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是最危险地方?大人,时代变了

台湾是最危险地方?大人,时代变了

2021年5月1日出版的《经济学人》称,台湾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取自经济学人脸书)

直新闻: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最新一期封面中宣称,“台湾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并呼吁中美避免围绕台海开启战端。你对此如何看待?台海局势趋于紧张,究竟谁应该为之负责?

特约评论员 张思南:台湾真的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吗?看看印度和阿富汗,无论是疫情还是内战,相信大家心中自有答案。那《经济学人》又是基于怎样的价值取态才作出了如此违反直觉的判断?

《经济学人》在文章中给出了三个理由:一,中美双方作为有核国家,一旦进入战事,后果必然是一场灾难;二,台湾是全球半导体产业的核心,一旦发生战争,各国电子产业将随之停摆,代价巨大;三,《经济学人》宣称,台海冲突将考验美国的军力和政治、外交决心,一旦有失,美国在太平洋上所领导的国际秩序也将土崩瓦解,不可接受。

不难发现,文章的底层逻辑还是老一套的“极限施压”。只不过这一次,西方舆论打出的是国际社会的繁荣与稳定,以此来道德绑架中国在台湾问题上不要和美国爆发冲突。《经济学人》侃侃而谈战争的危害,却选择性地忽视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台海会有战争的风险?

自1950年起,美国军事介入台湾问题,第七舰队进驻台湾,现如今的所谓“台海中线”正是美军当时单方面划定的。1979年中美建交,美方承认一个中国原则,美军撤出台湾,但又拒绝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拥有主权。此后,美国长期秉持所谓的“模糊政策”,近年来又越发纵容民进党当局在“台独”的边缘上疯狂试探。因此,所谓的“中美避战”根本上就是一个伪命题,问题的关键更多在于美国和岛内当局。

自1979年发表《告台湾同胞书》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将对台政策由“解放台湾”更迭为“一国两制统一中国”,只不过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2019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大会上也重申,“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保留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选项,针对的是外部势力干涉和极少数‘台独’分裂分子及其分裂活动”。换言之,“武统”本质上是一种备而不用的手段。

《经济学人》要求中方“避战”,实际上是要求中方单方面放弃“武统”,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即使在自身的主权和领土被分割,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被践踏时,也不做出任何反击。台海的永久和平本质上只有两个路径,一是大陆自缚手脚,任由岛内走向实质“独立”;二是大陆阻拦域外干涉,关起门来两岸协商出一个最终解决方案。这两个路径,哪一个更符合常理,不言自明,然而《经济学人》就是在言辞间夹枪带棒地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选择另一个!

对此,我只能说一句,大人,时代变了。没有国家有责任或者义务为了所谓的国际社会的繁荣与稳定而牺牲自己的主权与国家利益,更没有任何国家有资格要求某个国家做出如此牺牲。如果是为了所谓横贯在太平洋之上的国际秩序,那就更加可笑了。

如果真如美国所言,这是一套自由、开放、共赢的秩序,那美国就应该能够理解并不加以阻拦中国的国家统一;但如果这是美国为了自身利益的永续而构建的霸权,那美国终有一天会回想起自己曾经的愚蠢,而理解巫妖王阿尔萨斯陨落时的那句经典台词:“王权,没有永恒。”

台湾是最危险地方?大人,时代变了

直新闻:那你认为,台湾问题会成为中美间“修昔底德陷阱”的闪点(flash point)吗?

特约评论员 张思南:所谓“修昔底德陷阱”这一概念,包含两个层次的理解。第一是经验主义层次,近现代历史新兴强国和霸主国之间的16次交替中,有12次爆发了战争。换言之,当世界第一强国的位次发生变更时,有75%的概率会以战争收尾。

基于此,哈佛大学教授Graham Allison推导出了“修昔底德陷阱”这一概念,也就是理论层次,即新兴强国和霸主国倾向于陷入一种结构性对立,导致两国间诉诸战争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所谓“结构性对立”,简单理解就是一种不以国家和个人意志为转移的“零和博弈”。那在台海局势上,中美两国是否陷入了某种结构性对立呢?很遗憾,某种意义上是的。

对于美国而言,尽管美军没有义务“协防台湾”,但中国大陆在台湾问题上并非无限的耐心,最终将考验美国的军力和战略决心。美国有些人认为,一旦美国无力介入或者默许两岸统一,美国在全世界的盟友都将知道美国不再值得信赖。这不仅仅关乎美国在东亚或者是西太地区的领导权,美国在全世界的霸权体系也将出现松动。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在全球范围内享有权利优势的所谓“美国时代(Pax Americana)”将正式宣告走向终结。

对于中国大陆而言,台湾问题更是不可能存在让步的空间。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神圣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统一台湾是中国统一的最后一步,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关系到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与全社会的人心相背。

与此同时,台湾问题的走向也关系到中国的国家安全、地缘局势和长远发展。台湾自古就有“七省之藩篱”的美称,与山东庙岛群岛、浙江舟山群岛以及海南岛相连,构成了中国东南沿海的“海上长城”,足以为我国经济发展程度较高的沿海地区提供宝贵的战略前沿。但如今台湾作为所谓“第一岛链”的核心,反而成为了美国封锁中国大陆的关键节点,经济上威胁我国贸易安全,军事上迫使万里海防一分为二。因此,中国如果要切实保障自身的海洋权益,就很难绕开台湾问题。

中国社会普遍寄希望于全球化和经贸上的互相依存可以化解中美间的这种结构性对立,然而从小布什的“加强台湾安全法案”、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到特朗普的中美“脱钩”理论,以及拜登近乎于直白的“新冷战”思维,我们得到的信号似乎是,合作与共赢并不能带来绝对的安全。

但我不认为这就说明与美国的接触和合作就是错的,或者是两国间将不可避免地走向对抗。相较于“修昔底德陷阱”,我更倾向于“权力转移”理论来解释当前的中美竞合关系。一方面,美国客观上仍是世界第一强国;另一方面,不断崛起的中国在实力上正不断逼近美国。与此同时,美国也幻想着“我还能行”,寄希望于在中国超越自己前施行某种反制。

而随着中美间实力的此消彼长,越发焦虑的美国会更加陷入这种幻觉之中而无法自拔。所以,当前的台湾危险吗?当然危险,危险源于美国的不肯接受现实和一步步走向困兽之斗。

中国要做的,是以绝对的战略定力,保持足够的战略威慑力,拒绝随美国起舞,直至在西太区域实现对美国的全面超越,迫使美国不得不打破幻想,接受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