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熙睿、施兰茶:美国炒作“实验室泄露论”,印度:跟上跟上

美国当地时间5月26日,拜登突然宣布要求美国情报部门就新冠病毒起源问题“加倍调查”,并在90天后向他提交报告。

无独有偶,正陷于疫情泥淖的印度也对“病毒溯源”兴趣浓厚,政界、商界、媒体乃至学界都蜂拥而上,明里暗里与美国一唱一和,宣扬“武汉病毒实验室泄露新冠病毒”阴谋论。

令人不由嗤笑的是,特朗普此前宣称中国应就疫情向全世界赔偿10万亿美元的口嗨,仍遭印媒争相报道,“搭车索赔”的渴望溢于言表。

矛头直指中国的新冠起源阴谋论为何再起波澜?拜登政府为何突然要求病毒全面溯源?印方又为何急于附和?笔者试对这些问题回答一二。

为何拜登突然要求全面溯源?

此次全面溯源的舆论导火索,是挪威病毒学家比尔格·索伦森(Briger Sorensen)和英国圣乔治大学肿瘤学教授安格斯·达格利什(Angus Dalgeish)等人在《生物物理学探索评论季刊》(Quarterly Review of Biophysics Discovery)上发表了一篇论文。

他们宣称,“新冠病毒没有可信的自然起源”,而是由“中国科研人员人为制造”。他们相信新冠病毒势必为人工制造的理由是,病毒“突触上的核酸有四个并排正性电荷,而同性电荷相斥,且自然界三个并排正性电荷就已很罕见”。

高熙睿、施兰茶:美国炒作“实验室泄露论”,印度:跟上跟上

挪威病毒学家比尔格·索伦森(左)和英国圣乔治大学肿瘤学教授安格斯·达格利什(右)(资料图/英国《每日邮报》)

这种貌似科学的论点也被拜登援引,用来支持所谓“中国未能给出足够证据证明新冠病毒并非其‘制造’”和“近来支持病毒非自然起源的证据变多”的指责。

特朗普在任内就已启动病毒溯源调查,拜登上台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一调查未见下文,如今突然要求进行新一轮“更强调科学性”的调查,背后有何动机,引来众人揣测。

若对其细究,估计动因有以下几点:

一是为了兑现所谓“科学抗疫”承诺。

拜登主张科学防疫,意图与特朗普形成鲜明对比,树立崇尚理性的形象,借此更好巩固选民的支持。

二是应对专家团队内部分裂。

白宫内部持自然起源论与“实验室泄露论”观点的两派相持不下,以至于无法顺利推导出有利的政治结论。

例如,长期充当抗疫意见领袖的知名传染病学家安东尼·福奇一度说过“并不确信”新冠病毒源自大自然,并支持对中国的进一步调查。但其在之后的采访中又改口称自己对病毒起源的看法没有改变,确信病毒自然产生的“可能性非常高”。

福奇立场摇摆,不难看出拜登专家团队内部分歧,表明其中至少一部分人迫切期待坐实“病毒系实验室泄露”的论调,以便进行下一步政治操作。

此外,也不能排除美国国内部分极端势力借“追责溯源”敲打中美科学界,以此阻断科研交流的可能。

例如,《华尔街日报》就曾在报道中披露福奇所属机构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密切合作关系,企图以此“诟病”福奇所持有的温和立场。类似操作势必带来“寒蝉效应”,可能影响乃至阻断中美之间正常的科研交流。

印度为何急于附和?

对于美国最近发起的溯源追责,印度官方并未明确回应,但印度媒体、政客及学界早已喜出望外。

其实,印国内鼓吹“新冠病毒是生化武器”者一直大有人在,现在又逢美国主动出击,自然期待加以利用。

一方面,他们希望借对中国追责溯源,摆脱变种病毒污名,推卸责任。

传染性极强的新冠变种病毒B.1.617首次发现于印度,西方媒体都称之为“印度变种(Indian Variant)”,印度认为这一称谓是对印度的污名化,并强烈抗议。

他们要求采用WHO对B.1.617的命名——“德尔塔变种(Delta Variant)”,并且强调,WHO只宣布“德尔塔变种”三支中的亚支B.1.617.2属于“需要关切的变种(variant of concern)”。还有人强调,“就算是印度变种,也是‘中国病毒’的印度变种。”

另一方面,他们企图借“给美国抬轿子”,向美国递交“投名状”,换取更多医疗援助。

印度缺医少药,尤其缺乏氧气与重要医疗物资,大量患者因此死亡。为了获取氧气,印度甚至出动军舰从新加坡等国运氧气回国。

此外,印度疫苗接种率低,原材料不足。根据WHO等统计数据,截至5月30日,印度疫苗接种量已达2.1亿剂,居世界第三,但每百人接种数只有15.12剂,远达不到群体免疫的防护要求。同时,印度疫苗原材料短缺,疫苗生产存在大量缺口。

4月26日,莫迪与拜登举行会谈,拜登会后表示,“为抗击新冠,美国将全力提供紧急援助和资源。印度曾帮助过我们,我们也会帮助他们。”然而,事实证明,即使事关生死,美国仍能做到“只打雷不下雨”——依旧没有完全解除对印疫苗原材料的出口限制。

5月26日,印度外长苏杰生(S. Jaishankar)更是跑到美国,就疫苗采购、印美联合生产疫苗及加强印美关系,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进行了会谈。

美国后来帮了么?帮了……吧。拜登6月3日公布了首批2500万剂新冠疫苗全球分配计划,其中一小部分就安排给印度。具体数目暂未知晓,不过相信最多也就百万,对于确诊病例近3000万的印度来讲,无异于“杯水车薪”。

印度抹黑有哪些特点?

可以说,印度疫情越是严重,其国内为转移矛盾抹黑中国的声音就越大。

印涉华抹黑言论具有较为鲜明的特色:始终坚持“生物武器论”,并认为“新冠病毒是中国研制的生物武器”,同时站在受害者角度强调“针对印度”。

5月1日,执政党印人党总书记凯拉什·维杰沃勒吉耶(Kailash Vijayvargiya)公开宣称:“印度第二波疫情究竟是自然爆发,还是中国背后助推,这值得探讨。”

他还表示:“我们感觉这是中国发动的一场羞辱印度的病毒战争/攻击,因为只有印度爆发了第二波疫情,而邻国孟加拉国、巴基斯坦、斯里兰卡、不丹和阿富汗都没有爆发第二波疫情。”

维杰沃勒吉耶接受采访时说的是印地语,并不确定他所说的究竟指“战争(war)”还是“攻击(vara)”。但无论哪种解释,其观点与目的是一样的。

印度抹黑的第二个特点,是企图将病毒阴谋论与地缘政治大棋局联系起来。

印人党的逻辑是:“由于边境问题,中国利用新冠病毒攻击印度,以此作为报复”。

维杰沃勒吉耶解释道:“因为如果说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挑战了中国,那就是印度……莫迪总理挑战了中国。”更有甚者,将印度描绘为所谓世界保护者——为了全球利益在一线同时抗击“中国侵略”和“中国病毒”。

高熙睿、施兰茶:美国炒作“实验室泄露论”,印度:跟上跟上

印人党总书记凯拉什·维杰沃勒吉耶(资料图/印媒)

政客在努力“祸水东引”,一批专家学者也相当卖力。例如,5月23日,印度顶级中国问题专家、尼赫鲁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谢刚(Srikanth Kondapalli)在《德干先驱报》发文,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与研究支撑的情况下,将追责溯源的矛头公然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并称石正丽博士或为“生物武器设计师”。他还援引澳大利亚的媒体“报道”,称中国与巴基斯坦曾合作设计生物武器。

学者炒作阴谋论,其原因无外乎利益考量与“政治绑架”。前者多是个人行为,后者则是科学问题政治化的恶果。

一方面,诸多西方与印度媒体长期歪曲事实,抹黑中国成了“政治正确”。另一方面,面对中外疫情治理的鲜明反差,西方舆论和众多学者已陷入了“解释力困境”。

不论是阴谋论让专家学者丧失了独立的判断能力,还是专家学者主动选择拥抱阴谋论,这都是一种可怕的场景。谢刚此前是公认的知华派,在中国多所大学有学术兼职,经常参加学术交流活动,他的立场转变尤其值得警惕。

我们该如何应对?

即便中国“实验室泄漏论”极不可能的结论,已经清楚地记录在世卫联合考察组的研究报告中,美印却依然视若无睹。白宫发言人在解释拜登全面溯源时,仍然强调全面溯源是因为“中国并不透明”。

他们一方面宣称新冠溯源应该是“开放、国际化和基于证据的(open,international and evidence-based)”调查;另一方面,却不相信由多国专家组成的世卫组织联合考察组得出的结论,转而认为他们的国内情报机构可以“满足”这一要求。

美国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实际上,“全面溯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政治操作。5月30日,《华尔街日报》的编辑评论员在采访中的一段话使其真实目的昭然若揭——“溯源的下一步是根本的政治问题,即中国共产党对世界秩序造成的‘严重威胁’,就像香港和新疆问题,我们应当抵制中国共产党的政策。”

疫情是人类的共同灾难,借疫情搞污名化和政治操弄,甩锅推责,是对科学的不尊重,也是对人民生命的不负责。对于印度、欧美,我们只能呼吁政客应尽量抛弃对中国的偏见,聚焦疫情治理,媒体、学者更应回归公正理性的立场;作为中国民众,我们在坚定反对任何形式的阴谋论之余,更应积极谋求自身发展。或可一言以蔽之——

“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