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克勤为日本卖命被捕,其子鸣冤要求放人,外交部:坚决打击间谍

去年3月,时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耿爽向媒体证实,中国公民、原日本原北海道教育大学教授袁克勤,因涉嫌间谍犯罪被中国国家安全部门依法逮捕审查,目前案件正在办理过程中。不过在袁克勤被捕之后,其子袁成骥一直勾结境外势力试图向中方施压,要求中国国安部门释放袁克勤。

日前,袁成骥更是就此事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其在会上扬言,希望袁克勤能早日洗清冤屈获得自由,否则将影响中日交流。针对袁成骥的“要求”,在5月26日中国外交部举行的新闻记者会上,中方发言人赵立坚予以了回应。

袁克勤为日本卖命被捕,其子鸣冤要求放人,外交部:坚决打击间谍

赵立坚表示,袁克勤是中国公民,但是一直在从事向日方提供对华间谍情报的活动,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重大威胁,中国国安部门根据《反间谍法》,对其实施逮捕并依法进行审查,完全符合中国的法律法规。在办案过程中,袁克勤本人也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可以说,此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中国检察机关审查之后已经提起公诉,移送法院进行进一步的审理。中国是法治国家,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均会受到中国法律的制裁,中方将坚决依法打击。试图为袁克勤鸣冤,并借此案抹黑中国形象、干涉中国司法的做法,注定是徒劳的。

袁克勤为日本卖命被捕,其子鸣冤要求放人,外交部:坚决打击间谍

袁克勤

近年来,已有多位日本公民或者被日本情报部门收买的中国公民,因涉嫌间谍行为触犯中国法律,被中国国安部门逮捕。例如2016年,一名所谓的著名中日友好人士,因涉嫌间谍罪被捕;2017年9月,日本公民樋口健因涉嫌从事对华间谍情报活动被中国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据日本媒体统计,自2014年11月中国《反间谍法》公布实施以来,已经有十多位日本公民因涉嫌在华从事间谍活动被拘留。赵立坚表示,日方此举为正常的中日交流蒙上了一层阴影。中方鼓励中日两国人员开展正常的交流,但是对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违法犯罪活动,也将重拳出击。

袁克勤为日本卖命被捕,其子鸣冤要求放人,外交部:坚决打击间谍

说起日方在华开展间谍活动,可以追溯至清朝末期,当时日本就向中国东北派遣了大量的间谍人员。二战时期,日本在华间谍人员数量达到了一个高峰,并且在中国建立了完善的情报网络,中国民众熟知的战犯土肥原贤二,便是当时日本在华间谍人员的总指挥。

二战结束之后,日本情报人员和美国情报人员长期潜伏在中国境内,从事破坏活动。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之后,日方对华间谍活动频率有所降低,但是从来没有中断过。进入新世纪,中日关系起起伏伏,尤其是随着中国逐渐崛起,日本对华起了戒心,相关的间谍活动再次多了起来。

袁克勤为日本卖命被捕,其子鸣冤要求放人,外交部:坚决打击间谍

目前日本主要有三个部门向中国派出间谍,分别是外务省、使馆武官和文部省。据悉,为了更方便地在中国收集情报,日本外务省培养了多名中国问题专家,而日本文部省每年会向中国派出多名人员,在上海和沈阳等大中城市,收集各方面的情报信息。

除日本官方派遣的间谍人员之外,日本民间也有情报组织,会派遣情报人员来华从事情报工作,他们主要是一些商业间谍,刺探企业经营以及科技方面的情报。例如仅日本伊藤忠商社就有150多名负责中国事务的人员,他们分布在中国多个城市的办事处,通过商业活动,收集情报。

袁克勤为日本卖命被捕,其子鸣冤要求放人,外交部:坚决打击间谍

日本间谍收集情报的手段也是多种多样,他们会扮演不同的角色,或者借助某些职务之便,进行谍报活动。据统计,外交人员和记者是日本间谍最为常用的伪装身份,因为这两类职业的特殊性,可以出入一些比较敏感的场合,行动受到的限制也比较少。

尤其是外交人员,本身工作内容就涉及到中日关系,可以接触到各界人物,获取情报的难度比较小。除了外交人员和记者之外,还有商人和科考人员,这也是日本间谍最为常用的伪装身份。此前日本公民佐藤正光以考古研究的名义,在中国江西省境内进行测绘窃密活动。

袁克勤为日本卖命被捕,其子鸣冤要求放人,外交部:坚决打击间谍

眼下夹在中美关系之间的中日关系,也十分紧张。为了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日方在华间谍活动只会有增无减。之前日本外务省国际情报局和公安调查厅等部门,组建了联合间谍机关,扩充情报人员数量,其目的不言而喻。相应地,中方也要提高警惕,加大反间谍执法力度,维护国家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