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在北极问题上,美国应赶在俄罗斯之前与中国结盟

在北极地区,美国正试图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和利益,同时还视中国和俄罗斯是其严重的战略威胁。

当地时间8月9日,美国政治外交性杂志《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刊发了一篇由专栏作家莎拉·凯斯勒(Sarah Keisler)撰写的文章,她替美国政府“支招”,认为中国在北极问题上是拜登政府“最好的朋友”,应抢在俄罗斯之前与中国“结盟”。

美媒:在北极问题上,美国应赶在俄罗斯之前与中国结盟

美国《国家利益》文章截图

文章提出,美国在北极有“占据军事优势”、“利用丰富资源”和“保证长期经济活动”三大目标,并声称中俄联盟将会损害美方的这些目标。同时,在北极与中国结盟,还将有“缓和地缘政治紧张关系”、“节省研发资金”和“遏制俄罗斯北极影响力”三大好处。

就在这篇“联中抗俄”的专栏文章发表前不久,美国军方人士还曾提出过一番在北极“联俄抗中”离间之计,竟打起了“叫上俄罗斯”一起在北极地区“遏制中国”的主意。

而事实上,近年来在北极地区合作成果丰硕的恰恰是中国和俄罗斯。早在2017年,中俄两国已就共建“冰上丝绸之路”达成共识。俄罗斯远东和北极发展部长今年6月告诉中国媒体,俄中在俄罗斯远东和北极地区合作拥有巨大潜力。

“中俄北极结盟,美国绝对不能坐视不管”

《国家利益》介绍,这篇文章的作者凯斯勒目前是乔治城大学沃尔什外交学院“乔治城安全研究项目”的硕士一年级学生,她的专长是科学与国际事务的交叉研究,以及公共外交等领域。

文章开篇,作者就渲染了中国和俄罗斯近年来在北极地区的行动,声称俄罗斯长期试图接近该地区的军事主导地位,而中国则是一个新的参与者,也想要在该地区“分得一杯羹”。

文章以2021年为例,俄罗斯动作频频,不仅出动图-160战略轰炸机在北极巡逻,向北极发射巡航导弹,同时还开始建造4亿美元的新破冰船。美军报告显示,去年在美国境内拦截的俄罗斯战机数量超过了冷战结束后的任何时候。此外,中国也想要在北极有所作为,除了先前提出“冰上丝绸之路”倡议外,还向俄罗斯的北极液化天然气项目注资,成为北极最大项目之一的主要利益相关方。

文章称,近年来中俄之间的各项合作稳步发展。2019年,两国建立了中俄北极科研中心,在北极问题上,俄罗斯不仅没有像美国和其他北极国家那样批评中国,事实上还不断称赞了中方。

“如果拜登以前没有把中国视为是北极的参与者,那么他现在肯定应该考虑一下了。中国不仅明确了自己的目标,而且为了在该地区获取立足点,还表示愿意与俄罗斯结盟。鉴于俄罗斯的军事主导地位和中国的经济资源,美国绝对不能对这一同盟坐视不管。”作者如此替美国政府“支招”。

美国“北极三大目标”和“结盟三大好处”

文章作者认为,美国在北极地区有“三大基本目标”:最重要的是占据军事优势,利用“北极霸权”吓退其他国家的任何野心和侵略;接下来是利用北极丰富的资源,包括廉价航运航线和大量的天然气;最后则是在北极开展研究,寻求保护北极冰层,这不仅仅是出于环境因素考虑,也是为了保证该地区的长期经济活动。

“中俄之间的潜在联盟将会损害这三大目标。一旦结盟,两国联合起来的资源将在军事、领土权利和研究能力上主导美国。”

美媒:在北极问题上,美国应赶在俄罗斯之前与中国结盟

俄罗斯远东北极部队在北极地区演习 图源:俄罗斯国防部

因此,作者凯斯勒提出了美国应该转而与中国结盟的想法,为的就是遏制中俄这种迅速发展的关系。她认为,虽然拜登政府上台执政后依旧对中国保持强硬,但北极是完全独立的安全竞争领域,这方面应该联合中国,好处也有三点:

其一,在北极结盟将有助于缓解中美之间在地缘政治上的紧张关系,在该地区互惠互利的关系和创造出的有益经济前景,将打开两国之间的沟通渠道。有了美国这一北极大国,以及全球第一大出口国中国,两国可创建一个跨北极航运协议,与俄罗斯的协议竞争。中美还可在遥远的北极建立一个极为强大的能源联盟。

但文章声称,美国不需要也不想“讨好”中国,两国在任何舞台上的过度结盟都会在政治上不受国内欢迎。然而,通过与中国“捆绑”,美国将创造出一种“两国必须合作——随之避免冲突——最终才能生存”的局面。

其二,虽然美国是一个成熟的北极大国,而中国则在北极圈内没有领土,但中国致力于在该地区研究和发展,研究开发费用正在超越美国,无论是破冰船、科考站设施还是总体研发支出等等。

虽然增加对北极的资助一直都是拜登的政治议程,但目前并未取得多少实质进展。由于破冰船和科考站的建造费用十分昂贵,美国有点捉襟见肘,而中国则并无此忧虑。除非美国开始希望加大投入资金,否则与中方研究人员合作可能才最佳途径。

其三,文章表示,如果美国想要同俄罗斯竞争,需要跳出固有的“思维定式”。虽然中国在通常情况下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但在北极与之结盟,美国将会比俄罗斯更具优势,可把对方“逼上绝路”。目前,俄罗斯主导着北极圈,在该地区拥有最大的领土主张、军事足迹和航运能力。

文章声称,为了遏制俄罗斯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美国应该将一些权力和影响力出让给“不太可能的第三方”(unlikely third party,注:作者这里认为中国较之其他北极国家,暂时还不可能在北极构成绝对威胁)。

与美国在北极的北约盟友不同,中国有增长空间。十年前,中国并未涉足北极,而如今则在快速发展,对俄罗斯在北极的垄断地位构成挑战。“由于中国在该地区才刚刚起步,因此是这一大胆政策的正确选择。”

美媒:在北极问题上,美国应赶在俄罗斯之前与中国结盟

7月12日,由自然资源部组织的中国第12次北极科学考察队搭乘“雪龙2”船从上海出发,前往北极执行科学考察任务。图自微信公众号“雪龙探极”

到底是“联中抗俄”?还是“联俄抗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有关北极的问题上,除了美国政治外交性杂志此番提出了所谓“联中抗俄”的想法之外,就在7月底,美国军方人士还提出了一出“联俄抗中”的离间之计。

7月27日,包括负责国际事务的美国空军副部长凯利·赛博尔特(Kelli Seybolt),负责战略、整合和海军需求的海军副参谋长、中将克林顿·希诺特(Clinton Hinote)在内的美军高官参加了旨在加强与北极国家国防关系的会议。

在会议上,有美军高官甚至动起了“联合俄罗斯遏制中国”的主意。当时赛博尔特就表示,俄罗斯在北极的军事活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俄罗斯对其在该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储备感兴趣,美国也将对俄罗斯参与北极国家的讨论持开放态度。

赛博尔特接着说:“随着中国继续推进‘冰上丝绸之路’,中国正计划使自己在北极的角色合法化。在这个地区,我们可能需要与所有北极国家合作,以确保我们的共同利益受到保护。”

到底是谁真正在北极开展合作?

在北极问题上,双方真正都有合作意愿和行动的,其实恰恰是中国和俄罗斯。

2017年,中俄两国就共建“冰上丝绸之路”达成共识,中俄领导人在会晤时指出,要开展北极航道合作,共同打造“冰上丝绸之路”。同年6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部委发布《“一带一路”建设海上合作设想》,将“冰上丝绸之路”纳入“一带一路”倡议总体布局。

共建“冰上丝绸之路”,使中俄互利共赢。2018年1月,《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发出了“愿依托北极航道的开发利用,与各方共建‘冰上丝绸之路’”的倡议。由此,“冰上丝绸之路”建设从理念进入行动阶段。

今年6月,俄罗斯远东和北极发展部长阿列克谢·切昆科夫(Aleksey Chekunkov)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俄中在俄罗斯远东和北极地区合作有巨大潜力。

美媒:在北极问题上,美国应赶在俄罗斯之前与中国结盟

2019年4月10日,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试点国家实验室与俄罗斯科学院希尔绍夫海洋研究所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签署《共建北极联合研究中心协议书》。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试点国家实验室供图

此前,美方曾多次拿“中国是北极地区域外国家”等议题频频向中方发难。今年1月,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就发推特声称,如果北极地区要发展,美国必须首先关注俄中两国的威胁。中国想成为一个“近北极国家”是共产主义幻想,中国远在北极900英里之外。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回应道:“蓬佩奥先生对这个距离算得很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量过美国本土距离南海有多远。和平与合作是当前北极形势的主流。随着气候变化和北极冰雪消融,北极环保和可持续发展问题将会日益突出,需要有关各方合作应对。”

华春莹强调,中国是近北极国家之一,这是不容否认的地理、自然和社会现实,不以任何组织和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北极的跨区域和全球性问题与中国密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