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成15万英国人死亡,这份疫情调查报告回避了什么?

造成15万英国人死亡,这份疫情调查报告回避了什么?2021年6月19日,英国民众在伦敦一家新冠疫苗接种中心外排队,等待接种疫苗。图/新华社发(雷伊·唐摄)

当地时间10月12日,英国议会发布有关新冠疫情的调查报告。报告称,英国未能在疫情早期采取及时有效的措施阻止新冠病毒传播,造成英国史上公共卫生方面最严重的失败之一。迄今为止,新冠疫情在英国已经造成了超过15万人死亡。

这份针对英国内阁和其它官方机构新冠疫情应对的评估报告,看似给出了“重大失误”的严厉评价,但其实只是一份“小骂大帮忙”的官样文章。

什么样的“重大失误”

尽管英国“最严峻的时刻业已过去”,但反对党、公共卫生专家和新冠致死者家属等不断施压,要求“查清真相、严肃追责”。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英国议会才由跨党派议员组成英国政府健康和社会关怀委员会、科技委员会,联合发起了针对官方疫情应对表现的调查,最后形成这份长达151页、题为《冠状病毒:迄今为止的经验教训》的评估报告。

报告着重批评了英国内阁和英国政府紧急情况科学顾问小组,在早期疫情应对方面的“重大失误”:第一例确诊早在2020年1月31日就已经出现,但英国直到3月23日才宣布“封城”等应对措施,并迟迟不愿采取普遍核酸检测等手段;此前3月11日英国仍主办了利物浦对马德里竞技的欧冠足球赛;3月10-13日照旧举办了切尔滕纳姆赛车节,导致疫情雪上加霜。

造成15万英国人死亡,这份疫情调查报告回避了什么?英国伦敦的议会大厦外景。 图/新华社

疫情暴发之初,在中国、意大利等地均已证明,新冠病毒传染率和致死率很高,且在当时疫苗及治疗方法都缺乏的背景下,惟有隔离和加大核酸测试密度,才能抑制疫情传播范围和速度,但英国官方“几乎未采取任何措施遏止疫情蔓延”。

报告称,英国是最早研发出新冠核酸测试有效方法的国家之一,但2020年3月英国就匆匆停止了社区核酸测试。在疫情第一轮高峰期间,只有重症住院者才接受普遍核酸测试,英国公共卫生系统直到2020年5月才推出检测和跟踪系统。

报告指出,负责为内阁提供公共卫生专业建议的英国政府紧急情况科学顾问小组,在疫情暴发两个月后才提议“封城”,而作出应对决策的内阁、负责作出危机应对的委员会也“表现出一定程度的群体性思维”。

内阁首席科学顾问瓦兰斯2020年3月公然提出“群体免疫”的争议性防疫策略,引起轩然大波后,时任卫生大臣汉考克又在48小时内宣称这“并非我们的目标和政策”,令整个社会莫衷一是。报告指出,正是“英国政府紧急情况科学顾问小组和内阁的群体性思维,导致后来被证明错误的选项,在当时被视作唯一可行的选项”。

2020年3月17日,英媒称研究团队评估后认为,“群体免疫”或致25万人死亡。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

“小骂大帮忙”

然而,不少人质疑,这份报告只是“小骂大帮忙”:该报告首先肯定了内阁及相关机构“动机都是好的”,后半部分更是称赞了英国在疫苗和治疗药物开发等方面的“努力和成绩”。

反对党工党影子内阁卫生大臣阿什沃思认为,报告“糟糕透顶”,因为回避了绝不应回避的追责问题。

由新冠致死者家属等组成的“新冠丧亲之家伸张正义组织” 发言人布雷迪则表示,强调“疫苗的成功”并试图以此遮盖导致15万人死亡的重大公共卫生政策失误责任,是“可笑”的。

反对党工党领袖斯塔默称,报告是“一份该死的起诉书”,显示了政府公共卫生决策的错误和失败,呼吁“尽快举行公开调查”,并要求首相约翰逊向新冠致死者家属道歉。

事实上,报告的“小骂大帮忙”基调本身也是事出有因、预料之中的。虽说调查组成员是“跨党派”,但负责生成报告的“两委员会”、召集人及报告领衔者却都是保守党籍的前内阁部长——亨特和克拉克。

面对责难,内阁部长们继续或装聋作哑、或避重就轻:内阁科学大臣弗里曼就表示,现在追责“言之过早”,并将英国畸高的新冠确诊死亡率归咎于“与肥胖有关的心脏代谢慢性病发病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