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不但上天干大事,在地下极深处,同样干着一件大事

天和核心舱外,背景是深邃的太空。

王亚平先后举起右手与左手,对着摄像头挥舞。

北京时间11月8日1时16分,神舟十三号航天员乘组,圆满完成第一次出舱活动全部既定任务。

这一刻,王亚平成为中国首位进行出舱活动的女航天员,迈出了中国女性舱外太空行走的第一步。这次出舱任务的圆满完成,也让她成了人类史上第16个完成太空行走的女航天员。

“感觉良好!”

载人航天是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志。

1992年9月份,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正式启动,到1999年11月20日,第一艘无人飞船神舟一号,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升空,中国航天用短短7年时间,走完发达国家花三四十年走过的路。

从此,我们就开始上天干大事!

2003年杨利伟首登太空,期间经历了惊心动魄的26秒火箭共振;2008年翟志刚太空行走,在太空留下中国人的第一个足印,向全宇宙展开五星红旗!

今年,先是在6月17日,“太空出差三人组”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进驻天和核心舱,三位航天员成功完成中国空间站首次载人飞行,为是中国载人航天史上又一壮举。

随后在不到半年时间里,新“太空出差三人组”翟志刚、王亚平、叶光富,再次进入中国空间站。

按照目前规划,中国空间站的另外两个实验舱,将在明年,也就是2022年择机发射升空。

这两个实验舱,会与天和核心舱对接,继续完成空间站的整体建设。

预计在2030年,中国空间站会在太空中,成为全世界长期、稳定的太空实验室。

星辰大海的征程,正在我们脚下徐徐展开,一直通向未来。

与此同时,天上有人在干大事,在地下最深处的实验室中,同样在干着另外一件大事!

雅砻江之南,四川锦屏山。

2005年,锦屏一级水电站开工,2007年,锦屏二级水电站开工,随后依据山势,开凿出连接两座电站的锦屏山交通隧道。

在这条隧道的基础上,建立起中国首个极深地下实验室——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CJPL)。

实验室上方,有2400米为垂直岩石覆盖,因此,这里不但是中国之首,还是全世界最深的极深地下实验室。

为什么要在近2.5公里岩石层下,建造一处深极如此的地下实验室呢?

因为要在这里“捕获”暗物质。

一个多世纪前,1900年,英国物理学家威廉·汤姆生,提出了“两朵乌云说”。

他在一次学术演讲中,讲到物理大厦已经落成,但是,本该美丽而晴朗的天空,却被两朵乌云笼罩。

第一朵乌云,出现在光的波动理论上;

第二朵乌云,出现在关于能量均分的麦克斯韦-玻尔兹曼理论上。

最后,驱散这两朵乌云的是相对论和量子力学。

一百多年过去了,物流学前景又被两朵新乌云“锁死”——暗物质与暗能量。

1922年,荷兰天文学家、恒星天文学的先驱者卡普顿(J. Kapteyn),提出了“暗物质/Dark Matter”理论。

后来经过几代科学家的努力,终于在宇宙尺度上,大致确定出暗物质总量:以目前的观测水平来说,把银河系以及银河外星系全部算上,构成天体和星际气体的常规物质,可能还不到宇宙质量的15%,剩下的全部由暗物质和暗能量组成。

也就是说,当夜幕降临,我们仰望漫天繁星时,能看到的只是宇宙的极小部分,而那些看不见的暗物质和暗能量,才是宇宙的真身与主宰。

暗物质用肉眼无法观察,也几乎无法用电磁波或其他任何的可见光探测,因此,地表以下的低辐射环境,就给探测到暗物质与原子核的碰撞散射,提供了必要条件。

锦屏地下实验室,以锦屏山做屏障,用2400米岩石层,屏蔽掉宇宙射线干扰,成为世界上最优越的探测暗物质的实验环境。

加上二期工程,整个锦屏地下实验室总共有12万立方米,其目标是朝着“更黑”而去,全力冲破物理学天花板。

天上有我们的宇航员,一步一个脚印地探索宇宙,在大山底下,还有我们的科学家,在极黑的地方寻找暗物质。

就像顾城写下的那句经典,“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种浪漫,必须是宇宙级的。

电被发明时,人们尚无法想象后来的电视、电脑,最终,宇宙能带给我们什么,谁也无法回答,但毋庸置疑的是,那将是又一次彻底的颠覆与革命。

曾经的工业革命,中国错过了,我们被别人拉开距离。

这一次,不会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