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犯布里斯最后时光,注射前泪流满面地呼喊:我为什么生在美国

1985年5月的美国德克萨斯州,天空一片湛蓝,茂密的植被充满了各个角落,在植被掩映下的德克萨斯州死刑监狱更显得有点静谧而阴森。

死刑犯布里斯最后时光,注射前泪流满面地呼喊:我为什么生在美国

美国于1982年12月恢复死刑,而德克萨斯州就是恢复死刑的州之一,而执行死刑都放在一个特殊的监狱里,这个监狱通常被称为死刑监狱。

德克萨斯州的死刑监狱位于达拉斯以南大约90公里的一处密林之中,这里戒备森严,仅有一条公路通向外面,这条公路行上驶的基本都是警车,警车上坐着即将行刑的死刑犯,因此这条公路也被称为“最后之路。”

当然有人称其为“天堂之路”,也有人称其为“地狱之路”。

5月13日晚上大约7点左右,一辆警车顺着弯曲的“最后之路。”驶进了德克萨斯州死刑监狱,车上坐着一个黑人男子,他带着脚铐手镣,由于黑人男子身材壮实,所以他所带的脚铐手镣也比其他犯人的要粗一些。

美国监狱的戒具区别不同的型号,就像衣服的尺码一样,监狱会根据犯人的情况使用不同的戒具,对于强壮的犯人,所使用的戒具就会粗一些大一些。

这个黑人的名字叫布里斯,他今天是被送到死刑监狱来执行死刑的,布里斯所犯的罪行是谋杀了一名白人妇女。

布里斯的父亲是南非黑人,后移居美国,那时的美国种族歧视虽然表面上消除了,但实际上以潜规则的形式固化下来,因为黑人比较贫穷,只能上公立学校,而有钱的人家都是上私立学校。

布里斯上的就是一个非常差的公立学校,与其说是公立学校,倒还不如说是黑人学校,因为学校里基本都是黑人,学校的教学质量可想而知,布里斯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满意的大学。

黑人因为所受的文化水平低,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何况高中毕业的布里斯,于是他就去当兵。

当时美国的白人出生率持续走低,为了弥补兵员的不足,美军开始大量招收黑人,布里斯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身体强壮、身手敏捷,被美国陆军招收,成为一名美军步兵。

布里斯在部队工作非常积极,表现很好,然而因为是黑人,就是当不了班长,这使他心里愤愤不平,在白人士兵看来,能让布里斯当兵就是天大的恩赐了,怎么还有当班长的非分之想。

美军士兵的待遇比较好,布里斯虽然在部队受到歧视,但是为了生活,他只好忍受,他的心里对白人的仇视已慢慢形成并固化。

4年后,布里斯从部队退役,他拿到了一笔退役金,并开始回归社会找工作,因为他是黑人,根本没有什么单位要他,他就这样在社会上晃荡了几年,

他最后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到一家大型公司当保安,因为他的身体结实。

公司里有一位女职员名字叫爱丽丝,人长得非常漂亮,布里斯此时已有黑人妻子,但他被爱丽丝迷住了,爱丽丝每次上班时,作为保安的布里斯对她非常殷勤,直到有一天下班,布里斯邀请她去喝咖啡。

爱丽丝对布里斯说,他心里非常讨厌黑人,是不会和他交往的。第二天,布里斯被开除了,原因是布里斯骚扰女职员,失去工作的布里斯一怒之下枪杀了爱丽丝。

布里斯枪杀爱丽丝后准备自杀,但最终没有勇气,随后被赶来的警察逮捕了,并被投进了监狱,时间是1979年6月。

当时德克萨斯州已经废除了死刑,直到1982年12月恢复死刑,经过较长时间的司法程序,最终判处布里斯死刑,并在德克萨斯州死刑监狱执行。

当时对于这个案子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布里斯只枪杀了爱丽丝一人,并没有同其他人一样为发泄而对人群扫射,虽然有罪,但罪不致死。而且布里斯当过兵,对国家有贡献,可以考虑从轻处理。

第二种观点认为,布里斯有暴力倾向,如果不对其处以极刑,不足以显示法律的威严。布里斯当过兵,对国家有贡献,但是他也拿到了相应的报酬,而且黑人犯罪率高,必须要杀鸡给猴看。

死刑犯布里斯最后时光,注射前泪流满面地呼喊:我为什么生在美国

最终第二种观点占了上风,布里斯被判死刑。死刑监狱是囚犯到达自己生命最后一站的监狱,布里斯在这里将渡过短暂的最后时光,一般不超过24小时。

布里斯被押下警车后,死刑监狱的狱警对他进行了安检,安检的目的是将将一切危险品没收,防止囚犯提前自杀。这一个看似严格严谨的程序,其实完全是画蛇添足,经过多次的检查,犯人身上哪还有危险品。

死刑监狱给每个犯人都准备一件全新的囚服,当然每个死刑监狱的囚服都不一样,布里斯被穿上那件淡蓝的囚服,后被送进了一个单独的牢房,这种牢房是事先准备好的,是专给死刑犯执行前用的。

牢房的墙壁上面是软软的塑料状材料,外面的窗子上的铁栏杆也包上了塑料,任凭犯人如何用头撞墙或门,都没有办法自杀。不仅如此,会有专门的狱警陪死刑犯渡过最后的时光。

布里斯被押进牢房后,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人即使再大胆,然而面对死亡,也会表现得非常脆弱和渺小。

布里斯刚开始在牢房里还非常安静,他坐在床上闭目养神,但是时间不长,他猛然站了起来,身上的戒具碰得直响,他用头猛撞牢房的墙壁,强大的撞击声响彻整个牢房。

然后任凭他怎么撞,除了响声外,并没有什么效果,因为墙壁上塑料的弹性抵消了他的撞击力。

像这种情况狱警见得多了,他们都懒得搭理,他们知道犯人反正也撞不死。临死的犯人如果感觉有冤屈的话,都会有暴力的倾向。

对于黑人而言,狱警基本上任其为之,如果对于白人而言,监狱会重视许多,起码狱警会和他说说话。

布里斯边撞墙边大声叫喊,看押的狱警看了一下牢房里面,白了一眼布里斯,便走开了,只要人不死,狱警就没有责任,这在世界各国都是一样的。

时间在布里斯过激但不致命的吵闹声中无声无息地流淌,转眼到了深夜,牢房里安静下来,一阵折腾过后的布里斯躺在床上直喘气,狱警知道他已经没有力气,没什么事了,布里斯已经暂时适应了死亡临近的恐惧。

第二天天色微明,一阵鹈鹕的叫声打破了早晨的宁静,这种鸟在德克萨斯州南部比较常见,鹈鹕发出的叫鸣声,在早晨微风的作用下传得老远,仿佛是人哭泣的声音,所以当地人并不喜欢这种声音。

大约8点钟左右,监狱送来了早餐,一块面包、一盒牛奶,还有一块汉堡,这是美国人常吃的早餐,盘子是塑料的。牛奶也没有吸管,因为吸管会导致危险,监狱里曾出现过犯人吞吸管的事情,从那以后,吸管便从早餐中消失了。

如果在平时,这么点早餐根本不够布里斯吃,但是今天早晨,他只是喝了几口牛奶,咬了一口面包便不再动了。

大约上午10点左右,布里斯的妻子来了,还有一位布里斯的黑人战友,布里斯有一个儿子,但是儿子上学,今天没能来,布里斯见到妻子时,不停地流泪,断断续续地说,对不起父母、妻子和儿子。

死刑犯布里斯最后时光,注射前泪流满面地呼喊:我为什么生在美国

布里斯的黑人妻子没有多少文化,刚开始布里斯入狱时,他简直不相信丈夫会做这种事,后来他慢慢理解了,因为她也是黑人,到处受到歧视,布里斯谋杀爱丽丝,是由于他长期受到歧视造成的,而且爱丽丝也有一定的责任。

妻子问他在监狱里面过得怎么样,布里斯说他在监狱里面很好,但是她看见他的手上有明显的一道伤疤,明显是和别人打架所致,其实美国监狱里面打架斗殴非常厉害,这一点和影视剧上表现的差不多。

其实人临死之前对家里人说的话都类似,无非是父母保重身体,孩子好好学习之类的。布里斯的父亲不想看见自己的儿子就这样离开自己,他没有前来,与之前来的是布里斯的一位黑人战友克勃特,他们原来在一个连队一个班里当兵。

克勃特在一家餐馆当服务生,他是布里斯最好的朋友,布里斯让他以后多多照顾自己的亲人,尤其是老婆和孩子,克勃特含泪点了点头。他告诉布里斯,他对狱警打点了一下,中午可以要点啤酒喝,他知道布里斯特别喜欢喝啤酒。

接见室是一个单独的屋子,中间隔着铁栏杆,狱警们站在边上警戒,如果犯人表现好的话,狱警们通常不会打断犯人和家里人的会见,但是如果有过激行为的话,狱警通常会中止会见行动。

布里斯会见妻子和战友的时间总共大约有2个小时,会见结束后他被带到一间房子里,只见桌上摆了午餐,午餐还算丰盛,有三明治、汉堡包、热狗,还有一块牛排,另外还有青菜以及黄油。

这是布里斯最后的午餐,布里斯看到后非常失望,他平时喜欢喝啤酒,然而最后一顿却并没有啤酒,这令他非常失望,他问狱警要啤酒喝。

狱警拿了一罐啤酒,将上面的拉手拉开并递给他,啤酒是不能让犯人打开的,以防止犯人吞啤酒上面的拉手。

布里斯头一仰便喝了起来,由于喝得太猛,把他呛得直咳嗽,剧烈的咳嗽声响彻整个房间,他本来黑色的面庞上出现了一丝丝红晕,他的眼里竟然出现了一丝兴奋。

布里斯没有吃任何东西,便将一罐啤酒喝得精光,他伸了伸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后向狱警再要一瓶啤酒。但是狱警没有再满足他的要求。

午餐后,布里斯被带到了祷告室,一名白人牧师已坐在里面,这名牧师大约50多岁,一看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牧师,他和言悦色地说道:

“你向主忏悔吧,这样你可以使心灵得到解放,在天堂可以过上美好的生活。”

看到这个白人牧师,布里斯异常愤怒,他对牧师咆哮道:

“去你的鬼吧,如果我是个白人,我会这样吗!”布里斯身体发颤,戒具的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

因为德克萨斯州被执行死刑的基本都是黑人,虽然也有白人,但并不多见,牧师对这种情况见得多了,他就像念经似地说道:

“在最后的时刻,请放下你心中的执念,这样死后你的心灵才会得到解脱。”

布里斯忽然双手抱头,显得很痛苦,他不停地念叨:“就因为我是一个黑人,就因为我生在美国……”

牧师温和地说道:“孩子,请放下你的执念,做恶都要被救赎的,无论你是什么人。”

美国的牧师都受过专业的培训,面对尖锐的问题不正面回答,实在没有说的就不停地念:“主啊!阿门!”

死刑犯布里斯最后时光,注射前泪流满面地呼喊:我为什么生在美国

布里斯的尖锐问题,牧师们知道答案但是不敢说,有一些牧师也因此受不了煎熬而不再当牧师。美国的种族歧视是普遍存在的,现实存在的问题与矛盾是黑人犯罪率高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这个根源不解决,所谓的心理疏导与救赎就是一句空话。

大约一个小时后,狱警对布里斯说:“你有1个小时将你的想法、遗言等等写下来。”

狱警拿来了纸和笔,笔是特制的,很软,无法用其当凶器,但此时布里斯的手一直在颤抖,他的手根本拿不起笔来,更别说写字了。他只是反复重复着两句话:“我为什么是黑人!我为什么会生在美国!”

狱警把他的话记了下来。

接下来,狱警告诉布里斯可以打一个小时的电话,狱警首先拨给了他的父亲,看得出他的手还在颤抖,电话接通后,他叫了一声爸爸后便泣不成声。而电话那头也传来了老人的哭泣声。

接下来狱警按照布里斯的要求又拨给了他的妻子,但他已说不出完整的话。之后布里斯不要要求拨打电话了,他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等待死神的来临。

接下来监狱给布里斯剪发、洗澡,好让他们干净地上路。

一切准备就绪后,执行死刑的证人到场了,这次的证人是爱丽丝的父母,他们将见证布里斯被执行死刑的过程。

与此同时,监狱开始测试执行设备,因为设备经常用,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测试的,一切正常。

行刑室准备完毕后,布里斯被带了进去,他躺在一张雪白的床上,并被绑上绳子,边上的执行狱医开始配置药剂。

行刑室里一般会有两部电话,一部接通州长,一部接通州检查长,只要电话一响,死刑过程就会暂停。这是在犯人提交新的证据被采纳的情况下。

一切准备就绪后,行刑间的窗帘被拉上了,狱警们让布里斯留下最后的遗言,按照规定,他还有八分钟的生命。这时布里斯泪流满面地呼喊:“我为什么会是黑人,我为什么生在美国?”

在牧师的祷告声中,布里斯只感到手臂一痛,狱医已将针头扎入他的手臂,不一会儿,布里斯开始急促地喘气,最后窒息而死。

布里斯就这样结束了他的一生,他是美国德克萨斯州1982年12月恢复死刑后被处决的第79名死刑犯。

死刑犯布里斯最后时光,注射前泪流满面地呼喊:我为什么是个黑人?我为什么生在美国?这当然不是布里斯可以犯罪的理由,但也可以看出美国种族歧视的冰山一角。

这篇文章笔者早就准备写了,为此一直在收集资料,最近翻看了大量的外文资料,笔者虽然是英语六级水平,但是放下多年了,只好一边拿英语词典一边看资料。

死刑犯布里斯最后时光,注射前泪流满面地呼喊:我为什么生在美国

看了很多的资料,笔者想真实客观地展现美国死刑犯行刑前的最后时光,其实美国的监狱远没有他们宣传得那么好,甚至充满了黑暗。

由于笔者水平有限,不过确实很用功,也写了很长时间,希望读者朋友们能够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