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运业垄断导致高运价?美国又“盯上”集运业三大联盟启动调查

航运业垄断导致高运价?美国又“盯上”集运业三大联盟启动调查

继调查高运价之后,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FMC)又盯上集运业三大联盟,此举引发业界热议。

美国总统拜登在今年7月签署行政命令,要求FMC采取措施,保护美国出口商免受集运公司高成本的影响,打击不公平和不合理的费用。近期,白宫官网再发文,担忧全球三大航运联盟垄断局面导致市场缺乏竞争,要求FMC确保美国进出口商获得公平对待。

白宫声明称,2M(马士基航运、地中海航运),OCEAN Alliance(中远海运集团、达飞轮船、长荣海运)以及THE Alliance(赫伯罗特、海洋网联船务、HMM、阳明海运)三大联盟的九家集运公司,控制着全球80%的集运市场,远高于2011年的29%,在东西方航线和跨太平洋航运的市占率更高达95%。这些联盟不受反垄断法管辖,如果导致不合理延宕、运输成本增加、市场竞争严重减少等问题,FMC有权对其发动挑战。

据了解,近期已经有集运公司接到了FMC的调查。预定FMC将在今年12月开会讨论相关问题。

美国政府的举动在集运行业引发争议。业界认为,缺乏竞争并不是导致美国塞港缺舱、运价暴涨的原因。航运咨询机构Vespucci Maritime的数据显示,2021年跨太平洋航线量价齐扬,吸引非联盟集运公司投入运力,已经抢走30%市占率,目前三大联盟市占率降至70%,市场竞争激烈。

业界人士称,疫情后需求激增推升欧美线运价,吸引非联盟成员的亚洲区间集运公司大举进军并开始翻转市场。举例而言,全球排名第10位的万海航运3月起首开美西定期航线,6月开辟美东线;排名第20位的德翔海运在9月开辟中国直航加拿大快船运输服务;排名第27位的上海中联航运也在7月进军欧美定期航线。

根据世界航运理事会(WSC)的最新报告,独立、新的集运公司纷纷入市,上半年集装箱船新船订单量远超2019年和2020年的总和。要想解决供应链瓶颈,只有需求恢复正常化,并克服疫情码头效率、卡车缺工等运营挑战,而与缺乏竞争无关。

除了美国调查之外,欧盟预计也将在2024年检讨集体豁免条例(Block Exemption Regulation,EBR),三大联盟合约又分别将在2025年、2027年与2030年期满,聚焦后续重组意向。如果BER不再延期,集运公司又将重新回到过去单打独斗局面,市场可能迎来高强度竞争甚至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