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社论:“实验室起源论”是美国弥天大谎

世界社会主义网站5月29日发表社论指出,“实验室阴谋论”是美国资本主义的“弥天大谎”。全文摘编如下:

过去一周,美国纸媒和广播媒体、拜登政府以及美国情报机构发动了一场猛烈的宣传战,目的是让所谓“新冠病毒源自一家实验室”的说法死灰复燃。

这一谎言完全无视压倒性的科学证据和世界卫生组织3月底公布的溯源调查结果。这一谎言也将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谎言之一而被载入史册。这真乃弥天大谎。论其荒谬程度,就连小布什政府利用伪证提出的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说都相形见绌。

新冠病毒系通过生物工程手段而来这一说法若有任何可信度,那么这种疾病及其起源就肯定与其他自然形成的病毒有不一致之处。但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一点。正如世卫组织新冠肺炎溯源报告所表明的,“经对基因组进行分析”,新冠病毒“系蓄意性生物工程”的可能性已被“排除”。

宣传“实验室起源论”受到多种政治条件和社会利益的驱动,主要有两个相关动机。

抗疫不力找替罪羊

第一,美国等很多国家的政府所推行的政策导致民众大规模死亡。“实验室起源论”旨在转移人们的注意力。随着公众开始从这场大流行的巨大冲击中恢复过来,人们将要求得到解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死亡。与此同时,人们还会要求进行追责。

从一开始,各资本主义大国的政府就把应对疫情置于企业的营利意愿、资本主义寡头的贪婪和帝国主义的地缘政治目标之下。所有科学家和流行病学家一致认为有必要采取的措施——包括关停非必要性生产活动并对所有受影响者提供财政援助——遭到断然拒绝,原因是那些措施有可能损害金融市场和富人利益。

由此造成的直接后果是:据官方数据显示,全世界已有300多万人死亡,仅美国就有近60万人死亡。

英国鲍里斯·约翰逊政府的前顾问多米尼克·卡明斯本周作证时明确表示,约翰逊政府推行的是“群体免疫”策略,有多位顾问甚至还主张举办“水痘派对”,以在公众中传播新冠病毒。约翰逊政府当时就估计,这项政策将导致多达80万民众死亡。

在巴西,参议院针对这场大流行开展的调查进一步表明,雅伊尔·博索纳罗政府故意推行一项让新冠病毒不受限地传播的政策,该政府预计死亡人数可能高达140万(目前死亡人数为45万)。

在美国,在突发社会动荡后于2020年3月初步实施了部分限制措施,但此后,特朗普政府带头发起重返工作岗位的运动。虽说这项“杀人性”的政策很显然是特朗普提出的,但它也得到了媒体的支持,而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治下很多州的政府也都实施了这项政策。

煽动民族主义仇恨

第二,污蔑武汉实验室的谎言旨在煽动民族主义仇恨,支持拜登政府的所谓核心战略目标:为在经济和可能在军事领域与中国发生冲突做准备。

自上台以来,拜登政府一直宣称美国当前处于一个“拐点”,它必须为“赢得21世纪”与中国展开斗争。对于美情报部门煽动的涉疆谎言,美国媒体试图让公众产生兴趣——但并不成功。截至目前,这场运动并未实现预期效果。

鉴于此,有必要捏造一个更深入人心,也更危险的谎言,即所谓“中国是这场致命大流行的始作俑者”。

从结构和方式方法上讲,“武汉实验室”阴谋论与出于政治目的宣传的其他很多阴谋论都极为相似,而华盛顿和其他各国政府的宣传人员们对于后者也极为熟悉。

有媒体曾援引历史学家托马斯·博格哈特的话去解释假消息的手法:“以足够力度进行抹黑,有些抹黑行为就会起作用。”而《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其他主流媒体以及拜登政府当前正在用这种手法散布有关武汉实验室的谎言。

“武汉实验室谎言”的合理化将在美国国内造成难以估量的政治后果。而一旦这一谎言进入美国的政治血流,那会产生无法控制的有害影响。那将引发对科学家和所有倡导科学应对这场肆虐的大流行的人士的迫害、威胁和暴力恐吓。针对亚裔的暴力事件已呈上升趋势。

世界社会主义网站呼吁所有相关工作人员、科学家和知识分子反对美国政府及媒体散布的这个弥天大谎。科学家有义务去教育公众,并反对仇外性质的歪曲科学的行为。新闻工作者则须认真开展调查,对宣传和散布这一谎言的行为进行揭批。

外媒社论:“实验室起源论”是美国弥天大谎

这是1月18日在美国纽约拍摄的一处墓地和曼哈顿天际线。新华社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