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国家已向中国求助,情况危急

“尼泊尔正在变成一个迷你印度。”日前,有尼泊尔医生发出了这样的警告。

在世界目光聚焦印度新冠疫情之际,毗邻印度的尼泊尔疫情也在急剧恶化。进入4月,尼泊尔日新增病例数呈现持续上升态势。5月2日至4日,尼泊尔每日报告的新增病例已连续三天突破7000例,连创纪录。

在这个人口不到3000万的国家,其累计新冠确诊病例数已超过34.3万例,死亡病例达到3362例。严峻形势下,尼泊尔国内已出现病床、氧气等医疗物资短缺的状况。

本周一(3日),尼泊尔总理奥利(K.P.Sharma Oli)请求“邻国、友好国家和国际组织”予以帮助,尼泊尔官员已就疫苗与中俄等国展开磋商。

“尼泊尔正变成一个迷你印度”

据《纽约时报》及《卫报》报道,尼泊尔疫情曾在今年2月至3月趋缓,日新增病例数保持在50例至100例之间。然而随着印度第二波疫情大暴发,尼泊尔疫情也陷入持续恶化,平均每天报告的新增病例数超过4000例。

根据尼泊尔卫生部门5月4日下午公布的统计数据,过去24小时尼泊尔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7660例,新增死亡病例55例,两项数据均再次刷新该国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纪录。

图片

尼泊尔(绿)及印度(紫)每百万人单日报告的新增确诊病例数走势颇为相似 图源:Our World in Date网站

目前,尼泊尔疫情集中在首都加德满都以及与印度接壤的蓝毗尼省。在这些地区,尼泊尔医院正处在超负荷工作状态。位于蓝毗尼省的边境城市尼泊尔根杰是本次疫情重灾区,当地医院的病床上挤满了病人,而氧气供应正在耗尽。

“现在医院床位都满了,这只是另一波(疫情)浪潮的开始。”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传染病医院医生谢尔·巴哈杜尔·潘(Sher Bahadur Pun)说。

尼泊尔卫生部在4月30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持续恶化的疫情已经超过该国卫生系统的应对能力,尼泊尔医院已经没有足够的床位,形势难以控制。”《纽约时报》形容,这似乎表明尼泊尔已经“举起双手认输了”(it threw up its hands)。

为遏制持续蔓延的疫情,在尼泊尔全国77个县中,已有25个县实施了全部或部分封锁。4月26日晚,尼泊尔加德满都地区行政办公室发表公告,宣布4月29日6时至5月5日24时,加德满都谷地采取严格的封锁措施,随后这一措施又延长至12日午夜。4月30日晚,尼泊尔新冠疫情危机管理中心建议内阁暂停国际、国内商业客运航班运行,同时关闭22个与印度之间的边境口岸。

在一些尼泊尔医学专家看来,尼泊尔本轮疫情暴发与印度“脱不了干系”。尼泊尔流行病学和疾病控制中心主任鲍德尔(Krishna Prasad Poudel)认为,从印度归国人员是尼新冠病例激增的部分原因。卫生部门已经在尼泊尔患者身上发现了来自英国和印度的几种变异病毒。在鲍德尔看来,开放的市场、拥挤的公共场所以及人们在聚会时忽视防疫举措,都是导致新一波疫情的因素。

图片

在尼首都加德满都,工作人员正火化新冠死者遗体 图源:《南华早报》视频截图

“局势已经失去控制,我们正处于无助的境地。”尼泊尔与印度接壤的班克地区医生拉詹·潘迪(Rajan Pandey)表示,尼泊尔正在变成一个“迷你印度”。潘迪警告说,尼泊尔现在正面临着与印度类似的“灾难性(疫情)浪潮”。在过去两周内,潘迪所在的医院已有80名工作人员感染上了新冠病毒,这进一步加剧了院方人手不足的困境。

另据尼泊尔英文报纸《尼泊尔时报》(Nepali Times)3日报道,受严重疫情影响,尼泊尔政府当天已推迟了原定于今年6月进行的第12次全国人口普查工作,尼泊尔国家统计局委员会正在开会讨论最近的事态发展。

“目前事态有些混乱。”尼泊尔中央统计局(CBS)官员乔拉盖斯(Tirtha Raj Chulagain)3日说,“我们正在关注每天的阳性率,并会据此作出预测。现在没有必要冒不必要的风险。”而在上个月,乔拉盖斯在接受尼媒采访时还曾表示,由于尼泊尔新增病例不多,他对人口普查如期展开秉持乐观态度。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尼泊尔在内,印度疯狂发酵的疫情已经让印度周边多国忧心忡忡。

印度东部邻国孟加拉国自3月开始也出现病例增加的现象,在4月初达到峰值,不过自那以后病例增长开始趋缓。尽管如此,为防范印度疫情流入,自当地时间4月25日起,孟加拉国宣布暂时关闭与印度的边境14天。

印度疫情暴发同样影响到了北部邻国巴基斯坦。该国病例在3月初开始缓慢上升,伴随着印度疫情“爆炸”,巴新增病例在当月底开始加速上升。4月28日,巴基斯坦报告了201例单日新增死亡病例数,为该国历史最高值。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9日报道,印度疫情还引发了伊朗的担忧。伊朗总统鲁哈尼在24日的一次讲话中警告说,倘若印度的新冠病毒流入伊朗,伊朗“将面临重大问题”。

“我们正联系中俄等国提供疫苗”

“我们生活在一个相互联结的世界里,在这样的疫情大流行中,谁也无法独善其身。”严峻疫情下,尼泊尔总理奥利3日发表电视讲话,“我想请求我们的邻国、友好国家和国际组织帮助我们,为我们提供疫苗、检测设备、供氧设备以及重症医疗药物和用具,支持我们应对这场疫情。”奥利说,尼方有关官员正在与中国、俄罗斯等疫苗生产商联系,以便为尼泊尔紧急供应疫苗。

图片

《加德满都邮报》3日报道:尼泊尔正与中俄美商讨疫苗事宜

据尼泊尔最大英文报纸之一的《加德满都邮报》(The Kathmandu Post)报道,早在今年1月27日尼泊尔就启动了新冠疫苗的接种工作,不过那时的情况远好于现在,不仅新冠确诊病例数已经下降,住院人数也很少,这个国家看似已经回到了正常状态。“更何况世界疫苗发动机(印度)就在尼泊尔旁边。”报道说。

在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当时总理奥利还乐观地宣布,尼泊尔每个人都能在3个月内接种疫苗。

然而,随着印度国内疫苗吃紧,印度突然以国内需求不断增长为由,限制本国生产的阿斯利康疫苗出口。印度这个曾被尼泊尔寄予疫苗供应厚望的国家,自己都被迫向其他国家求救。

到目前为止,尼泊尔仅仅为近200万人接种了新冠疫苗。路透社援引尼泊尔卫生部官员称,其中急需至少16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以满足第二剂注射的需求。“如果他们不能及时打上第二剂疫苗,麻烦就大了。”

报道批评称,在过去疫情趋缓的三个月里,尼政府对印度疫苗充满信心,没有好好把握时机去实施疫苗多样化采购工作,导致如今出现疫苗短缺的窘境。现在政府又表示正在通过多个外交和官方渠道,从中国、俄罗斯甚至是美国购买疫苗。

图片尼泊尔民众接种中国国药疫苗 图源:澎湃影像

在疫苗供应上,中国及时向尼泊尔伸出了援手。3月29日上午,中国政府援助尼泊尔政府的80万剂中国国药集团新冠疫苗运抵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4月7日,尼泊尔政府正式启动了中国疫苗接种工作。尼卫生局局长辛格(Dr.Dipendra Raman Singh)表示,在尼泊尔出现第二波疫情反弹的关键时刻,中国疫苗的到来无疑是雪中送炭,尼泊尔对此深表感谢。

截至目前,尼泊尔已有约30万人接种了中国国药集团的新冠疫苗。

“许多尼泊尔人现在想知道他们是否能接种到疫苗,”加德满都环卫工人尼帕利(Ram Kumar Nepali)说,他担心自己永远不会有机会接种到疫苗,“即便在这场可怕的疫情中,我们也必须在首都收拾垃圾,这是有风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