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为什么现在和俄罗斯怼上了?

这段日子里,欧美和俄罗斯怼上了。拜登叫普京为“杀手”,普京不乏幽默地回一句“祝他身体健康”;纳瓦利尼在监狱里绝食,据说都病危了,欧美官方大呼小叫地警告:“死了要你好看”;捷克不知道从哪里挖出来陈年证据,说是当年到英国图谋毒杀前俄罗斯间谍斯克里帕尔父女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两个间谍涉及军火库爆炸,驱逐18名俄罗斯外交官,引来俄罗斯驱逐20名捷克外交官;然后意大利又逮捕一名海军军官,指控为俄罗斯搜集北约情报,俄罗斯武官被驱逐,俄罗斯反过来也驱逐意大利武官;乌克兰当局在顿巴斯集结重兵,俄罗斯反集结,迎来欧美“强烈关注”,呼吁降低紧张局势;拜登以俄罗斯干扰美国大选和网络攻击为名,驱逐10名俄罗斯外交官,并实施一系列其他制裁,俄罗斯对等驱逐10名美国外交官,实施一系列反制裁,并“建议”美国大使回国述职。

欧美和俄罗斯怎么怼上了?

在大选时期,拜登的中国政策并不明确。一上台,就明确以中国为极端竞争的对手,布林肯在安克雷奇的“在需要竞争的地方竞争,在可以合作的地方合作,在必须对抗的地方对抗”正是拜登中国政策的明确化。拜登当局不仅是这样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上台后不仅维持特朗普关税和技术禁运,还马上出售台湾一批M109A6自行榴弹炮。

按说,拜登应该对俄罗斯手下留情,才好集中火力跟中国死磕,为什么跟俄罗斯怼上了呢?

欧洲一直跟俄罗斯不对付,但为什么现在突然增加“怼”度呢?

其实,凡事没有“突然”。奥巴马要亚太转移的时候,叙利亚突然就成问题了,弄得英法必须打一仗,才把美国弄回来“显示领导作用”。现在又到了美国把战略重点转向亚太的时候了,而且这一次动真格了。

欧洲对美国怼中国是乐见其成的。在意识形态上,欧洲和美国完全站在一起;在商业利益上,欧洲乐见美国开道、欧洲捡漏;在安全利益上,欧洲与中国八竿子打不着,但有美国人打压看着就来气但“不听改造”的中国人,何乐而不为呢?

问题在于,这是在美国在欧洲和中国两个方向上精力平分的情况下,最好欧洲这边还多一点。美国要是把精力统统投到中国方向上,欧洲就不乐意了。

欧洲并没有那么“热爱”美国,但美国存在依然是重要的。有两个原因:

1、欧洲离开美军已经不会打仗了

欧洲历来是多战之地,几百年来就不大有没有战争的时候。二战之后,丘吉尔发表“冷战”演说,苏联成为欧洲的头号威胁,但北约一开始是为了防止德国军事复兴而组建的。难说丘吉尔是不是用苏联威胁在思想上统一了欧洲,这在客观上做到了使得欧洲一致对苏。战后欧洲国家之间再无互相之间的威胁,连百年宿敌法德之间都和解了。

然而,纵有强大的苏联威胁,北约盟国实际上已经无力挡住苏联入侵,美军的存在就成为欧洲安全的基石。一旦这样的思维定势形成,欧洲对美军的依赖就像毒品一样,无法摆脱了。苏军一直没有入侵,北约倒是出境作战了。但欧洲对美军的依赖也在后来的北约境外作战中强化了,如果说前南斯拉夫内战是欧洲蓄谋把美国拉进来的,利比亚和叙利亚作战就是欧洲开了头,但收不了场了,最后还是请美军下场才搞定,不管是大型作战行动的指挥控制,还是从加油机、预警机到物流和运输的后勤,都是这样。

2、欧洲需要美国才能镇住

在现在的欧洲,炒作俄罗斯威胁最起劲的依然是英国。英国只有通过共同而且强大的外在威胁才能把“欧洲的羊群”收拢起来。但英国只做得了牧羊犬,羊倌只有请美国来才压得住。英国也只有通过“美英特殊关系”才能在欧洲事务中继续发挥作用,一方面作为美国在欧洲的桥头堡,另一方面作为欧洲通向美国的小报告,英国则借此四两拨千斤,借手美国实现自己对于世界的设计。

这不仅是英国的问题,也是法国的问题。法国倒是没有与美国的特殊关系,但法德轴心的核心是“德国管经济,法国管政治”。在2008年经济危机中,德国的作用极大地提高了,甚至有说法“德国在两次大战中没能用大炮统一欧洲,在经济危机中用欧元做到了”。法国的作用极大地降低了。英国的离岸操纵手也做不成了,最后索性脱欧了。苏联解体了,但继续强调俄罗斯威胁有助于维系欧洲的思想统一,回归冷战时代的政治秩序。无独有偶,对俄罗斯威胁最低调的恰好是德国。

德国不仅不顾其他欧洲国家和美国的反对,坚持北溪2线,还在军事问题上与美国保持微妙的距离。比如说,德国是主要欧洲盟国中少有的没有订购F-35的国家,美国空军F-35驻训也没有到过德国。在F-15时代,德国的比特堡基地是首先部署的,但F-22至今没有在德国部署过。在《欧洲中导条约》之前,美国的“潘兴2”和陆基“战斧”巡航导弹是部署德国的。在后中导条约时代,美国要部署,也应该是德国,但德国对接纳美国部署没有表态过。

欧洲一直在说要欧洲团结,但欧洲团结是需要外力才能做到的,这个外力就是俄罗斯。倒是有人想用中国作为这个外力,但中国太远,中国也根本不掺和欧洲的事,拉不上。

不过说中国不掺和也不对,中国在巴尔干和东欧已经扎下根了,在西欧则用经贸联系拴住了德国,据说造成欧洲分裂,很使欧洲一些人不安。这也是另一个需要重新祭起俄罗斯威胁来统一思想、掩盖内部裂隙的原因。

简单地说,俄罗斯威胁就是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但不是无意中形成的,而是有意中打造的。

对于美国来说,重新强调俄罗斯威胁的动力有所不同。

美国的战略重点毫无疑问是转向中国了,欧洲是拉不住的。但欧洲也是美国盟国的基本盘,是绝对不能放弃的。除了日本、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美国也就欧洲盟国是自带干粮了,欧洲盟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也是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不能比的。美国必须在一定的程度上顺着欧洲的调,才能稳住基本盘。这个调就是欧洲对俄罗斯威胁的忧虑。

美国国内政治也需要拜登咬普京一口。除了冷战结束后出生的90后对苏联威胁没有多少感觉,美国人由于常年的反苏教育,对苏联(以及现在的俄罗斯)的仇恨是根深蒂固的,是不需要理由的。从政几十年、以外交为职业主线的拜登也不例外,布林肯更是在反俄精英氛围里长大的。特朗普在俄罗斯问题上的“异常举动”在美国上下引起巨大反感,更是政治斗争最好的把柄。

特朗普的“亲俄”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这是有意思的话题,拜登并不“逢特必反”,但在俄罗斯问题上,这是“无成本”的政治稻草,不抓白不抓。在理论上,美国应该把俄罗斯拉过来,孤立中国,但为了这一目的而疏远欧洲盟国、给国内反对派授以把柄,这是不值得的。

但这不等于美国会把战略重点转回到俄罗斯,美国只需要安抚欧洲,表现出没有忘记欧洲的关切,就足够了。俄罗斯是侵略成性的,但不是针对老欧洲。俄罗斯入侵老欧洲的冲动从来没有遭到老欧洲入侵的恐惧更大,除了老欧洲眼里“不够欧洲”的东欧和北欧。乔治·凯南在《长电报》里对苏联的被迫害妄想写得清清楚楚,不赞成以军事为对付苏联的主要手段,而应该以政治、经济、文化的综合围堵为主,所以对后来杜鲁门劫持和扭曲他的围堵理论为军事压倒一切深恶痛绝。

今天的俄罗斯也是一样,不管是主观冲动,还是客观能力,都无力入侵欧洲,反而被北约的坦克顶到了下巴颏上。美国一同鼓噪俄罗斯威胁也是为了把欧洲吓到美国的怀抱里,并继续接受美国对欧洲事务的主导。由于俄罗斯不像穷兵黩武的苏联,已经是受伤的熊,刺激也刺激不出太大的动静,美国的打压还是“低成本”的。

这才是为什么欧美又怼上俄罗斯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