割他国核心利益,成为践踏国际法的恶劣样板。美国早先曾将阿拉伯人权益对犹太人私相授受,近年来又公然支持以色列对本为叙利亚领土的戈兰高地的主权诉求。此外,美国还在耶路撒冷地位、难民回归权、巴以边界划分等问题上,一边倒地偏袒以色列。至于不请自到入侵叙利亚等主权国家领空,对美国而言更是家常便饭。

固然,当前部分中东国家与美国签署有安全协议,依赖美国提供的“安全保障”。但总体而言,美国带给中东的不是大治而是大乱。美国出于一己之私和霸权图谋,不断在中东制造麻烦和混乱,甚至不惜血本赖在中东,绝非“天使在人间”,而是中东人民想送也难以送走的“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