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呼吁中国,必须接受美国领导指挥,否则爆发冲突即世界末日

日前97岁高龄的基辛格在一场论坛沙龙上再次亮相,谈话期间他对当今的中美关系提出了警告,不过这一次有所不同的在于,他的发言不仅预设了立场,而且把中国放在了一个极端敌对的位置。

基辛格用Armageddon一词形容那场未来中美可能爆发的决战,Armageddon一词具有极其强烈的宗教色彩,出现在《新约圣经·启示录》中,是世界末日决战的战场,在这场战争中信仰基督的各国会与“敌基督”展开一场最终大战,并最终击败“敌基督”,后者被“投进火湖里,永远与神隔绝”。

基辛格呼吁中国,必须接受美国领导指挥,否则爆发冲突即世界末日

基辛格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中国显然不是基督教国家,被摆在了“敌基督”的位置上,会输掉这场战争下地狱,这与之前基辛格的许多发言不同之处在于,此次他将中国放在了基督教的对立面,或者说,现在的欧美国家都是基督教国家,把中国说成是“敌基督”,这是莫大的恶意,虽然嘴上没有明说,但很显然他已经把中国钦定成了必须予以毁灭的敌基督了。

他提出:美国的对华政策必须继续以前那种“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即要求中国尊重美国的地位,尊重美国的价值观,并与中国开展对话在可以合作的领域寻求合作。

基辛格呼吁中国,必须接受美国领导指挥,否则爆发冲突即世界末日

当然,所谓的尊重美国的地位与价值观,实际上在按照超主权世界帝国的标准看,就是尊重美国的霸主地位并奉行美国的价值观;难道现在中国还不够尊重美国吗?还在怎么尊重?把航母开到夏威夷吗?还是让美国的航母自由出入中国领海?

基辛格一边将中美可能爆发的冲突称为“末日决战”,另一边又要求中国尊重美国的霸主地位与价值观;基辛格难道不知道中国决不允许他国干涉中国内政吗?与中国几代领导人打交道的他,难道不知道中国的底线吗?在这种情况下要求中国接受西方价值观,否则中美对抗会演变成“末日决战”,然后中国就像“敌基督”那样被击败?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基辛格呼吁中国,必须接受美国领导指挥,否则爆发冲突即世界末日

这等同于呼吁,或者更明确地说成是在警告中国:必须接受美国的领导与指挥,否则爆发的冲突将是中国乃至世界的末日。

基辛格还指出:中国相比苏联多得多的人口,意味着中国经济发展潜力远超苏联,这是中美冷战与美苏冷战的根本性区别,他暗示长期的中美冷战中,美国的地位更类似于当年的苏联,即冷战长期化中国能够承受的时间更长。

基辛格呼吁中国,必须接受美国领导指挥,否则爆发冲突即世界末日

基辛格作为老一辈已经隐退的政治家,发言是不像现役政客们那样有各种顾忌的,他总是将中美全面核战争挂在嘴边,这倒是与现在这帮嘴上要和平私下却不断为战争做准备的政客不同;相比起苏联,西方世界对中国的敌意是更加深刻的,比如此前美国一个高级文官曾经说:“与苏联的冷战是文明内的冲突,而与中国的冷战,是文明之间的冲突。”

美苏冷战,根本上讲是两种超主权意识形态的斗争。而中美冷战,则是基督教世界与“肮脏下流的无神论者”的斗争,这种斗争的激烈性、残酷性会远超美苏冷战。或者说在美国看来,他们应当动员起整个西方世界与中国对抗,以圣经为纲要,种族主义为核心,团结起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对抗中国,例如基辛格此前就多次提出过对欧洲国家未来战略的看法,认为如果欧盟试图从中美对抗的环境中渔利,对于美国而言会是一个坏消息。

基辛格呼吁中国,必须接受美国领导指挥,否则爆发冲突即世界末日

在我看来,基辛格的许多判断是非常有依据的,中美冷战不同美苏冷战,后者是两个彼此几乎隔绝的体系间的对抗,而中美因为同时身处一个体系之内,在最终爆发热战之前的冷战阶段,双方采取的一系列对抗措施本身就会造成双方利益的严重损失,这与美苏冷战那种只要不到最后关头摁下核按钮就没有多少沉没成本的现状是不同的。

而在双方因为各自采取的敌对政策不断地伤害对方利益的过程中,冲突升级的可能性,局势失控的可能性是越来越大的,以至于现在来看中美任何较小规模的对抗行动都有演变成全面核战争的风险,这也是为什么基辛格会把中美冷战与一战前英德军备竞赛相提并论的原因,即使双方的个别理性决策者不断尝试消解小规模的矛盾与冲突,但长此以往局势失控的风险始终存在,也就是中国那句俗语——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基辛格呼吁中国,必须接受美国领导指挥,否则爆发冲突即世界末日

对于中国而言,核战的可能性已经是非常清晰了,即使明天就爆发全面战争,也不值得人惊讶,依靠核威慑维持和平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西方越来越疯狂的情况下,核武器已经吓唬不了任何人了,西方国家连亿吨级别的福岛核废水都不怕,还会怕区区一点核武器的辐射尘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