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民进党防疫的老底给揭了!

民进党当局“疫情指挥中心”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岛内新增266例新冠疫情病例,另有89例“校正回归”病例,然而,民进党当局仍然不愿进行全面普筛,床位、疫苗也纷纷告急。从自封的“防疫模范生”到如今疫情恶化,岛内防疫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环球时报》记者29日采访了台湾防疫协会理事长王任贤,他表示,台湾实际的感染人数“基本上一定会远远高于公布出来的数字”。他认为,大陆早就把民进党当局和广大台湾同胞区分开,“对台湾人民有用的,大陆根本就不会去干扰,不但不干扰,还会大力帮助。”

图片

台湾防疫协会理事长王任贤

医院想做检测需当局批准

台湾到底有多少人感染?这是外界都想知道的问题,而民进党当局却一直不愿直面,而是玩起了“文字游戏”。从5月下旬开始,民进党当局在公布每天的疫情数据时,推出一个新词:校正回归。曾在SARS疫情期间担任台“卫生署”疾病管理局中区传染病防治医疗网指挥官的王任贤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次疫情中,民进党当局把核酸检测牢牢把持在手上,地方数据报上来后,必须要民进党当局确认后才能完成通报,信息发布以后地方才能够依据数据去做一些后续的疫情调查。“但是台湾的核酸检测动作非常慢,出现疫情大暴发的时候,送上去的资料就出现延误,这些被延误的数据在民进党当局核定以后再公布,被民进党当局称为‘校正回归’。”

“台湾实际的感染人数基本上一定会远远高于公布出来的数字。”王任贤说,这还不是因为“校正回归”的原因,而是因为筛查量不足。“比如说台北市、新北市,每天都是四五千件的筛查量,疫情再严重数据也是这样。这是民进党当局刻意掩盖疫情,把核酸检测把持在手上,医院想做核酸检测,还得向台当局申请,好像批指标一样。”

为什么民进党当局迟迟不愿进行普筛,而是牢牢把核酸检测把持在手上?王任贤说,真正原因并不是技术存在难度,“要知道,台湾的快筛试剂很好,还向海外销售,却不能给自己老百姓用。造成这样荒唐的结果,是因为民进党当局前副领导人陈建仁曾称‘假阳性会造成很大负担,造成恐慌’,完全是胡说八道!陈建仁把错误的观念整个灌入到指挥中心的思想里,这就非常可怕。”

病床数量非常紧张

最让人担忧的是,尽管台湾疫情的“盖子”还在被民进党当局捂着,但根据台湾媒体的报道,当前台湾的病床数已经告急。一则耐人寻味的消息是,根据台“中央社”25日的报道,台当局“疫情指挥中心”副指挥陈宗彦要求,全台湾500床以上医院,须在28日前将10%病床数设为专责病房。诡异的是,在台湾各大医院网站上显示的病床数还有很大富余。台湾的病床数到底够不够?王任贤很明确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非常紧张。”

图片

台北联医确诊病患暴增,工会称急诊爆、病床满、病患躺走廊,“医疗崩坏在即”。台湾《联合报》资料图

“民进党当局很排斥建造‘方舱医院’,因为这是大陆用过的方法,所以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即使侵犯到别的病人的权益也在所不惜。”对于为何医院官网上的信息显示空床数“仍有富裕”,王任贤说,民进党当局曾口口声声说隔离人要“一人一房”,现在他们却按照普通病房原样征用,“比如原来四五个人住一间的,他就算成四五个隔离病床,还不管普通病房的病人有没有腾出,医院就把已经被征收的病床都挂在网上。不了解情况的人看到会觉得,病床很充足,这是民进党当局在美化数字。”

“三种疫苗途径”只是“吹牛”

全民普筛迟迟无法实现,病床位又告急,岛内对于新冠疫苗需求的紧迫程度几乎到达顶点。但民进党当局和一些国际舆论却似乎仍“信心满满”。有外媒28日报道称,目前台湾“通过三种管道共取得大约3000万剂疫苗”,分别为COVAX平台配额的476万剂、自行向莫德纳和阿斯利康药厂购得的1505万剂,以及预购本地产疫苗约1000万剂。台“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还宣布,6月预计到货200万剂购自海外的疫苗,再加上7月台湾产疫苗将出货,预估“8月底会有1000万剂疫苗供施打”,陈时中甚至放话“希望到10月能够接种60%人口”。台湾能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上述“三种途径”吗?“不可能!”王任贤对《环球时报》记者感叹道,“因为这些‘途径’都是吹牛吹来的,很可能只是个意向书。”

一方面,海外疫苗“远在天边”,另一方面,大陆方面屡次向台湾同胞表达善意,表示支持大陆相关部门为台胞捐赠新冠疫苗,以解燃眉之急。但民进党当局仍然选择拒绝,反而以“大陆疫苗不安全”“大陆阻碍BNT疫苗售台”等说辞大肆污蔑。王任贤说,民进党当局把得不到疫苗的责任推到大陆身上,“要知道原厂通常都是生产商,不是销售商,怎么可以跟生产商谈销售问题?对台湾人民有用的,大陆根本就不会去干扰,只会大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