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汽油和燃气价格高涨,中国产电动巴士和出租车席卷日本

在日本,新冠病毒疫苗的接种一口气超过美国等,感染扩大显示稳定,这次的燃料费高涨直接冲击着准备正式重新开始活动的出租车和巴士行业。

“久违地看到了街道上包租巴士的景象。主要是郊游和修学旅行等,好不容易巴士开始运行了,轻油费却飞涨了。东京都内统一区间210日元(现金)也有人说,乘坐“汽油费高涨”的车费等来航行的公交车,受汽油费高涨的影响更大”。

日本汽油和燃气价格高涨,中国产电动巴士和出租车席卷日本

关于出租车,“作为出租车的主要燃料的LP燃气当然价格也在持续上涨。LP燃气业界相关人员中也有担心‘因为这次变化,出租车会一下子变成BEV(电池电动汽车)吗?的声音。”

关于出租车,业界本身并没有对BEV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从地缘政治学的角度来看,并且考虑到BEV在世界上的普及正在进行,引进中国制造的BEV可以说是普及的捷径。

在巴士路线上,已经有多个中华品牌的BEV线路巴士在营业运行,但是出租车还没开到那个地步(在快递行业,有地方发布了在日本像中华品牌的轻型货车一样的BEV商务车的导入)。

日本汽油和燃气价格高涨,中国产电动巴士和出租车席卷日本

到最近为止,在英国格拉斯哥召开COP26(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条约第26届缔约国会议)在欧美发达国家积极引进BEV作为气候变化对策的同时,作为发达国家成员的日本,与其说COP26的座位上存在感很弱,不如说是对气候变化对策持消极态度,受到了媒体和市民团体的批评。

即使只是BEV,与积极的欧洲品牌相比,考虑到落后的日系厂商的现状,也能接受。

但是,日本巴士运营商对BEV投来热切的目光,很遗憾的是“想办法解决气候变化”如果导入BEV路线巴士的话,燃料会从轻油换成电,也就是说可以削减燃料成本,但是比起这个,油交换等,因为不需要更换油脂类而削减成本似乎更大。

日本汽油和燃气价格高涨,中国产电动巴士和出租车席卷日本

巴士以涡轮发动机为主,因此发动机油的更换频率也变多,而且一次使用的量也很多。光是不需要更换机油,削减成本的效果也很大。

如果原油价格持续高涨的话,也许中国制BEV的导入会有所进展

出租车的情况下,充填LP气体的自动加油站相继停业,可能会以地方被逼入绝境的形式进行BEV化。“不仅是自动加油站,地方加油站的停业也很严重。最后能依靠的是电力,也体现出了真实感。”。

日本汽油和燃气价格高涨,中国产电动巴士和出租车席卷日本

已经在日本国内销售BEV路线巴士的某中华系品牌,也在进行BEV出租车车辆的世界销售,在日本市场正式进入也可以说是准备万全了。

在日系品牌的出租车专用车中,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是混合了LP气体的丰田JPN出租车。但是,车辆价格高也是其瓶颈,并没有像想象的那样普及。

日本汽油和燃气价格高涨,中国产电动巴士和出租车席卷日本

另外,最近预定登场的新型Cinder如果登场的话,将成为AQUA等搭载的新的汽油混合动力单元,现在的汽油价格高涨的去向如何,不过,因为Cinder的车价格压倒性地便宜,作为系统来说也是新的在实用性燃料消耗水平上,与现行的Cinder相比,可以充分期待削减成本,因此也有人认为不是JPN出租车,而是向新型Cinder混合动力出租车转移(现行车型中,即使将汽油的燃料罐进行改造,同时使用LP气体,也会比汽油行驶的JPN出租车便宜)。

日本汽油和燃气价格高涨,中国产电动巴士和出租车席卷日本

不过,即使JPN出租车或夏达出租车,在日本国内只要一个就足够了,由于气候变化对策等原因,BEV的普及也完全被卷入政治问题中。这样的话,说不定有一天日本国内也会突然变成BEV。

从日系厂商的现状来看,要在国内大量普及营业用的话,如上所述选择中华系厂商的车是捷径,但在这一点上阻挡住的却是经济问题。在邻国韩国,已经朝着收尾的方向发展,韩国国内的尿素不足一下子成为了严重的问题。

日本汽油和燃气价格高涨,中国产电动巴士和出租车席卷日本

要想在日企进行BEV化,现状是简慢的表现形式比较接近。但是,即使是依靠外资也很难顺利进行。前面提到的LP燃气行业相关人员的担心(燃料费高涨导致出租车BEV化)虽然现在并没有马上显现出来,但从欧洲和中国的角度来看,这也可以说是日本明显落后于车辆电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