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陷入“历史周期”?英国学者:换成丘吉尔也难救美国

美国陷入“历史周期”?英国学者:换成丘吉尔也难救美国

美军撤离阿富汗后、撤离伊拉克也被越来越多的讨论,当然伊拉克政府对此并不是很在意,因为他们的主要政党跟伊朗走得很近。但是有些美国人很着急,因为这意味着拜登政府将彻底放弃反恐战争,以“大国竞争”的名义去搞新冷战。

自2001年9·11事件以来,美国发动的反恐战争,如今已经变成一场血腥的人道主义灾难。据布朗大学于9月1日发布了“战争成本”项目的最新报告,揭示美国在过去20年的战争中,损失了大约8万亿美元,并且造成超过90万人的丧生。报告指出,这里提到的死亡是直接死于战争,包括美军及盟友士兵、反对派的武装人员、平民、记者、国际组织人员,但不包括因为战争造成的饥饿、贫困、疾病所带来的死亡——然而反恐战争的结果我们也看到了:原本主要在阿富汗活动的基地组织变成了遍布中亚和中东的国际恐怖组织、比基地更加臭名昭著的“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废墟中爬了出来,虔诚军、博科圣地……各种乱七八糟的恐怖组织层出不穷,以至于有人抱怨美国反恐的最大成就,就是将基地从一个组织打成了一个网络,现在几乎无孔不入。

美式反恐最大的问题恰恰就是美国的霸权主义心态,将自己的意识形态强行按在其他国家和民族头上,结果导致了更大的反弹;美军在阿富汗、伊拉克制造了大量无辜者的死亡,也让恐怖组织有了招募的对象——美国带着傲慢去反恐,不但没有遏制恐怖主义的扩散,反而将自己搭了进去。

因为错误的战争,美国正在失去维系全球霸权的能力,就连“大孝子”英国都开始怀疑美国,国防大臣华莱士甚至暗示“美国已经不能再被视为超级大国”,而英国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则提出了一个侮辱性更强的假设“就算丘吉尔再世并领导美国,都无法拯救美国的衰弱”。

弗格森在一篇文章中认为,美国的衰弱和英国将会非常相似,尽管美国人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帝国,但事实上两个“日不落”帝国没有本质上区别:都是处于国际主导地位、都因为过度扩张带来了内政外交的困境,美国的左翼在嘲笑“帝国主义正在崩溃”、右翼则在讥讽“帝国衰落后将会是怎样的熊样”。

文章提到,丘吉尔曾经说过“我当首相不是为了主持大英帝国的葬礼”,其实拜登也说过类似的话,在他上任的时候就叫喊着“在我的任内绝不允许中国超越美国”;但是弗格森提醒:美国在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事件中,重创了英国和法国的全球殖民地体系;类似的场景很可能会发生在台海地区,美国将会面临痛苦的抉择,要么打一场漫长且代价沉重的世界大战,要么直接认输,进而导致自己的全球军事同盟体系崩塌。

弗格森写道,丘吉尔在《集结风暴》一书中的结束语是“事实胜于幻想”,而这些年来美国领导人过于热衷于幻想:小布什领导下新保守主义者的“全面统治”,特朗普想像出的美国“种族主义大屠杀”,但是丘吉尔已经参悟了,他说“帝国的终结,很难不伴随着阵痛”。

美国结束阿富汗、伊拉克的反恐战争,拜登高呼“用武力改造其他国家的时代结束了”,这不过是美国结束一个不切实际的迷梦;但是现在华盛顿已经沉沦在另一个旧梦中,那就是重新回到冷战状态,重回上世纪90年代的鼎盛时期——对于这种心态,无论是英国人法国人还是俄罗斯人,大概都已经看到了结局:九泉之下三缺一、大家都是过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