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暴力反映长期心态!日媒:日本绝非一个“没有种族主义的乌托邦”

《日本时报》5月24日文章,原题:在线骚扰是日本“后”种族主义的一部分  日本应该为八村垒自豪。这名23岁的富山县人是日本人与贝宁人的后裔,也是第二个被NBA选中的出生于日本的篮球运动员。他现在在华盛顿奇才队出任大前锋。他的弟弟八村阿莲也是篮球运动员。但本月早些时候,这名东海大学的学生因为其他事上了新闻。社交平台“照片墙”上的一个帖子称八村阿莲和他的哥哥“出生错误”“应该去死”。阿莲在推特上表示:“有人说,日本不存在种族歧视。我希望公众能关注此事。”他的哥哥暗示,自己也受到过类似攻击,称“像这样的信息几乎天天都有”。

认为言语攻击不严重

日本社交媒体的情况证明,日本并非一个没有种族主义的乌托邦。日本是一个“后”种族主义社会,博客、社交媒体和网站评论区充斥着数以千计的帖子,对只占日本人口一小部分的黑人、混血和其他非日本少数族裔进行种族主义攻击。

社交媒体为崛起的黑人和日本人混血儿提供了一个未经过滤的空间,来分享自己遭遇的种族主义经历。当然,网络也是那些沦为种族主义攻击目标的人揭露和批判它的平台。日本主流媒体一直不愿意这样做,因为担心“网络右翼”的反对声浪。本地媒体往往将这种行为归因于日本大肆吹嘘却基本上虚幻的单一民族国家以及所谓岛国心态所带来的天真。

我是美国人。但我想说的是,美国——它的种族灭绝、奴隶制、强制隔离以及长年累月的种族暴力和虐待历史——已经使日本(和其他地方)的许多人觉得,“真正的种族主义”主要是指身体暴力,比如私刑、暴力攻击和警察杀人等。达不到这种标准的都会被轻易地归为简单的霸凌、无知或少数族裔的过度敏感。美国(以及整个西方)种族主义的暴力历史及其在现代的遗留问题使一些日本人相信,言语攻击不是一个太严重的问题,受害者应该忽视,或默默承受。这是一个只有未曾经历过种族化欺凌创伤的人才会接受的观念。

自我中心根深蒂固

你不必看日本以外的地方,就能知道言语可以造成致命后果。1923年关东大地震后,关于朝鲜人在水井中投毒的谣言导致6000多名朝鲜人被杀。另外,《每日新闻》报道称,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类似的网络谣言称,朝鲜人和黑人“往井里投毒”。就在今年2月,《朝日新闻》发推称,“‘黑命贵’运动向水井投毒”。作者后来声称是在开玩笑。但是,请原谅,我笑不出来。

八村兄弟的帖子再次提醒我们,日本的网络空间充斥着针对黑人和日本非洲裔的仇恨言论。2015年,在(有黑人血统的)日本环球小姐宫本亚丽安娜受到攻击后,我开始追踪几个互联网论坛上的反黑人帖子。通常这些帖子不仅质疑宫本的“日本性”,也质疑她和一般黑人的人性。这不仅仅是一个种族中心主义的问题,也反映了一种根深蒂固的心态,即无情地将“他人”非人化,认为其本质上是低劣的、不完全是人的存在,必须被羞辱、消灭或灭绝。

虽然这些帖子并不代表广大日本人的态度,但它们确实提出这样的问题:在一个号称重视和谐、礼貌和好客的社会里,它们是如何以及为什么存在的,不仅拒绝承认自己种族主义的过去和现在,而且允许其大肆发展,并确保持续存在下去。

称小威“荣誉朝鲜人”

日本的反黑人种族主义还有另一个维度,受到的关注更少。在关于日本反黑人种族主义的讨论中,人们往往忽略了它与反朝鲜种族主义的“交叉”,后者正在成为日本社交媒体领域的一个鲜明特征。

事实上,甚至日本政府自己的政府监督系统(GMS)也屈服于它的魔力。该系统于1962年启动,让公民通过邮件对政府政策发表意见。但到2012年,它变成了一个充斥反外国,特别是反朝鲜帖子的论坛。在公众的强烈抗议下,该系统于2017年被关闭。

为什么这些帖子在2012年至2017年间能够在网上存在?尽管有诽谤性、歧视性和暴力性的语言,但该系统的管理人员显然不认为这些评论属于仇恨言论。重要的是,种族主义的帖子几乎不可避免地包含贬低上述两个群体的情绪。发帖者以对待朝鲜人抱怨的那种居高临下态度,反驳黑人和日本非洲裔对遭到歧视的抱怨。一些网民反驳美国网球运动员小威廉姆斯与日本选手大坂直美比赛中对裁判不公的投诉,将其归咎于对黑人过于敏感的刻板印象,认为他们拥有与朝鲜人相同的受迫害情结。有一条帖子甚至将小威贴上“荣誉朝鲜人”的标签。

日本不存在种族主义的神话根深蒂固,但愿八村兄弟的帖子能敲响警钟。令人振奋的是,越来越多的日本网民在日本种族主义问题上大声疾呼。然而,通常得到的回应是冷漠、否认或愤怒。许多日本人不愿意接受日本存在种族主义的现实,但只有承认,才能更有效地打击种族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