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陷入“债务违约”危机,中国勿要为救美“垫背”

10月7日,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表示,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议员已同意延长“债务上限”至12月3日,有消息称短期债务上限提升至4800亿美元。也就是说,“死人放屁,有缓”,美国10月18日“债务上限”到期前死不了了,但“死不了”不等于不死,现在仍然是“病重”阶段,要想全新“复活”,还需要最终两党一致同意提高“债务上限”,继续大力举债为美国“续命”。

美国陷入“债务违约”危机,中国勿要为救美“垫背”

暂时有了“命”,美国禁不住继续折腾,和“回光返照”前一样。这几天,美国有不少大动作:第一,10月4日至9日,美、英、日、荷、加以及新西兰的战舰跑到中国南海海域进行联合训练;第二,10月6日,美国参议院民主党籍的外交委员会主席梅嫩德斯、共和党籍的军事委员会首席议员英霍夫共同致函“台独”头子蔡英文,强调台湾可以一直指望美国给予支持,并领衔推动帮助台湾重获世界卫生组织观察员身份法案;第三,10月6日,欧洲议会表决通过“展望欧盟—美国关系”决议,“美欧合流”共同对付中国态势形成;第四,10月7日,美国中央情报局宣布成立“中国任务中心”,目的是为了“应对中国构成的全球挑战”。

美国陷入“债务违约”危机,中国勿要为救美“垫背”

一方面,美欧西方国家利用其所谓的“印太战略”一心一意对付中国,美其名曰“竞争”;一方面美国陷入“债务危机”不可自拔,有求于中国花钱买“债”。截止到目前,美国已拥有近29万亿美元的“国债”,而美国2020年全年GDP不到21万亿美元,已处于严重的“资不抵债”地步。美国“以贷养贷”,不断提高“债务上限”,靠美元的“世界货币”国际地位肆意印刷美元消费世界财富,其中中国制造又成为其需求最大的商品。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中国救过一次美国,但同时中国也成为“东郭先生与狼”故事中的“东郭先生”,而美国就是那头忘恩负义的“狼”。现在,这头“狼”又遇到危机了,中国救不救呢?

美国陷入“债务违约”危机,中国勿要为救美“垫背”

最近,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终身教授、浙江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院长撰文提出了“垫背陷阱论”,提醒中国避免掉入“垫背陷阱”,笔者认为这篇文章写得很及时。中国有句俗语,叫做“临死拉上个垫背的”,美国虽是夕阳西下,但一心想拉上中国为它“陪葬”,切不可轻易上它的当。10月6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在瑞士苏黎世会晤了中国负责外事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也将在近期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进行直接通话接触,美国财长耶伦和商务部长雷蒙多最近都表达了访华意愿,包括美国商会、全美零售业协会在内的30余家商界组织早在8月5日就公开致信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财政部长耶伦,要求削减进口关税、重启美中贸易谈判。这一系列迹象表明美国既与中国“竞争”激烈,又急需与中国合作,以挽救其国内危机。

美国陷入“债务违约”危机,中国勿要为救美“垫背”

美国总统拜登与国务卿布林肯将美中关系定位为“应该竞争时竞争,可以合作时合作,必要对抗时对抗”,至于什么时候竞争,什么时候合作,什么时候对抗,全得看美国的心情。这就是美国的逻辑,以实力做后盾居高临下的逻辑。然而,这样的“逻辑”必将引起中国的强烈反弹,中国不是“待宰的羔羊”和“案上的肥猪”,怎肯轻易就范呢?早在中美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会谈时,杨洁篪就说出了那句著名的怼美金句:“你们(美国)没有资格站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地位的角度出发同中国说话”,王毅外长也说:“对话必须本着相互尊重、求同存异的精神来进行,不能单方面拉单子、提要价”。这次杨洁篪与沙利文的会晤,杨洁篪再次向沙利文提出:中方反对以竞争来定义中美关系。

美国陷入“债务违约”危机,中国勿要为救美“垫背”

美国为何这么反常地与中国打交道呢?既要围堵中国、制裁打压中国,又要与中国打交道,占尽中国的便宜,这不符合常理啊!其实,中西文化不同,美国当“老大”当习惯了,以为这就是很正常的理。美国人普遍有一种来自基督宗教的非友即敌的零和思维方式以及进步与落后泾渭分明的线性史观,拜登把中国定位为“最严峻的竞争对手”,本质上是一种零和博弈,不可能共赢,只讲求单赢。因此,美国有求于中国,只是把中国作为利用的工具,卸磨杀驴是它的本能。所以,与美国合作,千万不要指望它“感恩”。因为它本身就不是一种感恩的动物。我们要深刻地认识到,美国现在依然是在国际舞台上处于主导地位的超级大国,是当前大多数国际规则的主要制定者,美元在世界经济中仍占据霸主地位,只是它在没落阶段而已。当前的国际形势,与美国斗是主流,因为不得不斗。美国已摆下战场,不斗行吗?但斗而不破才是上策,不要把竞争演变成对抗。这是一场谋略战,需要斗智斗勇。与美国脱钩是不对的,也无法脱钩。如何与美国打交道确实是一门艺术,一门高超的艺术,要有谋略。美国和日本一个尿性,把它打疼了,降服了,它就乖乖地。这就是它们的性格。你看那些野兽,比如一头老虎,只要你降服了它,它就认你做它的主人,任你骑在它的身上。中国的许多神话小说里,许多仙佛就是以野兽为坐骑的,一个道理。

美国陷入“债务违约”危机,中国勿要为救美“垫背”

赵鼎新提出中国国际战略的首要目标就是拒绝做美国的“垫背”,这很有道理。美国是一只“病虎”,利用好正确的战略,正是降服它的有利时机。“病虎”也会咬人的,降服它的过程中避免被咬,它爱跟谁疯跟谁疯去,千万不要再学东郭先生,将“病虎”救活,因为太容易“养虎为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