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局势并非40年来最严峻,台湾地区在给自己加戏,台独死路一条

近日,台“立法机构”审查涉2400亿元新台币、共8项军备的“海空战力提升计划采购特别条例”草案,台“防务部门”负责人邱国正在接受质询时称,现在的两岸情势是他从军40年来最严峻时刻。

这其实是台湾省给自己在加戏。原因很简单,首先,客观地看来,现在台海局势很紧张,但也很明显的是远没有达到1996年那样的水平,所谓“40年来最严峻时刻”并不是一种历史经验,而是一种话术,主要目标是为获取军费支持进行的渲染。

台海局势并非40年来最严峻,台湾地区在给自己加戏,台独死路一条

其次,所谓“40年来最严峻时刻”可能对台湾省而言是部分成立的。因为在1996年,解放军的武力水平并不高,甚至在局部台湾省割据政权还有不少技术优势,而整体上看,当时台湾省的GDP依然相当于大陆的30%-40%左右,经济繁荣而且手段很多。而现在,解放军不但装备精良而且实战化练兵备战如火如荼,大陆经济持续增长政治秩序团结稳定,台湾省割据政权却不仅走向民粹,治理绩效乏善可陈。此消彼长之下,台湾省割据政权自然也是着急的。美国就有人认为,大陆真的要武力统一,台湾省割据势力的有效抵抗在1-2周内就会结束。

台海局势并非40年来最严峻,台湾地区在给自己加戏,台独死路一条

再次,这轮台海局势紧张的根源在于蔡英文当局持续地谋求渐进式的“台独”,其抓手就在于大肆渲染“民主价值观”,并要求“民主世界帮助”。这种做法根本上就是意图宏大能力不足,明显也是在加戏,他们只能寄希望于世界少部分国家,然而其他国家根本没有能力也缺乏动力进行台湾割据政权所希望的援助,台湾割据政权一来二去自己制造了问题,然后把解决问题的主动权留给了大陆。

在台湾省割据政权的制度逻辑之下,他们缺乏身份的稳定根基,又拘泥于选票,因此对于民进党而言,制造两岸对立是一剂猛药,煽动社会仇恨后他们获得了执政地位,而后却解决不了问题,只能进行持续的、劣质的表演,并用愿望思维去解决出现的问题。指望割据政权放弃这种猛药可能性已经非常小,但“台独”的真实空间其实非常狭窄,再多的话术也是在掩盖死路一条的现实。

台海局势并非40年来最严峻,台湾地区在给自己加戏,台独死路一条

因此,对此大陆的解决方案其实是很简单的,那就是发展好自己,对对岸保持以我为主的开放姿态,吸纳对岸尚且思维正常的人才和资本,而后强化军事能力确保威慑任何“台独”的异动。如果可能,输出越来越多、越来越优质的中文文化产品也是较为理想的选项。战争终究是下策,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大陆的军事能力需要强化到什么程度能够确保威慑的效果?台湾省已经没有足够的产业、技术和人口可以对抗一个正常发展起来的大陆,他们甚至连恢复义务兵役制的勇气都没有,外部干预的消除是需要考虑的最大目标。消除外部干预的空间最关键的是要尽可能压低割据政权的抵抗时间,使其快速出现全面军事崩溃,以此降低美国、日本的准备时间,提高他们的干预难度。因此,大陆需要确保的是,在最差的情况下将对方一击击倒的能力。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全面摧毁对岸的主要防御能力,压垮其体系。对岸的抵抗时间越短,那么解放军的军事行动面临的外部干预就越少,局势就越能确定。

台海局势并非40年来最严峻,台湾地区在给自己加戏,台独死路一条

从目前来看,解放军已经非常接近这一要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