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打着“一个中国”的旗号,干着破坏“一个中国”的事情

美国总统拜登与中国元首视频会晤时,言之凿凿地保证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独”。 中国人听了挺高兴的,期望中美关系有所缓和,少些相互拆台,多些相互尊重。

然而,会后发出来的文字稿就跟不一样了,最需要美国承认和强调的干货“不支持台独”被抽掉了,会晤中根本没有提到的内容,像“与台湾关系法”呀,“对台六项保证”呀,被他们悄悄地塞进去了,变成了:致力于基于“与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对台六项保证”的“一个中国”政策。

美国正打着“一个中国”的旗号,干着破坏“一个中国”的事情

美国的会晤通稿主要内容

这不是美国第一次这样干了,拜登也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人。前边布林肯也这样干过,沙利文也这样干过,美国的其它政客也都会。

在外交上,往往为一个词语的准确使用,或者为了避免某一个词语可能产生的歧义,有时候会多次讨论、反复争执,直到最后找到一个双方都能认可和接受的词语或者方案为止。而美国现在的做法,纯粹是在跟中国玩两面派手法,或者说在跟我们玩文字游戏。

美国目前使用的“一个中国”政策和中国一直坚持的“一个中国”原则,是有着根本区别的,只能说表面上是一个相同的文字表述,实质上已经早就不是一个概念了。

在中美关系中,“一个中国”的概念是两国关系中最重要的一个基石,也是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概念。

中方一般称为“一个中国”原则。基本含义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个中国”原则是中国既定的基本原则,是每一个要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必须认可、承诺、签字、执行的前提条件。一个中国原则是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和国际社会普遍共识,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大义、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美方一般称“一个中国”政策。美国人说的“一个中国”政策,是延续了他们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与台湾关系法》,以及所谓的对台“六项保证”中的一些表述和“长期承诺”,并且《与台湾关系法》赫然排在最前列。

从目前的实际情况看,当初中美建交时确认的“一个中国”原则早已被美国掏空,塞进去一堆破布烂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就曾经公开声称:美国的一中政策与中国的“截然不同”。

美国正打着“一个中国”的旗号,干着破坏“一个中国”的事情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

美国人口里对中国说的“一个中国”政策,是笼统的、是概念式的,是对美国基本上没有约束力的一个空泛概念;而美国人对国内所用的“一个中国”政策,包括对台湾当局所说的“一个中国”政策,大致表述是这样的:致力于基于“与台湾关系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对台六项保证”的“一个中国”政策。

就是说,美国人现在运用的“一个中国”政策,主要是三项内容,第一是“与台湾关系法”,第二才是“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第三是“对台六项保证”。

那美国人为什么要夹带这两样私货进去呢?

《与台湾关系法》是美国总统卡特于1979年4月10日签署生效的一项立法。1979年1月1日中美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同时美国政府宣布与台湾断交、终止美台“共同防御条约”、从台湾撤出美国军队。然而,美国这边与中国签字建交,那边就在考虑如何牵制中国、暗中支持台湾,在与中国正式建交刚刚3个月时间,便以最快的速度制订出台了《与台湾关系法》。

我们看这个时间节点,1979年1月1日中美两国正式建交,1月26日卡特总统就提出《与台湾关系法》议案,美国国会众、参两院分别于3月28日、29日通过《与台湾关系法》。在美国那扯皮成风、效率低下的国会众、参两院,这么快捷、高效地制订出台一项新的法案,尚不多见。

《与台湾关系法》声称:“美国作出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决定,是以台湾的前途将以和平方式决定这种期望为基础的;凡是企图以和平以外的方式来解决台湾问题的努力,都将会威胁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引起美国的严重关注。”并提出要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使之“保持抵御会危及台湾人民的安全或社会、经济制度的任何诉诸武力的行为或其他强制形式的能力”。

《与台湾关系法》继续将台湾当作“国家”对待,《与台湾关系法》严重严重违反了中美两国建交时双方同意的原则以及美方的承诺,《与台湾关系法》是对中国内政的公然干涉。

美国正打着“一个中国”的旗号,干着破坏“一个中国”的事情

《与台湾关系法》产生于卡特执政时期

“对台六项保证”就更扯淡了,那就是一个口头谈话的记录,或者信手记下的几点想法。主要内容是:美国未同意设定终止对台军售的日期;未同意就对台军售议题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征询意见;不会在台北与北京之间担任斡旋角色;未同意修订“台湾关系法”;未改变关于台湾“主权”的立场;不会对台施压,要求台湾(地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谈判。

“对台六项保证”,是在民进党当局宣布开放美国莱猪、牛肉进口引发岛内舆论反弹之际,2020年8月31日由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突然公布的所谓1982年的“解密电报”中的内容。尽管这“六项保证”只是一个口头的顶多算是文字记录下来的东西,并未如公报或法律,落实为有效力的法律文字,但美国在台协会依然宣称,所谓“六项保证”始终是美国对台及对中政策的“根本要素”。

“对台六项保证”从性质上说,就是里根就任总统时期的一份私下谈话记录或者文案,但之后渐渐地开始半公开,到了2016年美国参众两院通过一个“共同决议案”,里面将“六项保证”诉诸文字。之后,在新闻中也不时见到美国又对台重申“六项保证”等表述。

“对台六项保证”从不公开、半公开到走向公开,从非正式、非官方到走向正式和官方,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从执行层面看,美国几十年来倒是践行了所谓的“六项保证”。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给自己列的条款,肯定是怎么有利怎么开列,又不受任何的限制和监督,还可以拿这个东西来随意限制、监督、约束、打压别人。真是坏事全做绝、好处全拿光的一项措施。

美国正打着“一个中国”的旗号,干着破坏“一个中国”的事情

“对台六项保证”是里根执政时期的一份私下文案

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核心、最敏感的问题。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是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基础。二十多年来,美国承诺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为自己带来了美中建交、两国关系发展和台湾局势相对稳定的利益。令人遗憾的是,美国一再违反自己对中国作出的庄严承诺,先是不断向台湾出售先进的武器和军事装备,后来随着中美关系的渐趋紧张,频打台湾牌,现在则公然背弃与中国建交时签订的公报、协议、承诺,单方面塞进对自己有利而对“一个中国”原则破坏性极大的法案和口头表达。

美方“所谓‘与台湾关系法’,还有所谓‘对台六项保证’,纯粹是美国国内一些势力炮制出来的,都与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背道而驰,实质是将美国内法凌驾于国际义务之上,是非法、无效的。”这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和对中国安全的严重威胁,阻碍了中国的和平统一进程,同时也危害了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中国政府对此一向坚决反对,绝不认可。

美方40多年来在“一个中国”问题上的表述已经严重走样、变味、倒退,背离了中美建交时美方与中方达成的共识。美方应该遵守的是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这是中美两国的重要政治共识,也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而不是私下塞进去的所谓法案或保证。

既然“一个中国”是中国的立国之基,也是中国开展外交工作的根本前提,那么,“一个中国”原则必须由中国来定义,不能任由他国曲解,特别是不能任由美国等故意与中国敌对的国家来故意歪曲、夹带私货,绝对不能容许他们打着“一个中国”的旗号,干着破坏“一个中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