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被指谋求政治胜利在喜马拉雅建大坝,克什米尔数十村庄将淹没

据半岛电视台网站9月9日报道,随着印度计划在喜马拉雅地区建造一座大坝,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数十个村庄面临被淹没的命运。

印度被指谋求政治胜利在喜马拉雅建大坝,克什米尔数十村庄将淹没

乌杰河流经的地区(图源:半岛电视台)

邓加拉 (Dungara) 是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卡图亚 (Kathua)的一个小村庄,周围环绕着茂密的绿色森林和芥菜、小麦和玉米田地,大多数居民是种植水果、水稻和桑树以生产丝绸的农民。

印度被指谋求政治胜利在喜马拉雅建大坝,克什米尔数十村庄将淹没

将要被淹没地区的村民(图源:半岛电视台)

但他们古朴的乡村生活方式受到印度政府计划建造的“乌杰大型多功能工程项目”的威胁,乌杰河(Ujh)是拉维河的支流,而又折返流入印度河。

印度被指谋求政治胜利在喜马拉雅建大坝,克什米尔数十村庄将淹没

将要被淹没地区的一所学校(图源:半岛电视台)

乌杰项目预计将产生186兆瓦的电力,将完全淹没邓加拉村,此外还涉及砍伐超过33万棵树木,这也加剧了村民的愤怒。

当地人成立非营利组织“乡村社会发展和福利委员会”,发起了反对乌杰项目的运动。

“村里没有人支持这个项目的建设,”这个非政府组织主席兼村长夏尔马(SP Sharma)告诉半岛电视台, “但没有人在听我们说话。”

印度当局表示,至少有52个村庄,总共约3700户家庭可能会因征地建坝和随后的水位上涨而失去家园。

在村里的妇女中,对流离失所的恐惧更为明显。“我们在这里过着相当满意的生活,不想要政府给的其他地方的土地,”50岁的特里塔·夏尔马(Tripta Sharma)告诉半岛电视台。

她说,如果村民搬到无法继续耕种的地方,可能会失去生活来源:“我们不知道那边是否能让我们养奶牛和水牛,在我们考虑自己之前,我们需要考虑我们的牲畜。对搬迁的恐惧对我们造成了精神上的伤害。”

印度政府森林咨询委员会在其报告中表示,除了宅基地和建筑物的补偿外,流离失所家庭还有资格获得重新安置福利,该委员会是一个监督涉及将林地用于非森林用途的项目的机构。

该委员会还声称,该项目将在建设期间为当地居民提供大量就业机会。但居民对这些“纸上的承诺”几乎没有信心。

“由于大坝,我们的生活停止了。我们想要正义,”居民帕纳·拉尔(Panna Lal)说。

半岛电视台指出,对印度政府而言,“乌杰大型多功能工程项目”具有战略重要性,根据1960年印度和巴基斯坦签署的《印度河河水条约》,印度可以利用拉维河的水获取能源。

近年来,印度开始雄心勃勃的灌溉计划和建造许多大坝,称其对上游水的使用严格符合该条约。 2008年乌杰项目被印度政府宣布为国家项目。

在乌杰项目会议上,该地区的森林咨询委员会指出,该项目具有“国家重要性,具有地缘政治战略优势”。

印度政府表示,该项目于去年12月获得环境许可,除每年为喜马拉雅地区的居民提供1892万立方米的饮用水外,还将灌溉31380公顷土地。

但村民们有一个主要的担忧:他们从未被征询过意见。

邻近村庄多瓦拉(Dodwara)的村民吉特德·辛格·巴德瓦尔(Jitender Singh Badwal)也是一位律师,他担心该地点不适合建造大坝。

“没有天然水源,没有冰川,没有适合修建大坝的自然环境。但所有这一切都是由于政治压力而完成的,”他告诉半岛电视台。

气候和环境专家警告说,乌杰项目可能会产生巨大的环境成本。

今年2月,印度北阿坎德邦查莫利地区的喜马拉雅山冰川崩塌,导致两个大坝项目被致命山洪摧毁,造成100多人死亡,同样数量的人失踪。

“我们现在更担心同样的悲剧会在这里重演,”村民纳雷什(Naresh)说。

非营利组织“印度气候阵线”的成员安莫尔·奥里( Anmol Ohri)认为,乌杰项目还旨在在有争议的地区取得政治胜利。

2019年8月,印度政府取消了印控克什米尔的半自治地位,将这个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地区变成了联邦政府控制的领土。

“在这个地区,(印度政府)目的不是专注于可持续发展,他们面临着展示成果的巨大压力,” 奥里说,他还指出说该地区的许多项目可能对环境构成威胁。

执政的印度人民党 (BJP) 为该项目辩护,声称它将为该地区带来发展。“凡事总有人反对,”印控克什米尔人民党发言人阿肖克·库尔(Ashok Koul)告诉半岛电视台。库尔还称,乌杰项目等开发活动将使卡图亚达到“发展的新高度”。

“有些地区没有饮用水或灌溉水。这座(大坝)将使该地区成为绿色,”他还说,那些将流离失所的人将“根据规定获得适当的政府补偿”。

但当地居民称,政府用于评估受影响村民补偿的数据还是旧的。“流离失所的数字和政府的复兴计划基于的是2011年的人口普查数据,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接受的。政府必须进行新的人口普查并获得正确的数据,”有两个儿子的58岁农民马哈德·库马尔(Mahinder Kumar)告诉半岛电视台。

“我们知道我们无法与政府斗下去,因为他们已经下定决心,但我们必须得到公平的补偿,”不过他也说,“但是我们知道没有人会听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