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胶鞋,如何让美国间谍网络覆灭?情报机构,招不到对华间谍?

在这篇报道里面,一些美国情报机构的“知情人士”抱怨道,美国在中国的“间谍网络”如今受到了“巨大破坏”。一方面是中国的大街小巷,构建了“疏而不漏”的监控网络;另一方面是美国间谍机构面临“用工荒”的问题,越来越难招到“会说普通话的间谍”来打工了。

一双胶鞋,如何让美国间谍网络覆灭?情报机构,招不到对华间谍?

现在我们一向对美国人的“认怂”报以警惕的态度,比如,最近美国说“想和中国共存”,还邀请中俄“三分天下”,我们都做过相关的分析视频,剖析这些话语背后的真相。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往期视频里回顾一下。

那么这次,美国又透露出在“间谍网络”上向中国“认怂”的消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是美国的情报机构真的要在中国“收手”了吗,还是又是为了“麻痹”我们而放出的烟雾弹呢?

大家好,欢迎来到认知金字塔,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美国情报机构是如何在中国一次次“翻车”的,而美国间谍的“翻车”经历,又可以为我们的防谍工作提供哪些经验。

首先咱们客观来讲,美国的这篇报道,有一点还算属实,就是美国间谍在咱们中国,是真的“不好混”。

这里一方面是中国的反谍工作做得到位,另一方面则是,美国的间谍早就习惯了在全球横行霸道,觉得身后有美国的霸权主义罩着,其他国家不敢拿它怎么样。

在解放前,美国间谍早在中国嚣张惯了,觉得只要自己够强硬,耍耍威风就能吓唬住中国政府。结果新中国严打他们的时候,这些美国间谍不但不躲藏,还跳出来找茬,直接被人民政府一网打尽。

比如说新中国公开审理的第一起美国间谍案,是沈阳领事馆事件。在审理这些间谍之前,他们的“上司”瓦尔德总领事也遭到了人民法院的审判,不过“罪名”是打架斗殴和故意伤害。

瓦尔德从1947年3月起出任美国驻沈阳总领事,为了搜集东北地区和附近内蒙古、苏联、朝鲜等方面的情报,他奉命同美国军方特务机关“美国陆军联络团”配合,网罗了一批汉奸和日本特务,从事间谍工作。

旧中国的间谍工作很好做,因为各国领事馆享有各种特权。比如,根据当时的国际法,领事馆是没有无线电发报权的,但是各国领事馆却以“同本国通讯联系需要”为名,纷纷架设电台,导致间谍搜集来的情报不用偷偷摸摸,直接在领事馆里坐着就能传回国。

沈阳解放后,我方根据国际法,要求各“领事馆”交出他们拥有的电台。结果瓦尔德傲慢惯了,直接公开承认自己拥有电台,但就是拒绝交出,看你中国政府能拿我怎么样。

当时,解放军负责管理此事务的伍修权警告他:如果你拒绝交出的话,我们将派人去取。”而瓦尔德更是嚣张地回应道:“那是你们的事。”这时瓦尔德心里打的“小算盘”是,如果中国人真来“取电台”,他就拿此事做文章,说中国政府强行取走美国政府财产,这样美国就有借口“军事干预”我们的解放战争了。

瓦尔德的伎俩早被我方识破,伍修权在汇报了事情经过之后,中央发来电报指示,美国恐怕是要借机做文章了,所以在行动之前,一定要先做好声明,称新政府与美国政府并无外交关系,不承认原美国“领事馆”的外交地位。美国原“领事馆”人员只能当作外侨看待,没有任何特权。

按照中央指示,伍修权带着一纸声明,就去美国“领事馆”执行收缴任务了。瓦尔德这才意识到,中方这次是动真格的了,而自己耍的花招也并不占理。最终,我们从美国领事馆内搜出了9台无线电发报机。

一双胶鞋,如何让美国间谍网络覆灭?情报机构,招不到对华间谍?

美国“领事馆”内的无线电台被收缴后,瓦尔德并没有收手,因为他们还在沈阳的美孚商行内藏匿着几台电台。瓦尔德要求他手下的间谍“继续行动”,而这些间谍早就习惯了过去“大摇大摆”搞谍报的日子,每天日常去美孚商行“打卡上班”,这一变化立刻就被我方关注到。

很快,有关部门就对美孚商行进行了突击检查,一举擒获了正在执行任务的佐佐木弘经、伯彦苍、吴人杰等特务分子,还缴获了收发报机、发电机、密码本、间谍行动档案等各种材料,可谓“人赃俱获”,证据确凿。

这么一场间谍“翻车”事件,让美国政府有点儿尴尬,只能想着如何收拾残局。负责“公关”此事的司徒雷登向外事处递交了一份备忘录,声称,美国政府决定积极配合,关闭沈阳领事馆,希望我方政府可以允许他们“平安回家”。

司徒雷登希望可以“冷处理”此事,可频繁受挫的瓦尔德却冷静不下来。在瓦尔德要“卷包袱回家”的前几天,之前被他解雇的老信差姬玉衡找他来“讨薪水”,希望获得应得的解雇金、休假补贴和拖欠的工资。

瓦尔德一听竟拍案大骂:“混蛋,滚出去!”然后立刻跳起来,同另外几个美国人一起,将姬玉衡从楼梯上边,连推带踹赶下楼去。几个中国工人上来劝架,也被这些“美国领事”按倒在地。直到瓦尔德将姬玉衡打得昏死过去,这才罢手。

沈阳市公安局接到中国工人报案后,依法逮捕了瓦尔德等五名凶手,最后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主犯瓦尔德有期徒刑 6 个月,并赔偿经济损失;四名从犯也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3至4个月。同时,并判五犯驱逐出境。

而在审讯瓦尔德的同时,我方也对美国“领事馆”进行了彻底搜查,很快对之前逮捕的美国间谍进行了审判,最终判处各犯有期徒刑2至6年,并且将前美国驻沈阳“领事馆”全体外籍人员驱逐出境。

这些嚣张的美国间谍,妄想和中国政府“硬碰硬”,最后被一网打尽的故事,让我们想到东北著名的动物“傻狍子”。

说它傻,是因为它一听到枪声,不仅不跑,还要停下来看看发生了什么。这些美国间谍,比傻狍子还要过分,不仅要看看发生了什么,还要以身试法才叫痛快。

不过话说回来,在美国的谍战工作中,领事馆往往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至少往往会被作为间谍活动的一个据点。我们国家最初抓间谍,就奔着原先美国的“领事馆”里头抓,一抓一个准。

当这些“据点”被扫清之后,美国人不敢再无法无天了,知道了在中国需要“夹着尾巴做人”,所以,随后派来中国的间谍,也知道应该伪装身份。可是在我们的仔细观察下,这些间谍总会暴露马脚,仍然避免不了“翻车”被捕的命运。

1952年的长白山脚下,破获了新中国最著名的一起“美国间谍案”,总共有11名美国间谍被审判,从事间谍活动的美国人唐奈、费克图,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20年。在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尼克松总统更是亲口向周总理认错,承认这些美国间谍在中国犯了罪。

一双胶鞋,如何让美国间谍网络覆灭?情报机构,招不到对华间谍?

这些美国间谍落网的过程,就是因为其中的一名间谍“细节不到位”,引发了怀疑,最后牵出了整个“团伙”。

1952年9月29日,一名身穿解放军军装,自称叫“李军英”的人,被带到了吉林安图县的一个派出所。他身上带着各种身份证件,也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结果当时被当地民兵立刻认出,这个人身上,有个地方“不对劲”。

问题就出在他的脚上。

这个人虽然穿着全套的解放军的军装,但是脚上的胶鞋,每排却有六个穿鞋带的眼儿。而当时的军鞋,“正品”是有五个鞋眼的。

这个事情我们今天听起来像是个“冷知识”,但在当地却是人人熟知的,因为在安图县的当地方言里,人们管解放军军鞋的俗称就是“五眼鞋”。如今,五眼鞋长了“六个眼”,一下子就被细心检查的民兵识破了。

很快,这名李军英就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是美国空投到中国的主力间谍。经过公安部门的连夜审问,李军英承认,还有10名中国籍间谍在该地区活动。他们之前一直在美国塞班岛的特务机关受训,这次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空投”到昌图县,计划在当地深山建立一个“游击基地”。

李军英还承认,在他任务完成的过程中,中央情报局会派飞机过来与其对接。这引起了吉林公安部门的重视,决定借李军英身份,向位于日本基地的美国中央情报局间谍机关发送信号,从而“顺藤摸瓜”。

果然,两个月后,美国的“C-47”间谍飞机,从韩国飞来“接李军英”了。飞机来到安图县上空之后,就扔下缆绳,学名叫做“空取器”,准备在不降落的情况下,就把李军英接走。

然而,中国不惯毛病,这架飞机立刻被我方的防空火力击中,美国飞机驾驶员当场身亡,两名负责操作“空取器”的机组成员唐奈和费克图,在跳伞后被我军生擒。我军也从飞机残骸中,发现了各种武器装备和间谍工具。

被我军生擒的两名美军飞行员,对自己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接受爆破、辨认地图、无线电等项目的间谍训练等事实供认不讳。为了争取减刑,他们又进一步供出了另外几名在美军基地受训过的中国特务信息,最后,整个美国试图在吉林昌图布下的间谍网络,就这样被一双“赝品”胶鞋给出卖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就算美国间谍“夹起尾巴做人”,也难免有暴露狐狸尾巴的时候。而类似的例子,直到今天也还在上演。前两年的某国内社交平台上,有一名自称是“中国北方人”的用户发表了一番言论,结果字里行间,就觉得这话不对劲。

一双胶鞋,如何让美国间谍网络覆灭?情报机构,招不到对华间谍?

我们自己说自己是哪里人,都是“北方人”、“东北人”,哪有说什么“中国北方人”的?热心网民给他出了道题,来自赵丽蓉老师的经典小品台词“宫廷玉液酒”,这个用户就被问懵了。网友瞬间秒懂,《人民日报》也嘲笑这件事情是“境外特殊人士冒充北方人失败”。

一双胶鞋,如何让美国间谍网络覆灭?情报机构,招不到对华间谍?

所以说,美国间谍在中国,恐怕是真的“不好招工”了。毕竟花了这么大力气培训、伪装的间谍,随便一个细节“不到位”,就都有可能露馅。毕竟,我们对这片土地太热爱、太熟悉了,很容易就能看出那些不对劲的地方,和不对劲的人。

我们换位思考一下,美国的间谍也是“打工人”,难道他们就不想躺在领事馆就能完成任务,没有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们”的国家和地区“工作”吗?

所以,在我们的努力下,中国,一定会成为美国间谍“最不喜欢的工作地点”。而同样的,只要在我们中国人的地盘上,美国间谍也一定是那个“最不受欢迎的工作”。

当然啦,我们也要认真对待,间谍我们是容易抓获的,但是还有许多窃听手段,是不需要人的。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窃听器,当年中国向波音公司定制了一批领导人专机,结果检查一看,上面就布满了窃听器。而窃听器的发现,也是防不胜防,有时也有一定的巧合成分。

我国的外交官就曾经遇到过一件事情,在我们自己的大使馆里面,我们的外交官在“保密室”里开内部会议。当时有一位官员提到了一句英语,大家印象很深刻,也重复嘟囔了几遍。结果几天之后,这个国家的官员在和我们交流时,突然说了一句一模一样的话。

所有的外交官都觉得很奇怪,我们自己内部会议上的话,怎么被对方“复读”出来了呢?大家一致怀疑,这个“保密室”并不保密。而为了查找窃听器,他们对保密室做了全面检查,但一直没能发现问题,我们的外交团队开内部会议,也只好开车到野外去开。

后来有一天,一名外交官在听收音机的时候,忽然调台调到了湖北民歌的声音。仔细一听,原来是自己人的声音,因为在外面太久想家了,正在那个废弃的“保密室”里头,偷偷唱着家乡的歌谣呢。

这名外交官立刻意识到,是收音机的频率和窃听器撞上了。他拿着收音机,根据信号强弱进行一番搜查后,终于在插座里发现了一个迷你窃听器。

说到这个窃听器的事件,就让我们联想到,今天我们的生活中,也会遇到一些类似的危险。比如说,一些“黑宾馆”会在插座里藏红外摄像头,偷拍房客的色情视频。或者一些“黑软件”悄悄骗取了我们手机麦克风的权限之后,就可以在后台“偷听”我们说话,借此来搜集客户数据,等等。

所以说,国家的防谍工作,实际上就是和我们日常的“保护隐私”是息息相关的。而在国家严打境外间谍工作的同时,国外窥探我国情报的需求仍然存在,但这些间谍工作的方式,实际上是更隐蔽、离我们个人的生活更近了。

比如前几年就有一个中国研究高精尖专业的研究生,“网恋”遇到了女间谍,无意间把自己的学习内容都讲给这个“爱学习”的“女朋友”,结果出卖了不少国家情报。

一双胶鞋,如何让美国间谍网络覆灭?情报机构,招不到对华间谍?

所以对我们个人来说,遇到任何事情,都有必要“留个神”,不要轻易对陌生人泄露个人隐私和工作隐私。不仅对自己的安全有好处,对国家,也是对防谍工作的一份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