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要回来了,他嗅到了什么信号?

這篇文章認為,李嘉誠近二十年在中國獲取財富的性質,似乎不僅僅是商業那麼簡單,但在盆滿缽滿之後,「其商業帝國,欲上演金蟬脫殼之法」。

彼時,人民日報海外版也算了一筆帳,據不完全統計,李嘉誠已經在國內套現了上千億元,這些錢被他投往了歐洲,買電信、買電力、買天然氣。

在此之前,李嘉誠是蟬聯多年的香港首富,是慈善大亨、華人楷模。但從那以後,輿論譁然,風向陡然轉變,李超人成了「背棄道義」的代表。

這兩年,在「買買買」這條路上,李嘉誠再一次開動了。但和以往的「歐洲購」不一樣,這一次李嘉誠選擇加倉中國。他,嗅到了什麼信號?

李嘉誠開始「回歸」

2020年1月,92歲的李嘉誠罕見現身長江集團周年晚宴。

在這之前,李嘉誠被捲入香港的那場暴亂風波,一度十分被動。如此難得的機會,媒體自然不會輕易放過,現場有好事者嗅到風聲,拋出了一個問題:

李嘉誠是不是「重返」內地了?

回答這個問題的,是李嘉誠長子李澤鉅,他當然不會順著記者給出的魚餌上鉤:

從來沒有說過要離開,怎麼會說重返呢?

不僅如此,現場的媒體還發現,和往年不一樣,李澤鉅花了很大篇幅來談內地業務的狀況。他還說:

長江集團依舊是眾多香港公司中,在內地投資規模最大的一家。

在過去數年「李嘉誠要跑」的隆隆硝煙中,這位李超人似乎開始「覺悟」了。

這樣的跡象很早就出現了。在這次周年晚宴的幾個月前,做空中國近5年的李嘉誠突然出手,要花24個億在上海收購地產項目浦東三林城。

2020年1月7日,李嘉誠旗下的長江基建集團有限公司更是發布公告稱,將和國家電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旗下的吉電股份組建合營公司,一起探討電力能源合作計劃。這一次,李嘉誠給出的誠意是10個億。

長江基建董事總經理甘慶林還對外表示,「未來長江集團還會繼續在內地尋求各方面的投資機會」。

光這兩個項目,李嘉誠旗下的公司就將出資近34億元。

到了今年,李嘉誠的動作更加頻繁。2月,長實集團在香港以高價競購土地,先是以102.8億港元的價格買下了九龍東啟德的住宅用地,然後又以7.16億港元的價格買下了香港的一塊土地。

李嘉誠還在不斷增持自家集團的股份。根據港交所的披露,僅今年8月,李家父子就連續四次購入長實集團股份,累計價值超過30億元。在去年,根據時代財經的報導,李嘉誠父子更是「爆買」長實,年內至少進行了80次增持,耗資超50億港元。

李嘉誠的這些舉動,被外界解讀為「重回內地」,難道李超人真的要回來了?

超人「跑路」往事,歐洲千億版圖

談李嘉誠的「回歸」,得從他的「跑路」說起。

2020年7月23日,在成都,李嘉誠的長實集團作價71億賣了南城都匯項目。

這個捂了16年的項目,長實集團轉手就獲得了38.11億港元的利潤。

捂盤這麼多年想一朝跑路,成都人民當然不答應,一場猛烈的輿論炮火湧向李嘉誠。

而這場炮火,同樣把李嘉誠拉回到大眾的視野之中。回過頭來看,李嘉誠的「撤退」更像是一場馬拉松式的長跑。

過去幾年,這位曾火遍神州大地的「首富」進行了一系列的資產甩賣之旅。

去年年中,財新網從多個信源獲悉,長實集團擬出售位於北京、上海的兩處物業,對應價值達500億元。

更早的,我們來看一張圖——

根據中國基金報的不完全統計,李嘉誠已賣掉的內地和香港的資產,至少已經超過2500億元。有資料顯示,早在2018年底,李嘉誠旗下的長和集團在亞洲的資產占比就已下降至10%。

這種頻頻出售內地資產的行為,讓李嘉誠在內地的形象急轉直下。

2015年時,人民日報就曾說「遇到困難不能共度難關,不必挽留」;新華社旗下智庫機構「瞭望智庫」更是發文直呼:《別讓李嘉誠跑了》。

那麼,甩賣中國資產後,李嘉誠的錢去了哪裡?答案是歐洲。

據不完全統計,李嘉誠在英國投資早已超過4000億港元,李家控制著英國約1/4的電力分銷市場、近三成的天然氣供應市場、近7%的供水市場、超40%的電信市場、近三分之一的英國碼頭、超50萬平米的土地資源。

歐洲人驚呼:「如果有足夠的資金,李嘉誠恐怕要買下整個英國!」

根據財報,早在2018年底,李嘉誠旗下公司在歐洲的資產總和已高達6736.9億港元,占總資產比重達到54.67%。

而在美國,李嘉誠則投資大量的科技公司,包括Facebook、Skype、Siri、AlphaGo的開發者——DeepMind都曾是他碗裡的菜。

亞洲的李嘉誠,早已變成世界的李嘉誠。

商人與企業家

「決定房地產價值的因素,第一是地段,第二是地段,第三還是地段。」

幾十年過去了,李嘉誠的這句話依舊被地產界奉做金科玉律。

但很少有人知道,李嘉誠做地產真正的財富密碼,不是地段,而是囤地。

上世紀80年代末,李嘉誠開始進軍內地市場,成為香港在內地的最大投資者。過去數十年間,地產幾乎是李嘉誠在內地最賺錢的業務。

而買下地塊後囤起來,低買高賣,就是李嘉誠的「法寶」。

中國基金報曾做過統計,李嘉誠目前在內地擁有超過50個房地產項目,分布在20多個城市。

據統計,這些項目中,至少有19個還都沒有完工。這些土地大部分是李嘉誠在80年代末拿的,剩下一部分是在2005年左右拿的。

▲圖源網易房產

以北京的譽天下別墅為例,1993年拿地,到了2018年才全部開發完,同樣也是25年的跨度,房價則是從2000元漲到了40000元。

這19個沒有完工的項目中,有10個項目已經開發超過10年。比如李超人在重慶南岸還有一塊70萬平方米的土地,大概花了20億元人民幣。買下地之後,人家就找了幾台挖掘機去做做樣子,之後一直沒有實質性的動工。

現在十年過去了,重慶的地價已經漲了十倍!

當年內地城市引入李嘉誠這些港商,還指望著學習香港的先進經驗,以拉動當地經濟。

但現在看來,只看到李嘉誠瘋狂的囤地,接盤俠還得通過「住宅用地改綠地」這些奇葩手段,去給他們擦屁股。

通過這種手段賺得巨額利潤後,拍拍屁股,李超人就去往歐洲大陸了。

對一個商人來說,能吃到政策紅利並全身而退,是一種本事;但對一個國家來說,這種依靠囤地來獲利的行為,百害而無一利。

這一點,李嘉誠不如霍英東。

李嘉誠與霍英東,是同一時期的香港巨富,90年代以後,他們都享受到了國家政策的紅利,但他們的人生選擇卻截然不同。

李嘉誠選擇賺錢後就撤退,而霍英東選擇——在抗美援朝期間,義不容辭支持國家;做第一個投資內地的外商,為內地興建了第一個現代化的旅遊賓館;

通過體育外交為中國奔走呼號,成功恢復了中國在國際體壇上的合法地位……

李嘉誠說:「我只是一個純粹的商人,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來衡量我,不賺錢的商人不是好商人。」

霍英東說:我賺更多錢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希望國家興旺,民族富強。」

李嘉誠或許是一個成功的商人,但霍英東才算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企業家。

尾聲

從一個商人的角度來看,李嘉誠的「回歸」有著現實的考慮。

2020年,疫情肆虐全球,李嘉誠重倉的英國,更是幾乎經濟停滯。2019年,李嘉誠花430億港元收購了英國最大的連鎖酒吧,還沒回本,大半酒吧就面臨全年無法正常營業的困境。

根據媒體報導,李嘉誠公司2020年的凈利潤暴跌超過50%,李嘉誠旗下的長實集團、長江和記實業等公司由於重倉英國,市值損失超過2000億。李嘉誠個人財富損失達1000億,還因此失去了蟬聯21年的香港首富之位,連續兩年跌出中國富豪排名前五。

「脫亞入歐」還是「重回中國」,李嘉誠用真金白銀做出了投票。他嗅到的,正是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的訊號。

坊間傳言,李嘉誠曾給自己定下八字戒律——

少出風頭,不談政治。

這很謹慎,但多少又有點不切實際。享受了政治帶來的紅利,卻又不想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

在任何國度,商人要想把生意做到一定程度,他們都將與政治、國家和文明牢牢地綁在一起。

古今中外,無數巨商大賈都在驗證著這個命理。

有一句話,如今的李嘉誠恐怕有了更深的體會——一個人的命運,固然要靠個人的奮鬥,但也要考慮歷史的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