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省回归之路,这些高职务叛徒,注定被钉上历史耻辱柱

台湾省是中国的一部分,回归之路一路走得并不顺利!

近年来,美台沆瀣一气,在危险的路上越走越远;日本从中作梗,煽风点火。这两天,美国政客又在台驻美机构“更名”上做文章、使阴招,布林肯在接受议号质询仍然表态“保台”;岛内“汉光演习”正在进行,台对美巨额军购持续推进……

宝岛问题越来越受到各方高度关注,诸多原因造成回归之路一波三折,其中一个不容回避的原因就是,在几个重大机遇期的关键时间节点上,我军内部出现了几个高职务的叛徒,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宝岛的回归进程。

1.

台湾省回归之路,这些高职务叛徒,注定被钉上历史耻辱柱

蔡孝乾

原计划1950年4月解放台湾,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蔡孝乾叛变,成为解放战争中职务最高的叛徒,坑杀400多名党员骨干,导致共产党潜伏在国民党内的最大内线、中将参谋次长吴石英勇就义。

1950年是解放TW的一个重大机遇期,由于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老郑”被捕后投敌,成为我解放战争中职务最高的最大叛徒。其出卖台共组织,致使岛内400多共产党员骨干遇难,包括国民党参谋次长吴石被捕英勇就义。

“老郑”原名蔡孝乾,1908年出生于台湾彰化县花坛乡。作为土生土长的台湾人,蔡孝乾参加过中央红军的长征,是唯一参加过长征的台湾人,抗战时期曾任八路军总政治部敌工部长等职。

二战结束后,台湾重归中国版图,延安根据地指定当时表现十分优秀的台籍干部蔡孝乾为负责人,回到台湾专门负责发展党组织并获取重要情报。“老郑”就是其从事情报工作中对外称呼与党内同志联络时的代号。

1946年5月,中共台湾省工委在台正式成立,蔡孝乾任书记, 当年7月回台开始全面开展相关工作,党组织正式在台运作。

由于离开台湾已有十八载,家乡变化很大,蔡孝乾刚开始的工作并不顺利。随着1949年4月解放军横渡长江,解放台湾的工作提上了议事日程。当时综合多方面因素,考虑以1950年4月攻打最为适当。

此后,为尽快解放台湾,蔡孝乾带领中共台湾省工委,利用台湾人民的反蒋情绪,在各地建立“武装工作队”发动起义,积极发展组织,截至1949年底,中共台湾工委成立3年多时间,发展党员已达1300多人。

然而,就在我在台发展党组织,秘密展开对敌隐蔽战线攻势时,国民党当局已有所警觉,并加大对中共地下党组织袭扰破坏。1949年7月,有人捡到一份台共刊物《光明报》,蒋介石大为震怒,限期破案抓捕我地下党员。

国民党保密局侦防组组长谷正文专门负责侦破工作。这个谷正文本就是中共的一个叛变,是山西汾阳人,考入北京大学。九一八事变后秘密加入共产党,抗战爆发后,任115师侦察大队队长,被国民党逮捕后叛变,加入国民党军统局,成为一名军统特务,深受戴笠的赏识。在国民党败退台湾之际,获得蒋介石重用,在台岛内有“活阎王”之称,专门从事对中国大陆的颠覆渗透工作。

在谷正文的强烈攻势之下,蔡孝乾于1950年1月29日被抓捕,但他只报了假名字和假身份。当时,国民党并没有完全掌握蔡孝乾的“份量”到底有多重。

一天饭后,蔡孝乾谎称:为表示感谢,愿意带他们找共产党的据点。负责看守的国民党小特务立功心切不知其中有诈,离开看守所后,蔡孝乾设计甩掉“尾巴”逃了出来。

然而,给回归之路留下重大隐患的是,蔡孝乾虽然跑掉了,但其被捕时,公文包里记事本上留下了一长串名单,其中有“吴次长”三字,此人正是国民党“国防部”中将参谋次长吴石。吴石中将是共产党潜伏在国民党内最大的内线,被称为“密使一号”,为我军提供了大量绝密军情。

在台期间,吴石将军曾将《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等绝密情报拍成微缩胶卷交给女情报员朱枫带回上海华东局。

在这被国民党获取的笔记本中,蔡孝乾用真实姓名、职务记录了重要联络人,这是隐蔽战线的大忌。他的这一低级错误不仅让吴石付出了生命代价,还让阻碍了我们的解放事业。

蔡孝乾逃脱后不久,国民党保密局侦防组组长谷正文并不善罢干休,经多方侦获得知蔡孝乾潜伏在嘉义农村。1950年3月中旬,第二次被捕后,蔡孝乾预感再难脱逃,信仰动摇的他提出一个条件,让已同他姘居两年的妻妹马雯娟来监狱同住。

谷正文满口答应之后,蔡孝乾渐渐叛变,供出了分布岛内各地的地下党员名单,其中包括华东局女特派员朱枫。据不完全统计,蔡孝乾投靠国民党后,共有400多名在台党员以“匪谍”罪名被抓捕,造成中共台湾省工委成立以来的毁灭性打击,组织几乎全部瓦解。

2.

台湾省回归之路,这些高职务叛徒,注定被钉上历史耻辱柱

1949年金门战役,中国人民解放军未能攻下金门。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海军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解放军渡海攻台难度倍增,国民党和解放军隔海对峙的态势基本确立。

1950年春夏之交,解放军历时58天粉碎了国民党海南岛陆海空军立体防御,共歼灭国民党军5个师9个团,解放了整个海南岛。

然而,也就在同一时期,国民党抓捕中共台湾省工委的重要干部,随后,中共台湾省工委下属组织全部破坏,共抓捕1800余人,武装基地也遭到破坏。从此,中共在台活动转入低潮。

1950年6月10日,吴石和陈宝仓中将等在台北近郊马场町英勇就义。女特派员朱枫被国民党从沈家门抓捕,身中7弹,英勇就义,时年45岁。这一案件是国党退守台湾后的第一大案,震动了整个T湾岛。

蔡孝乾叛变后,任职于“国防部”保密局、“国防部”情报局等情报单位,授予少将衔, 1982年10月,因病在台北病逝。

3.

台湾省回归之路,这些高职务叛徒,注定被钉上历史耻辱柱

1955年,人民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协同发起一江山岛战役,解放一江山岛。此后,台湾当局控制的地区仅限于台湾岛、澎湖列岛、台湾周边岛屿以及大陆沿海的金门岛和马祖列岛。

1958年8月23日至10月5日之间,第二次金门炮战,又称第二次台湾海峡危机、台湾称为八二三炮战,是指发生于金门及其周边的一场战役。国共双方以隔海炮击为主要战术行动,因此被称为炮战。

1958年及其前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部队对据守福建省金门岛的国民党军进行的惩罚性大规模炮击封锁行动。

炮战由中国人民解放军首先发起,国民党军队随后开始反击。炮战初期,解放军打击岛上军事目标,后期重点封锁海上运输线,以围困金门。炮战伊始,国民党军队猝不及防,损失惨重,后因得到美国海军护航支援,维持金门补给线。

双方海军舰艇和空军也多次战斗,直至1958年10月初,解放军宣布解除封锁,改为“单打双停(逢单日炮击,双日不炮击;单打双不打)”,逐渐减少攻势。大陆方面维持单打双不打状态,直到1979年中国大陆和美国建交为止。

1979年,解放军宣布停止炮轰金门,开始寻找两岸和平统一的方法。两岸在经过十多年的友好发展之后,在上世纪90年代,以李登辉为首的民进党人执掌大权,企图将台湾分裂出祖国。为了应对这种局面,解放军在台海进行了数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

1996年,解放军集结数十万大军,准备一举解放台湾。当时西太平洋的局势很危险,美国两支航母编队开赴西太平洋地区,频繁在台海挑衅中国。日本也在蠢蠢欲动,因为当时日本的海空军力量确实要比中国强。

在我台海军演的关键时刻,李登辉放话公开解放军即将展开的一系列行动,不少言语证明对我行动了如指掌。解放军情报部门立刻对内部进行详细的排查,解放军军械部部长刘连昆少将、空军刘广智少将等人都因为泄密被抓起来。

刘连昆少将早在1992年就加入台湾军情局,还是台湾军情局的少将,在台海危机期间,不断将解放军在台海的装备情况和训练状况泄露给台军情局;刘广智则将解放军在台海前线的空军基地和战机数量,训练水平也告诉了台相关部门。由于情报泄密严重,解放大业再度搁深浅。

台湾省回归之路,这些高职务叛徒,注定被钉上历史耻辱柱

结束语:透过战火的硝烟看历史,看不见的敌人永远比看得见的敌人更危险,看不见的敌人永远比隐藏在我们内部的敌人更危险。无论在哪个历史时期,叛徒祸国殃民,注定会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