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位纯种塔斯马尼亚女子遗言:别解剖展览我,但未能得其所愿

15世纪初,在美洲、非洲和欧洲之间,诞生了史上最血腥最残忍的贸易行为,那就是黑奴贸易。据统计,在400多年的贸易中,非洲总共损失了1亿多的人口,每往美洲运送一名奴隶,就有10个黑人死在阴暗潮湿的船舱中。

最后一位纯种塔斯马尼亚女子遗言:别解剖展览我,但未能得其所愿

没有人知道在汹涌的大西洋海底,到底埋藏了多少黑人奴隶的尸骸。而世界上受害的,不仅仅只有非洲的黑人。在地球的另一边,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岛上,也上演了一出奴隶贸易的惨剧。比起非洲的黑人,塔斯马尼亚人更加悲惨,他们不仅在殖民者的手中灭亡种族,就连最后一个塔斯马尼亚女子都没能逃过死后被解剖的命运。

当最后一位纯种塔斯马尼亚女子去世前,她留下了遗言:别解剖我,别展览我。可残忍的殖民者却视若无物,他们熟练的揭破了这位女子,并且将她的尸体,陈放在塔斯马尼亚岛的博物馆进行展览。

最后一位纯种塔斯马尼亚女子遗言:别解剖展览我,但未能得其所愿

在澳大利亚的南方,有着一个与大陆与世隔绝的小岛屿,这就是塔斯马尼亚岛。整个岛屿的面积不算大,只有64519平方千米,同时还有着许多外号。因为形状像“爱心”,因此得名地球之心。也被誉为“天然之州”、“澳大利亚的新西兰”等等。

如今塔斯马尼亚岛成了一个度假胜地,吸引了全世界的游客到这里观光旅游。岛上有着秀丽的风光,也有朴素的人文景色,著名的惠灵顿山以及皇家植物园等等。实际上,这里不仅有各式各样美丽的景色,还有无数被尘封的尸骸,以及一个被灭亡的种族。

最后一位纯种塔斯马尼亚女子遗言:别解剖展览我,但未能得其所愿

澳大利亚因为与大陆与世隔绝,因此物产丰满,形成了一个极具特色的生态圈。而塔斯马尼亚岛也是如此,不仅远离大陆,甚至在几千万年间,它和澳大利亚都没有什么联系。因此这里的风貌相当原始,著名的鸭嘴兽也是在这里被发现的。

1642年荷兰航海家塔斯马发现了这个小岛,从此给这座岛屿的原住民带来了灾难。当地的原住民叫塔斯马尼亚人,信奉图腾和巫术,一直到19世纪以前,虽然时不时有西方白人到访,但是对塔斯马尼亚人并没过多迫害。

最后一位纯种塔斯马尼亚女子遗言:别解剖展览我,但未能得其所愿

直到1803年,英国人踏足这片土地后,塔斯马尼亚人开始受到了灭亡打击。为了完全占领这个岛屿,英国人发动了围剿和屠杀,塔斯马尼亚人还过着落后的部落社会,因此完全不是英国人的对手。

英国人将塔斯马尼亚人屠杀关押后,彻底掌握了这一种族的命运。原本塔斯马尼亚人只在族内繁衍生息,可英国人强迫塔斯马尼亚人和其他黑人混血,并且在30年内杀害了5000多人。1835年塔斯马尼亚人仅剩下200多人。1876年,最后一面塔斯马尼亚纯种人死去,这个种族彻底成为了历史。

最后一位纯种塔斯马尼亚女子遗言:别解剖展览我,但未能得其所愿

最后一位塔斯马尼亚人叫楚格尼尼,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被奴役,肆意的杀害,却无力去反抗。她原本有着未婚夫,可是在抵抗英国人的入侵时,未婚夫被杀害,而她也被英国人强迫送给当地保护官伍瑞迪成为其妻子。伍瑞迪死后,楚格尼尼又被安排当了“比利王”威廉的妻子。

1871年,威廉去世,楚格尼尼迎来了自己的第三任丈夫,一个纯种塔斯马尼亚男性。原来英国人发现塔斯马尼亚人在不断锐减,而楚格尼尼是延续纯种塔斯马尼亚人最后的希望。可惜此时的楚格尼尼早已无法生育,纯种塔斯马尼亚人也从此灭亡。

最后一位纯种塔斯马尼亚女子遗言:别解剖展览我,但未能得其所愿

或许是能够猜到自己死后将要遭遇什么,楚格尼尼在去世前苦苦哀求,希望不要解剖她,更不要将她的尸体放在博物馆中展览。可就连她最后的遗愿也没有达成,作为最后一个纯种塔斯马尼亚人,自然而然成为许多人研究的对象,她不仅被解剖研究,还被摆放在当地的博物馆中永久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