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锋:“绝不能输给中国”是一种危险逻辑

新冠疫情的全球暴发,凸显生物病毒等全球性议题对人类安宁正在以及将要构成的重大挑战。气候问题专家警告国际社会,如果全世界不能下决心节能减排、实质性地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温室气体”效应带来的全球气候灾变,很可能大大超过新冠疫情对人类公共健康与经济稳定带来的打击。正因为如此,2020年世界各主要国家纷纷推出碳达峰和碳中和的时间表。中美两国作为全球两大碳排放国,气变合作本应成为两国加强合作重要的黏合剂,但拜登政府迄今的政策表态却令人不安。

拜登19日视察美国福特汽车工厂,亲自试驾了福特正在生产的新型电动汽车“光影150”。这本来是拜登政府上台后力推“绿色经济”转型的重要内容。但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拜登在讲话中说,中国生产了全球电动汽车80%的电池,在电动汽车、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竞赛中,美国“绝不能输给中国”。

21世纪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是一个分工合作、各主要经济体不可分离的整体。美国是世界电动汽车技术创新和工业生产的发源地,特斯拉对中国的投资也是其海外投资最早、最成功的项目。当前,中国国内电动车制造也在蓬勃兴起,成为推动全球电动汽车行业振兴的重要动力。电动车设计、制造以及技术提升,将给全球汽车行业带来巨大转型效应。中美加强电动车领域的合作,本来恰逢其时。既可以成为中美气变合作的具体内容,也可以成为两国合作拉动和加速全球电动车研发、制造与销售进程的重要环节。近30年来,中美在汽车行业的合作一直是推进两国经济与市场相互融合进程的重要动力。截止到2019年,美国通用汽车在华投资与合资生产的汽车产量,甚至超过了美国本土。

然而,拜登在视察福特工厂时,口口声声强调美国不能“被中国打败”。这样的逻辑如果放到未来整个新能源和绿色经济产业,是否也是白宫宣扬美国不能“被中国打败”的目标?这事实上不是美国新总统的“豪气”,而是意味着今后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的定位和分配上,美国不仅要以“打败中国”为目标,更要以新能源、绿色新经济与中国“脱钩”为导向。这无疑违背了全球化规则,肢解了各国之间客观上不应分离、也不能分离的供应链原则,将给包括电动车技术和销售在内,本来应该着眼于市场竞争导向的资源组合,带来新的分裂风险。

近来在气变问题上美国对中国的“政治化”攻击也在屡屡上演。5月上旬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克里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美国将大力推动可再生能源技术和开发,以便降低化石燃料在电力供应中的占比。他提议美国政府应该调查,并对中国向美国出口光伏设备以“强制劳动”为由进行制裁。

克里4月13日到访上海,中美双方就应对气候危机发表了联合声明。但至今为止,拜登政府在气变问题上不仅继续刁难和打压中国,还试图在未来的全球“绿色经济”大潮中“去中国化”。拜登22日在与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会晤中,特别强调美韩要在芯片、电动汽车电池、太空技术等一系列高新科技和产业领域加强合作。在涉华议题上,他话锋一转,强调不能输给中国、需要战胜中国。克里的讲话,是要在两国原本合作前景广阔的可再生能源市场中,人为制造人权难题。而美国自己则与盟友、安全伙伴加速高科技产业合作与再布局。

这说明什么?说明拜登政府针对中国的“再全球化”至少同特朗普政府一样恶劣。特朗普政府疯狂发动对华贸易战,倚仗美国的霸凌行动与单边主义打压中国,破坏自由、开放、公平的国际贸易规则。而拜登政府则要利用人权、安全借口,在对未来全球产业发展具有核心意义的5G、芯片、电动汽车、可再生能源技术和产品等方面继续实施对华“脱钩”战略,以便保障拜登上台后力推的产业政策、绿色经济政策在美国重新崛起,并保障其在全球制造业布局中的优势地位。

拜登政府上台4个多月,其中国政策的最大症结在于不但走不出“特朗普阴影”,甚至还在高科技、产业链和供应链等问题上给“特朗普遗产”加码。面对美国国内的政治和社会分裂,拜登执政思路的中心环节,是强调美国外交要为美国中产阶级服务。除了通过推出“基础设施改造法案”来提升就业机会,还通过所谓不能“被中国追上”来推进高新科技制造业的国内投资。正在美国国会讨论中的“科技全面竞争法案”提出要投资1000亿美元拓展美国的芯片制造,并在4至5年之后让美国的高端芯片制造能力超过三星,占据世界24%的比重。问题是,拜登政府力推的产业复兴政策必须以“去中国化”为手段和目的吗?“去中国化”一定要靠制造谎言来实现吗?美国历来强调自己是“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的守护者,但从特朗普到拜登,霸权地位一再让美国利欲熏心,一再打压、妖魔化中国。

无论是气变问题、还是其他产业与技术领域问题,我们必须对美国大声疾呼:让我们公平、有规则地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