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美籍华人,吃遍美国7800多家中餐馆,

花了40多年的时间,现年72岁的陈戴维(David R. Chan,音译)已吃遍全美7800多家中餐厅,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虽然陈戴维自称不是“吃货”,甚至不会用筷子,不会说中文,但在打卡中餐厅这件事上,很可能没有哪个美国人比他经验更丰富。陈戴维说,尽管他的美食之旅是为了探寻自己华裔美国人的身份,但多年来,他的记录本身已成为中国美食崛起和中国文化在美国不断变迁的“编年史”。

图片陈戴维(右)接受采访。

美食之旅始于身份认同

打卡7812家中餐厅是什么概念?英国广播公司(BBC)给陈戴维算了一笔账:就算一个人每天光顾一家新的中餐厅,他也需要至少20年时间才能攒到7812家。

但陈戴维却做到了。和人们印象中的美食家不同,陈戴维看上去瘦削而低调。他说自己算不上“吃货”,多年来一直坚持低糖、低胆固醇的饮食习惯。

但在打卡中餐厅这件事上,他有着自己的坚持。菠萝包、鲜肉月饼、芋泥奶茶、广式蒸点……几乎每天,这位中餐厅“收藏家”都会在社交平台上记录当天吃到的中国美食。

作为第三代华裔美国人,在洛杉矶长大的陈戴维对中餐的兴趣,始于对华裔美国人身份认同的探求。

虽然祖父母来自广东,但陈戴维小时候却并不喜欢吃中餐。据他回忆,20世纪50年代去中餐馆时,他宁愿吃浇了点酱油的白米饭。

就在20世纪60年代,陈戴维迎来了美食生涯的一大转折点。当时,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就读的陈戴维选修了一门华裔美国人历史课程。

“当时这门课还叫‘东方人与美国’(Orientals and America),可想而知当时的历史背景。”陈戴维说。在英语中,“东方人”(oriental)一词被认为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目前在美国联邦法律中禁用,但在数十年前,这是当时称呼亚裔的主流用语。

大学时期对华裔历史的兴趣,以及当时美国出现的更为精致的中餐菜系,让年轻的陈戴维对中餐产生了兴趣。毕业后,陈戴维成为一名税务律师,常在美国各地出差,他也顺理成章地开始了中餐觅食之旅。

他先在电话黄页上按图索骥,尝遍了洛杉矶及周边的中餐馆,收集了数以千计的餐厅名片与菜单。到80年代末,他开始在电脑EXCEL表格中系统性地整理“打卡”过的餐厅。

在他的记忆中,最惊喜的中餐是1975年在密西西比州的克拉克斯代尔(Clarksdale)吃到的港式炒面,令人叫绝。不过中餐水准最高的还属洛杉矶,尤其是圣盖博谷(San Gabriel Valley)一带,旧金山的饮茶点心则更正宗。

图片美食照片。

见证中餐变迁史

打卡的餐厅越来越多,陈戴维也引起一些媒体的关注,他无意中成了一位“中餐专家”。

相比一般的美食博主或“美食大V”,陈戴维关注的不是具体餐厅食物的味道,而是更多地从宏观层面上讨论美国的中餐历史和文化。《南华早报》就形容陈戴维“首先是一名历史学家”。

在探访中餐厅的过程中,陈戴维见证了美国近年来中餐文化的变迁,他的记录也无意中成为中国美食和中国文化在美国的“编年史”。

无论是陈戴维还是美国中餐文化,都需要追溯到100多年前,从中国广东一个名为台山的小城说起。20世纪初中期,美国加州淘金热兴起,当时前往美国的淘金者多来自台山,其中就包括陈戴维的祖辈。

台山人在美国开起中餐馆,但由于来源地单一,中餐缺乏多样性,菜式也较为粗糙,而且还要迎合一般美国人的口味,因此早年美国人心中的“经典中餐”,比如炒杂碎(Chop Suey)等,在陈戴维口中却只是“广东地方美食的变种”。

1965年,美国《移民和国籍法案》通过,使用国家配额的方式规定移民数量。1970年代前后,来自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的移民人数开始大幅上升。正是通过他们,更多美国人开始品尝到更多中国地方美食。

当时,台湾餐馆在美国东海岸遍地开花,川菜和湘菜餐馆也在东海岸激增,“轰动一时”。但由于厨师并不来自这些地区,这些菜没有灵魂,被陈戴维称为“仿川菜”和“仿湘菜”。当时的加州则仍是粤菜“称王”,这次不再是台山菜,而是直接从香港厨房带去的正宗粤菜。

上世纪80年代后,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数量增长极快。陈戴维的中餐厅名录也再次更新:这次,上海餐厅开始激增。

由于移民将地道烹饪方法传至美国,上海菜很快大受欢迎,尤其在旧金山一带,上海菜俨然“称霸”中餐界。近二十年来,来自中国其他省份的移民逐渐增加,将正宗的川菜、湘菜等地方菜系带到美国。

最近,随着中国经济的繁荣发展,越来越多中国餐饮集团也在美国落地,包括香港点心连锁店添好运、北京大董餐饮以及川味火锅餐饮品牌海底捞等,都在美国掀起排队热潮。

美国中餐更新换代的速度让陈戴维惊讶:“如今粤菜只是美国中餐的一小部分了。”

中餐文化已影响全美

随着中华美食在美国兴起,陈戴维说,中餐文化已成为美国文化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这不仅局限于华人社区,而是已经影响全美。BBC称,中餐真正进入美国大众视野,还要追溯到1972年的尼克松访华事件。

当时,尼克松与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在北京共进晚宴的场景,通过电视直播传遍全美。数百万美国人目睹了尼克松用筷子品尝美食的场景,晚宴中的烤鸭、莲子甜粥等中国美食对于当时的美国人可谓闻所未闻。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尔湾分校历史学教授陈勇(Yong Chen,音译)说,尼克松访华为“美国中餐发展的新阶段做了铺垫”。在尼克松“筷子外交”的五个月后,《纽约时报》发表一篇题为《外交解冻后中餐厅遍地开花》的文章。

根据中美餐馆协会统计,如今美国中餐馆的数量已超过4.5万家,超过麦当劳、汉堡王、肯德基和温迪餐厅等快餐连锁店的总和。

中餐已是美国人日常餐桌上必不可少的美味。尤其在感恩节、圣诞节等公共假期,中餐厅往往是少数开放的餐厅之一,因此也成为那些不愿自己烹饪大餐的美国人的“庇护所”。

美国的中餐品种之丰富也令人惊叹,从“苍蝇馆子”到精致的贵餐厅,包罗万象。对于陈戴维来说,这意味着他也将有源源不断的“收藏品”。

几年前,陈戴维曾一时兴起,去了一家曾经打卡过的金乐餐厅怀旧。他还记得1978年,这家餐厅被公认为美国最好的中餐厅之一,很多人为了吃上一顿专程乘飞机去旧金山。

“餐厅还在老地方,餐馆里看上去和从前一样,菜单也一样,但我们觉得食物糟透了。”陈戴维说。这并不是因为那里的食物变了,恰恰是因为,那里的食物几十年来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