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肯外传:奉行“战争补充外交”,对华态度生变(下)

前文说到,当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看起来一脸忠厚勤勉,但实际上却是个披着老实人外表的纽约公子哥,准确说来,他这番外表其实隐藏了犹太人在实现美国梦时的“以退为进”,用一种值得信任和谦卑的姿态,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最终成长为了美国的“外交一哥”,

布林肯外传:奉行“战争补充外交”,对华态度生变(下)

那么布林肯真正成人之后,是怎么比祖辈更“再上一层楼”的?那还得从他大学开始说起。

1980年,在巴黎读完高中的布林肯,“毫无悬念”地考入了哈佛大学,本科学的是社会学专业,此时他就表现出了热衷政治的倾向,被誉为有名的“政论作家”,但是在豪门长大的他,似乎并不接地气,表现出来了种种优越感,认为:“比好战,美国根本算不上”。

布林肯在哈佛的时候,已经积极投身政治

虽然如此,他并不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在大一的时候,布林肯就加入了哈佛大学本科生自办的报刊《哈佛深红》,负责相关刊目的采编,也发表了好些时事政治文章。

哈佛深红是指哈佛的标志性颜色是深红色,正如清华大学的标志性颜色是紫色一样。《哈佛深红》虽然略显稚嫩,但却盛产政治大佬,比如美国的前总统,肯尼迪和小罗斯福在哈佛读书的时候,都是该杂志的“打工仔”。

哈佛大学的深红色标志

布林肯在这份报刊里发表过一篇文章,精准命中了具有社会主义色彩的密特朗在法国总统大选中获胜,那是1981年,谁都惊讶于布林肯成熟的政治思考,但当时却很少人知道他继父皮萨,就是密特朗的好友。

1984年,哈佛大学毕业后,他进入了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法律,并最终获得了博士学位。美国最顶尖的四大法学院(哈佛、耶鲁、斯坦福、哥伦比亚),布林肯就读了两所,充分发挥出来了犹太人和美国精英阶层的高起点高产出。

在读博期间,布林肯也没闲着,早在1986年,就和他老爹一起,成为了民主党的最大筹款人,而博士毕业后的1993年,皮萨托了关系,正式把布林肯送入了美国政坛。

年仅31岁的布林肯,就直接到了“中央”,成为了当时美国助理国务卿奥克斯曼的特别助理。

皮萨只是政坛引路人啊,修行还得靠个人,此后的布林肯经历里,则大多是自己打拼的心路历程,当然他的两个老爹和一个老妈是否暗中支持,这并不会出现在“正史”里了。

在担当主力国务卿的特别助理1年后,布林肯因为出色的表现(出身),被克林顿相中,成为了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规划办公室主任,兼任克林顿政府外交政策的御用笔杆子,而这一干就是6年,直到2000年克林顿卸任。

如果说特别助理只是领进门,那么他在克林顿政府的6年经历算是在白宫站稳了脚跟,也算是他早期的“基层经验”。

布林肯出色的政论文笔,这一直到拜登就职典礼的演说依然起稿于他。布林肯也因为在白宫如鱼得水,邂逅了他日后的老婆埃文,两人于2002年的时候,晚婚晚育。

布林肯和埃文,在8年的爱情长跑后终于喜结连理

埃文当时是美国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的私人助理,整个人才华出众,青春靓丽,她的职场经验和布林肯很相似,这也使得他们之间不必因为官爵的涉密性,而夫妻之间产生隔阂。

在后来共和党的小布什竞选美国总统的时候,埃文当时是民主党约翰·克里(后来在奥巴马政府当国务卿)的媒体交流副主任。克里败选后,去当了外交委员会主席,埃文也跟着去了,这段经历和后面将提到的布林肯与拜登在外交委员会的一幕,堪称一模一样。

后来布林肯两口子一直在跟着奥巴马和拜登,即便布林肯下海经商,埃文也去“夫唱妇随”,最后的最后,布林肯当着拜登政府的国务卿,而埃文则成为了白宫内阁秘书。

如今的布林肯夫妇,活成了华盛顿的明星政客

总的来说,自克林顿时期起,只要是民主党执政,他都能成为美国政府的高级幕僚。

2001年,小布什入主白宫,虽然他属于共和党,然是架不住布林肯这人光芒万丈,依然予以了重用,让他先是担任了白宫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2002年后,又去当了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参谋长。

在小布什政府,布林肯开始不再默默地耕耘基层,反而是开始主导重要的对外政策,比如“9·11”后知名的阿富汗战争,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布林肯协助拜登在开战问题上支持了小布什),以及后来的伊核问题,布林肯都是决策人之一,只不过功劳被总统抢走了,自己自始至终都是个“打工人”。

需要注意的是,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时候,布林肯正式与拜登结缘,当时拜登是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的主席,觉得布林肯这小伙子踏实肯干,谦卑有礼,成长为了一个他继父皮萨认为应该有的样子,所以与拜登开始了一段近20年的忘年交。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拜登和布林肯,旁边还站着时任国务卿的克里

到2007年的时候,作为民主党元老的拜登,决定第二次参选美国总统,布林肯毕竟是民主党的忠实拥趸,毅然决然地加入了拜登麾下,开始积极运作和筹备。

但是没多久,拜登就发现民主党内的奥巴马和希拉里才是焦点人物,自知胜算不大的他主动宣布退选,选择成为奥巴马的副手,最终成为了白宫的副总统。

布林肯也跟着拜登,第三次给白宫打工,成为了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但就像当初克林顿发现这人才一样,奥巴马也发现了他,于是向拜登“借才”,拜登有点不舍得,表示“毫不夸张的说,布林肯是一个超级巨星”。最后一阵纠结,出现了布林肯“侍二主”的奇观,不仅是拜登的安全顾问,也是奥巴马的“总统副助理”。

不得不说,白宫的政治幕僚设定,还真是具有很大的弹性空间。而这三人的共事经历,一直持续到奥巴马的第一个任期结束。

探头探脑的布林肯,当时并未引起大家的关注

2011年,美军猎杀本拉登的行动,一张军情作战室的照片十分出名,大家关注点在奥巴马贵为总统依然蜷缩在一角,而如今仔细看,在背后探头探脑的布林肯,也赫然入镜,当时他已经是奥巴马政府的白宫核心团队成员,也是猎杀本拉登的幕后操盘手之一。

为了考验(培养)布林肯,奥巴马还交给了他第二个任务:伊拉克撤军。

小布什2003年发动的伊拉克战争,虽然得到了拜登和布林肯的暗中支持,但拿着“洗衣粉”,实在是师出无名,数年征战依然深陷泥潭,美国国内对此怨声载道。

服从上级命令,本就是布林肯最擅长的,但是面对伊拉克问题,依然感到棘手,一方面怎么从战争中攫取国家利益,另一方面撤军后伊拉克的安全局势怎么应对?

为此,布林肯再次展现出了他的专业水平,最终定稿的方案是,采用“绵里藏针”的方式,在伊拉克旁边的科威特部署美军威慑和控制伊拉克局势,同时用“巧实力”的做法,来获取伊拉克的石油利益。

布林肯与拜登向奥巴马汇报工作

或许是奥巴马觉得布林肯太优秀,身兼数职依然处理得游刃有余,所以在他的第二个任期,所幸直接“完全调用”,成为了国家安全部负责人。

这个时候的布林肯,似乎找到了当年小布什委以的重任,于是重操旧业,开始直接负责复杂的中东事务,包括前文说到的阿富汗战争,猎杀本拉登,伊拉克战争的收尾,以及后来的搞乱叙利亚,布林肯都“功不可没”。

布林肯在此时,逐渐显露出“凶狠”的一面,尤其是对待叙利亚问题,表现出了强硬的作风,主张美国向叙利亚派兵。

尤其是2013年,叙利亚发生了化学武器杀害事件,这让布林肯回忆起了其继父皮萨在纳粹集中营遭到的暴行,对此难掩怒火。

后来的叙利亚成为了战争第一线,这与布林肯的外交思维不无关系,虽然此前主导了伊拉克撤军,但是好战的基因,一直留存在他的脑海里,从阿富汗到伊拉克再到叙利亚,这才是真实的布林肯。

2014年,布林肯因为“表现优异”,奥巴马再次对他升职,提拔成为了副国务卿,已经距离他7年后的正国务卿很近了。

当时的副国务卿是克里,对华还算友好,积极拉拢组建了《巴黎气候协定》,后来在拜登掌权的时候,克里就干脆被任命为“气候大使”,而当时的副国务卿成长为国务卿,当时的副总统也成长为总统。

布林肯夫妇和克里同框,华盛顿政客关系错综复杂

成为仅次于克里的二号人物后,布林肯再三确认上司的重点关注,得到的答案是:亚太。此前布林肯的研究重点大多在欧洲和中东,而亚太是他的短板,但被委以重任,也是奥巴马要刻意培养他的迹象。

于是2015年的2月,布林肯将外交首访定在了东亚,先后访问了韩国、中国和日本。

2月12日,距离中国春节还有一周的时间,克里飞赴北京,探访天津。在天津的时候,他更像一个探寻经济的部长,参观绿色煤电项目,与商界人士举行午餐会,与年轻创业者举行座谈会。

2015年,布林肯访问了一家中美合作的绿色煤电项目

布林肯访华期间,表现得相当亲民,与前中国驻美大使“笑容可掬”,好似一出“老友记”。

布林肯这种对华友好,一方面是基于新官上任的他需要一探亚太究竟,以温和的姿态切入,有利于后期的工作开展,另一方面则是中美关系回暖,2014年奥巴马访华,而次年我们高层又应约访美,所以两国之间当时是有良好的政治基础的。

布林肯从成为副国务卿开始,将关注的重点转向了亚太,这也给他后来的政治倾向,带来了诸多伏笔。

“好景不长”,再到后来,2016年,奥巴马时代结束,希拉里和特朗普PK居然惨败,白宫又重归共和党。而特朗普并不是小布什,所以对奥巴马时期的政客们“赶尽杀绝”,当时的一众民主党高官,纷纷辞职下海经商。布林肯也不例外,充分发挥他犹太人精明的经商天赋,开始了他的割韭菜时代。

2017年,布林肯与那些卸任后忙着出书、演讲、当顾问的凡夫俗子们不同,直接成为了自己当老板的商界大佬。

当时他成立了一家政治战略咨询公司,叫做“WestExec Advisors”,凭借着多年来的从政经验,布林肯及其团队有着丰富的情报基础和分析研判能力,而这种情报与研判,则直接可以知道西方资本如何布局全球,如何简单地打着“信息差”,去国外割韭菜。

WestExec到白宫西翼的路线图,暗示性很强

说到布林肯的团队,包括奥巴马政府的国防部政策副部长弗洛诺伊,她此前卸任后加入波士顿智库,短短4年,这家公司的老板就获利3200万美元,而弗洛诺伊的年薪呢?加上其他几家智库的兼职,也不过45万美元,所以选择打工还是当老板?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布林肯很好地看重了这些前高官的抑郁不得志,于是除了弗洛诺伊外,还拉拢了拜登现任国家情报总监艾薇儿·海恩斯;奥巴马时代的副防长罗伯特·沃克,前白宫发言人普萨基,以及两位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主任阿奎尔、查达等人。

大家出来自己当老板(创始人),待遇自然要高得多,而一旦有了“原动力”,WestExec上上下下就非常卖力,加上他们本就由横跨外交、国防、情报三界的大佬组成,所以口号一下就震慑住了西方资本们:“把战情室搬进董事会”!

至于WestExec有多成功,大家不得而知,只知道意图杀入国防领域的谷歌,也拜倒在她“石榴裙下”,而后来布林肯被拜登拉过来当国务卿的时候,不得不剥离其公司的股份,大概就有600万美元。

短短4年时间啊,600万美元,这比白宫的不到20万的年薪,不知高出了多少倍,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布林肯这老哥根本就是不差钱的主,政治声誉,对他而言,或许更重要。

话说这股份也不过是冰山一角(另外他还有一个叫做“松岛资本”的参股公司,不可深扒,内幕惊人),所以布林肯在割韭菜的这几年,到底攫取了多少利益,不得而知,因为美国法律规定,这类咨询公司的客户只要提出了保密协定,就无须对外披露详情。

就这样,布林肯到底有多少利益输出,至今不得而知,甚至还成为了道德的楷模,不过这也十分符合美国政客的作风,所以大家倒也见怪不怪。

本以为特朗普会继续其第二个任期,布林肯也打算实打实地多捞几年金,但2020年8月18日,在得知其忘年交拜登获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后,布林肯立马抛下了生意,飞奔华盛顿,面对拜登大喊了一句:我来晚了!

见此情景,拜登老泪纵横,此时的他已经失去了大儿子,而布林肯这个成长经历与他大儿子颇为相似的年轻人,让他神行恍惚,于是不断念叨: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此后,布林肯成为了拜登竞选团队的高级外交政策顾问,虽然来得有点晚,但是短短3个月时间,就收获了回报,拜登“意外地”击败特朗普,而布林肯此后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拜登政府的国务卿。

接下来的事,大家都耳熟能详,不必赘述了。

如今的布林肯,已经是国际外交小能手

但我们反观布林肯的政治生涯,我们不难发现,他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纽约公子哥,一直以来奉行的是精英政策,对美国本身难以接地气,对外尤其是欧洲、中东以及后来的亚太,才是他发挥的重点。

这使得他的政治思维始终维持在华盛顿政客们设定好的“圈套”当中,看似老练精明,但缺乏创新性,在外交政策里,“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守”,得以维持其政绩的,或许不是布林肯其人本身,而是美国这一套奉之为圭臬的霸权主义。

布林肯家族与拜登关系匪浅

布林肯还深受其继父皮萨的传奇经历影响,也受到来自其生父的布林肯家族“赴美发家史”的影响,他自觉对外战争的必要性,又认可美国内部上涌通道的正确性。

所以,布林肯的核心观点是一种对外的干涉主义,内心还是好战的,就如前面提到的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他都是支持的,后面的直接干预叙利亚内战,虽然被奥巴马放弃了,但布林肯表示,“武力可以成为有效外交的必要辅助。在叙利亚,我们想少做点事来避免另一个伊拉克,但我们犯了另一个的错误,那就是做得太少”。

这让奥巴马也感到尴尬,毕竟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犹豫不决,导致了ISIS的崛起。

但布林肯也不是头铁的一个人,在对待俄罗斯侵入克里米亚事件里,布林肯虽然“介入很深”,但也没有武力干预,而当时被西方抛弃了的乌克兰,又一次在2021年反复上演。

此外,对待伊朗问题,布林肯也积极促进了 “伊核协定”,这时候大家对他评价为“中间派”、“平衡者”。

所以布林肯对弱者奉行干涉主义,对强权又强调合作精神,但这些内在想法,也要基于其身处的职位以及上司的行事风格。

早在2015年,布林肯以副国务卿的身份访华,收获了满满赞誉,但是下海捞金几年,尤其是如今重操旧业转正成为国务卿后,则对华的态度陡然生变,变得尖锐而且对抗。

布林肯对华试图用高压胁迫来获取成功

布林肯是机会主义者,在潜心观察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后,已经意识到如何才能更好地讨得上司欢心,做一个标准的“华盛顿政客”。再加上他内心推崇“以威慑力补充外交”,这种过去几十年在东欧和中东的“成功”,如今“拿来主义”对待中俄,不过是白宫内部心照不宣的一种默契。

布林肯不愠不火的外表,是精明的犹太人在“扮猪吃老虎”,他的出身,他的圈子,他的经验,始终未能跳出既定的美式外交,虽然难有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倒也十分符合当下的人设。

或许这样的一条路,才有望满足他的野心:争当美国第一位犹太总统。

有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