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美国太远,离中国太近?东盟选择“疏美亲华”到底有何考量?

距美国太远,离中国太近?东盟选择“疏美亲华”到底有何考量?

1945年9月2日,日本帝国主义正式签订无条件投降书,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彻底落下帷幕。

作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伤亡最惨重且影响最为深远的战争,二战以前所未有的伟力,彻底改写了世界历史走向,在颠覆了英法主导的殖民体系的同时,也使得美苏两国异军突起,成为并驾齐驱的超级大国并拉开了冷战的序幕。

冷战不仅是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厮杀,更是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对抗。而为了避免被两大阵营裹挟,广大第三世界国家除高喊不结盟,更陆续成立了抱团取暖的国家组织,“东南亚国家联盟”就是典型。

1967年8月8日,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五国外长齐聚泰国首都曼谷,签署了《曼谷宣言》,宣告了“东南亚国家联盟”的横空出世。

“东南亚国家联盟”的成立,虽然本意是避免卷入美苏争霸的漩涡,但事实上当时的东南亚早已难以独善其身。在东盟成立前,两大阵营早已在此地兵戎相见十多年,典型案例为两次越南战争。

二战结束后,为围堵苏联及社会主义阵营,美国在亚欧大陆周边构建了一系列“篱笆”,比如1949年成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1954年成立“东南亚条约组织”,1955年成立“巴格达条约组织”,不愿意“同流合污”的印度,则受到了美国的重点拉拢,确保亚欧大陆周边严丝合缝、密不透风。

距美国太远,离中国太近?东盟选择“疏美亲华”到底有何考量?

虽然“东南亚条约组织”真心的东南亚国家只有泰国和菲律宾,但美苏争霸对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已经无孔不入。

此时的法国在卷土重来了9年后,不得不在中苏支持的北越的打击下再度投降,随后在《日内瓦协定》签字后狼狈撤出中南半岛,北越、老挝和柬埔寨取得了真正的民族独立。

当年法国焦头烂额想放弃时,美国就一直用实实在在的武器激励法国继续死扛下去,终于让法国元气大伤。法国撤走后,美国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迅速接管南越,随即以饱满的热情投身到第2次越南战争的斗争中来,并遭受到了比法国更沉重的打击。

所以,“东南亚条约组织”,就是掩盖美国在东南亚野心的遮羞布,而这块遮羞布能遮住太阳,却盖不住美国在中南半岛的狼狈。

所以仅有一个“东南亚条约组织”是远远不够的,况且泰国和菲律宾根本代表不了中南半岛甚至东南亚,所以在美国的“撮合”下,“东南亚国家联盟”在1967年呱呱坠地。

和“欧洲联盟”的成立,是欧盟各国为避免被美苏争霸彻底边缘化及美国颐指气使进而“主动”抱团取暖不同,“东南亚国家联盟”的成立,前提就是美国的牵头主持。

此时的菲律宾,作为美国的亲殖民地,关系更不必说,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虽是英国殖民地,但英国早就拜倒在了美国的牛仔裤下,印度尼西亚刚刚在美国的煽动下疯狂反华,唯一不可靠的反而是习惯于左右逢源的泰国。

距美国太远,离中国太近?东盟选择“疏美亲华”到底有何考量?

而相比于欧盟内部虽然有新教和天主教的区别,但本质上还同属于基督教系统的情况不同。

历史上的东南亚因为靠近东亚、南亚及印度洋的区位,受到佛教和伊斯兰教的深刻影响。近代以来又先后遭受了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及法国等殖民者的野蛮侵略,所以这里宗教成分复杂、民族种类多样。再加上不同西方国家的各自影响,所以这里天然很乱,接受美国“意见”组成团队在对外扩展影响力的同时,首先能保证自己内部不先打起来。

所以,东盟的成立,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美国是东盟成立的主要主持人,而当时美国与中苏的关系剑拔弩张,所以东盟最初的属性,就是反华反苏。

但半个多世纪过去,东盟在不断发展的同时,却与美国关系渐行渐远,反而与中国的关系越发紧密。

那么,为何东盟会走上完全相反的道路?美国为何“突然”不香了?静夜史认为根本原因在于:

东盟距美国太远,离中国太近,而从几十年的历史发展轨迹来看,美国不足信,中国不足忧。

作为历史课本最薄的国家,美国的历史满打满算才有245年,但中国和东南亚的关系,则最远可追溯到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

距美国太远,离中国太近?东盟选择“疏美亲华”到底有何考量?

前111年汉武帝消灭南越后,中原王朝疆域拓展到南海,随后海上丝绸之路肇始,中原王朝开始和海洋彼岸的文明产生交集。

由于在2000多年的时间里,中原北方战乱不断,导致了前后三次人口南迁浪潮,最终推动了经济重心在南宋时期完全转移到南方。

经济中心的南移,加剧了南方的人地矛盾,更推动了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于是越来越多的国人借助航船前往海外,很多甚至安家落户、娶妻生子,“近在咫尺”的东南亚无疑成为首选。

所以今天的东南亚,华人早已成为举足轻重的群体,尤其是印度尼西亚,一直都是海外华人数量最多的国家。

虽然1955年4月22日,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两国在长时间的磋商后,本着“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关于双重国籍问题条约》,规定具有双重国籍的华人在两年内可选择国籍,为解决海外侨民问题铺平了道路,从此有了“华侨”和“华人”之分。但对于很多“外人”而言,因为没有把护照贴在脑门儿上,所以华侨和华人很多时候是“一视同仁”的待遇。而华人群体的存在,无疑令各国增加了对北方邻国的不信任感。

更重要的是,为了凸显当年选择的所谓“正确”和“英明”,很多海外华人的反华相比于其它族群有过之而无不及。

距美国太远,离中国太近?东盟选择“疏美亲华”到底有何考量?

所以,东南亚各国当初追随美国构建反华的东盟,也就不足为奇了。

只是在这个世界上,历史是不断发展变化的,矛盾也是在不断转化的。当反华收益远不能同亲华收益相提并论,那么东盟的急转弯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1972年,为挣脱越南战争泥潭,美国主动谋求改善对华关系,并在1972年实现了中美关系的正常化。

1975年,伴随着“西贡时刻”到来,美国在越南战争中一败涂地,苏联趁机和越南沆瀣一气,美国的东南亚战略遭遇迎头痛击,“东南亚条约组织”更是在1977年宣布解散。

但东盟作为美国在东南亚的另一个抓手,则保留了下来并开始茁壮成长。1984年,文莱加入东盟;1995年,越南加入;1990年缅甸和老挝加入;1999年,柬埔寨加入,至此东盟涵盖了整个东南亚。

在欧盟不断消除内部壁垒,提高一体化水平的情况下,东盟也不甘人后,不断强化内部的团结协作,一体化水平不断提升。

不仅如此,东盟从90年代开始积极推动区域合作进程,逐步形成了以东盟为中心的一系列区域合作机制,与美国、中国、日本、澳大利亚、欧盟等国家和组织形成了对话伙伴关系。

距美国太远,离中国太近?东盟选择“疏美亲华”到底有何考量?

2003年,中国成为第一个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的非东盟国家,双方关系也开始迅速升温。

东盟的转向,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

1991年苏联解体后,冷战格局烟消云散,国际矛盾随之发生剧变,比如欧盟再也不是美国的小甜甜,而是辣手摧花的花,完美印证了那句“孩子有危险时,爸爸是保护神;孩子没有危险时,爸爸是最大的危险”。

虽然东盟无论实力还是影响力都远不能同欧盟相提并论,况且东盟还是美国一手培育的结果,但问题是冷战烟消云散,东盟虽小但美国就是看着膈应。

因为60年代的越南战争使得美国元气大伤,摇摇欲坠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于1971年彻底崩溃。但美国很快与沙特阿拉伯等石油输出国达成协议,要求全球石油贸易必须用美元进行结算,从而在1974年最终形成“美元石油霸权”。

相比于美元与黄金绑定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石油霸权无需与黄金挂钩,所以更加“灵活”,于是美国得以印刷海量美元收割世界财富。

而美元石油霸权的确立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实体经济等收益率低的产业纷纷外逃,出现了积重难返的“产业空心化”,所以美国越来越依靠金融霸权。

距美国太远,离中国太近?东盟选择“疏美亲华”到底有何考量?

而美国以美元收割世界各国财富的办法,就是在各地制造经济繁荣,随后出刀割韭菜,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屡试不爽。而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就是美国收割东南亚乃至东亚韭菜的经典案例。

通过产业转移推动“亚洲四小龙”及“亚洲四小虎”等新兴经济体的迅猛发展,给东南亚造成经济繁荣的假象,于是各国纷纷落入美国的圈套。

等到索罗斯从做空泰铢开始,危机席卷东南亚和东亚,各国经济即便不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也是伤痕累累、元气大伤。

2008年的全球次贷危机更是如此,虽然美国也损失惨重,但经济基础更加薄弱的东南亚各国无疑首当其冲,多年经济成就再度被巧取豪夺。

相比之下,中国在抵御经济危机时表现出了强大的韧性,尤其是1998年打赢香港金融保卫战,对于东南亚各国彰显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庞大的体量,以及独具特色的发展模式,使中国能够在一次次经济危机中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对于东盟而言,和中国走近即便不能完全避免美国发动的经济危机的冲击,最起码能有更强的反制能力。

距美国太远,离中国太近?东盟选择“疏美亲华”到底有何考量?

作为综合国力鹤立鸡群的超级大国,美国首要的目标,就是以美债供养美军,以美军推动美元的“攻城拔寨”,确保美国霸权地位不倒。

所以,对于大洋彼岸的东盟,美国也许会记得当年一手扶持东盟崛起的陈年旧事,但从内心而言从未将这些黄种人组成的国家联盟当回事,盎格鲁种族的傲慢,在这里体现得一览无余。

参考今天的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东盟不难发现信美国不仅挨揍多而且大概率会半身不遂甚至半死不活。东盟虽然始终有追随美国吃香喝辣的朴素梦想,但奈何一条太平洋波浪宽,东盟终归不会得到美国的更多照顾,反而容易被从中作梗最终同室操戈。

所以,东盟能选择的只有北方邻国。

一方面,北方邻国体量比东盟加起来还多一倍,对东盟的影响可想而知。再加上越南、泰国等国历史上同属于中华文化圈,深受中华文明影响,所以与北方邻国搞好关系乃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另一方面,随着北方邻国的伟大复兴,其经济实力也越来越强大,尤其是产业转移,给予了东南亚各国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所以与北方邻国搞好关系乃是现实发展的需求。尤其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东盟各国更是搭上了经济发展的快车。

距美国太远,离中国太近?东盟选择“疏美亲华”到底有何考量?

对于东盟各国而言,和北方邻国搞好关系,在中美对抗越发紧张的情况下,还有更重要的意义,那就是避免成为中美对抗的博弈场。毕竟抱团取暖且刚暖和起来本就很不容易,东盟最不想看到的结局就是因中美对抗而前功尽弃。

所以尽管最近的美国上蹿下跳,先后派多名高官访问东盟,比如6月副国务卿舍曼访问印尼,7月国务卿布林肯在线上与和东盟会晤,8月国防部长奥斯丁去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煽风点火,9月副总统哈里斯造访新加坡和越南,10月拜登亲自出席东盟峰会等,但东盟的表态始终令美国失望,这种不想当炮灰的精神令美国大失所望却又无可奈何。

不过,不管是双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还是携手推动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横亘在双方之间的南海问题始终是一个不稳定因素。

毕竟随着我们实力的不断增强,所谓“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越来越不切实际,美国也贼心不死地推行所谓的“航行自由”,令本就不平静的南海始终波谲云诡。

所以,东盟的疏美亲华,虽是主流趋势,但依然任重道远。

说白了,东盟问题与宝岛问题一样,本质上是中美博弈问题,所以只有美国盛极而衰后彻底退出亚太,东盟的命运才能最终柳暗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