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发四十年来最严重鼠害,澳大利亚或损失数亿美元

一只老鼠,长到六周大,就可以开始繁殖下一代了。而雌性老鼠每三周就可以产仔一次。

当下澳大利亚的农作物正进入收割季节,然而在新南威尔士州等地区,当地的老鼠数量正在指数级增长。社交媒体上,可以看到大量老鼠在当地农场甚至商店中乱窜的视频。据外媒报道,由于在向悉尼运送食物的卡车中发现了大量老鼠,有分析认为老鼠即将“入侵”悉尼。

新南威尔士州农业组织NSW Farmers的行业报告显示,小麦、大麦和低芥酸菜籽等谷物类的损失,以及在动物饲料方面的损失,对澳大利亚的农场经营产生了巨大财务影响。NSW Farmers对农场的调查发现,三分之一的农场估计损失在5万至15万澳元(约25万-75万元)之间。该组织在四月份警告称,如不采取紧急行动,损失可能高达数亿美元。

一位对澳大利亚农业熟知的业内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鼠害对农业的影响在于,农业作物被破坏,同时鼠类等啮齿类增多,也会为鼠疫等传染病带来爆发性流行的可能。

爆发四十年来最严重鼠害,澳大利亚或损失数亿美元

极端天气引发四十年来最严重鼠害

极端天气在澳大利亚已经连续两年反复。此前,澳大利亚在遭遇大火之后又遇到洪涝灾害,而大火和疯狂的降雨都成为了此次鼠害的催化剂,从而影响澳大利亚总价值510亿澳元左右的农业。此次鼠害被外媒定义为“四十年一次的最严重鼠害”。

回到2020年,大量降雨曾经令新南威尔士州的农场主们雀跃:降雨带来了丰收,但也带来了激增的老鼠。

根据澳大利亚方面的记载,2020年的降雨几乎是前两年的总和,为丰收创造了沃土。

“(我们)经历了非常糟糕的干旱年,也经历了2020这一美好的年份。” 新南威尔士州卡诺温德拉(Canowindra)的农民佩顿(Michael Payten)表示,“去年我们过得非常好,谷物很多。我们在棚子里放了很多干草,这些都成为了老鼠的大型旅馆。”据佩顿目测,他的干草棚里现在有成千上万只老鼠在乱窜。

根据澳大利亚国家科学机构CSIRO的定义,每公顷800-1000只老鼠的情况,就可以被称为“鼠害”。澳大利亚在鼠害方面的最权威专家、CSIRO研究员亨利(Steve Henry)说,试图算出困扰澳大利亚东部的老鼠数量这件事本身,“就像试图计算天空中的星星”,对于老鼠而言,这基本上就是“一场流动的盛宴”。

根据CSIRO数据,每季每对老鼠可以生育500个后代,其中雌性老鼠每三周产一次新的幼仔。而这些幼仔都需要食物。

佩顿打算在冬天用来喂绵羊的干草堆,因鼠害遭到严重破坏。“这些干草堆基本上已经不能用了。”他说。

前述对澳大利亚农业熟知的业内资深人士表示,本来澳大利亚的绿化面积比例就不高,此前的大火还严重破坏了澳大利亚的生态。

他解释道,一场大火后,食物链遭到彻底破坏,尤其是鸟类和陆上活动的捕食者,而鼠类等啮齿类动物大多躲到地下得以生存。而大火过后,天敌变少,野植食物资源也被破坏,导致鼠类等啮齿类动物群体不受控制,同时又都向人类农业活动区聚集以寻求充足食物,所以才有了鼠类成灾的现象。

用剧毒化学品来灭鼠?

NSW Farmers谷物委员会主席麦登(Matthew Madden)表示,由于危机没有缓和迹象,一些农民正在避免种植冬季作物,因为担心会损害新鲜播种的种子和成熟的谷物。

麦登说,今年早些时候收获的一些高粱作物已经遭受了严重破坏,某些领域的损失率从20%到100%不等。而去年储存的谷物,如果不食用的话,也会受到老鼠粪便的污染,轻者会给农民带来额外清洁费用,重者,即便到了港口,有关方面也会拒绝发货。

他解释说,农场遭受的损失不仅仅是财务上的,鼠害对于机械、储存容器、房屋和人员健康都构成损害。

最近,因为被老鼠咬住了一根带电的电线,麦登自己的一辆拖拉机也报废了。他补充说,失去的机会成本很难量化,可能直到收割期大家才能看清楚。

澳大利亚即将进入冬季,而通常在进入寒冷期时,老鼠等啮齿类动物的数量会相应下降,但今年这一趋势却逆转了。与此同时,伴随冬天临近,饥饿的啮齿动物开始在人们的房屋内寻找庇护所。

目前,新南威尔士州政府正在考虑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并在不久之前宣布已经获得了5000升“世界上最强的杀鼠化学物质之一”——抗凝血毒饵溴敌隆(bromadiolone),打算用这种通常被禁止使用的毒药来对付老鼠。

目前澳大利亚农药和兽药管理局尚未批准使用这种剧毒化学品来解决鼠害,但新南威尔士州已在加紧准备申请许可。

不是所有人都赞同使用这种方式来对付鼠害。澳大利亚查尔斯特大学生态学家沃森(Maggie Watson)说,这种毒药“太危险了”,会渗入土壤并在昆虫体内进行生物积累,甚至进入食物链。她警告称,农民可能不知不觉中给他们试图种植的食物“下毒”。

她说,猫头鹰等鸟类在吃了毒鼠后都有死亡的危险,“这样做有可能彻底降低飞鸟数量,且需要15到20年时间,这些鸟类才能重新恢复其种群,与此同时,我们在对付下一次鼠害方面也丧失了自然控制权。”

也有澳大利亚学者表示,2018年,澳大利亚政府曾经出台政策,下令大量捕杀野猫,造成200多万野猫死亡,为这次鼠灾埋下隐患。

前述对澳大利亚农业熟知的业内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毒杀是下策,因为会污染生态圈。

他解释说,另一种方法是扩繁天敌,同时在野外引种可作为啮齿类动物食物源的植被,这样可以控制鼠类群体进一步扩大,也可以使聚集的鼠类因为分散的食物源而降低局部活动密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