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陷入三十年来最大危机:抗议者多为郊区中下层平民,矛头直指前总统

不久前刚刚庆祝了独立三十周年纪念日的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日前却陷入三十年来最大的国内危机当中。

1月5日,已持续四天的街头抗议在该国各大城市进一步蔓延。尤以最大城市阿拉木图最为激烈。

当天早晨,阿拉木图市警察局还宣布称局势尽在控制之中。但到了下午,市区内出现了数千人的抗议潮。人群占领了市中心的共和国广场,接着进占地标建筑市政府大楼,并在门口纵火。与此同时,包括执政党“祖国之光”党总部在内的建筑也遭到破坏。

哈萨克斯坦陷入三十年来最大危机:抗议者多为郊区中下层平民,矛头直指前总统

1月5日,遭到抗议者攻击后的执政党“祖国之光”党总部

到了傍晚,局势进一步恶化。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阿拉木图多地爆发了示威者和军警的冲突:抗议人群用石块追打军警装甲车,军警对抗议者施放催泪弹和震撼弹,有的视频中传来枪声。

其他城市也出现类似情况。在阿拉木图东北的小城塔尔迪库尔干,一尊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大型铜像被抗议者拉倒在地,断成两截。

哈萨克斯坦陷入三十年来最大危机:抗议者多为郊区中下层平民,矛头直指前总统

塔尔迪库尔干,一尊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铜像被抗议者拉倒

从傍晚开始,哈萨克斯坦全境中断了互联网服务,仅有零星消息通过通讯社和民间渠道流出。几乎同一时间,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阿拉木图国际机场被约45名抗议者占领,航班服务也宣告暂停。

在阿拉木图生活的居民叶尔詹(化名)告诉《凤凰周刊》,阿拉木图整体情况尚可,只是网络连接十分不稳定。就在采访期间,当地网络通讯再次被切断。

哈萨克斯坦陷入三十年来最大危机:抗议者多为郊区中下层平民,矛头直指前总统

1月5日下午,抗议者冲入阿拉木图政府大楼

集安组织派兵进驻维持秩序

这场抗议始于1月2日,一开始从西部里海边的曼吉斯套州(Mingistau)发起。起因是当地居民反对天然气价格上涨。

随着抗议在全国各地蔓延,1月4日,总统托卡耶夫向抗议者妥协,宣布将回调天然气售价,各地还释放了先前抗议中的被逮捕者。5日,托卡耶夫进一步宣布解散以总理马明为首的政府,试图平息抗议者怒气。

哈萨克斯坦陷入三十年来最大危机:抗议者多为郊区中下层平民,矛头直指前总统

1月4日,哈萨克斯坦西北城市阿克托别街头的抗议人群

但抗议仍未消散,反而演变为街头暴力。其中最为明显的冲突发生在阿拉木图,而在一开始爆发抗议的西部城市和北部首都努尔苏丹,5日的情况并非那么严重。

1月5日晚,托卡耶夫发表了措辞强硬的电视讲话,称抗议已经变成了明显有预谋的、有资金援助的行为,并对哈萨克斯坦构成了严重的安全威胁。“无论如何我将留在首都,和人民在一起是我的宪制义务。我们要一起迈过哈萨克斯坦历史上这一黑暗时段。”托卡耶夫说。

入夜后,阿拉木图的情况有所好转。1月6日凌晨1时许,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称,阿市中心区已恢复平静,此前冲击市政府的抗议者被防暴警察击退,并驱散至城市郊区逮捕。与此同时,网络通讯也逐步恢复。

然而,社交网络上依然流传着阿拉木图街头暴力冲突的视频。一段视频中,有人从车后备箱拿出自动武器连续射击;另一段据称是摄自阿拉木图的视频中,街头有自动武器交火并有人倒地。

哈萨克斯坦陷入三十年来最大危机:抗议者多为郊区中下层平民,矛头直指前总统

1月5日晚间,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发表电视讲话

阿拉木图市警察局局长哈纳特·泰梅尔杰诺夫对哈通社说,5日的骚乱造成逾120辆警车、消防车和救护车等各类车辆被焚毁,300余家商铺、饭店和办公室被打砸。

阿拉木图市警方发布声明称,在市内出现的暴力分子极有组织,可认定为在国外接受过训练。“极端主义分子洗劫、破坏商业,还威胁城市居民的生命安全。”警方宣布将启动一项特别反恐行动以恢复城市秩序。

托卡耶夫于1月5日签署总统令,宣布从5日至19日在全国范围实施紧急状态。此前,紧急状态仅仅在阿拉木图和最初爆发抗议的曼吉斯套州宣布。紧急状态下,进出城市将受到限制,夜间会有宵禁,执法也将更为严格。

哈萨克斯坦陷入三十年来最大危机:抗议者多为郊区中下层平民,矛头直指前总统

1月5日晚,阿拉木图的抗议者在共和国广场集会

在6日凌晨召开的国家安全会议上,托卡耶夫进一步宣布,将向集安组织寻求维和援助。集安组织是苏联解体后成立的军事互助组织,成员包括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

托卡耶夫称,求助集安组织是因为阿拉木图出现了有组织、有训练的“恐怖分子群体”,他们在街头获得武器,构成了对哈萨克斯坦“国家完整性”的威胁。

集安组织安全理事会主席、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在社交媒体上回应称,托卡耶夫已经同他通话,集安组织将回应哈萨克斯坦的需求。6日凌晨3时30分,帕希尼扬称,集安组织已启动一支维和部队临时前往哈萨克斯坦巩固秩序。此前,托卡耶夫也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分别通了电话。

真相扑朔迷离,各种阴谋论上演

哈萨克斯坦此次的抗议蔓延如此之迅速,以致变为暴力冲击事件,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有观察者倾向于将事件视为亲西方的政治表达。比如,可以观察到亲欧美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对国家整体状况颇为不满,不少人在各类社交媒体上为发生的抗议事件欢呼。1月3日至4日,阿拉木图等地也有反对党和异议人士组织了声援西部城市的示威活动。

哈萨克斯坦官方媒体《今日哈萨克斯坦》则暗示抗议活动有乌克兰的参与,其引用俄罗斯《消息报》消息称,本次骚乱和哈萨克富豪、流亡反对派人物阿布利亚佐夫(Mukhtar Ablyazov)有关,此人日前在乌克兰基辅一带活动。

但是,现实情况要复杂得多。比如,哈萨克斯坦以中产阶级为主的自由派主要集中在阿拉木图等大城市。但1月5日的抗议者并非来自这些区域。有当地居民向路透社指出,街头出现的人群有相当比例是来自郊区的中下阶层。

哈萨克斯坦陷入三十年来最大危机:抗议者多为郊区中下层平民,矛头直指前总统

哈萨克斯坦执法人员在街头维持秩序

也就是说,这次抗议活动虽然动员了亲西方意识形态的城市中产阶级。但在昨日的暴力冲突中,他们并非直接参与的群体。这使得抗议事件前因后果显得更为复杂。

政坛的权力斗争则是另一种解释。哈萨克斯坦独立后,一直由苏联时代的第一书记纳扎尔巴耶夫执政。2019年,纳扎尔巴耶夫宣布辞去总统职务,将权力交给参议院议长托卡耶夫。后者接替执政后推行了一些更为宽松和自由主义倾向的改革,其中一些更符合亲西方一派的主张。

比如,托卡耶夫在司法领域确立了监察员制度,并在去年年底签署有关废除死刑问题的法律修正案。在营商环境和反腐议程上,现政府亦有不少新政策出台,这些举动被外界称作“锐意改革”。

在1月1日的新年致辞中,他还宣布2022年为哈萨克斯坦的儿童年。他说,作为国家元首,他对哈萨克斯坦的年轻人寄予厚望,年轻人一定会从大规模的改革中受益,还称“确保年轻一代的和谐发展和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是我们的国家任务”。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抗议的大部分声量聚焦在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比如,街头的抗议口号之一是“老人,走开!”而拉倒纳扎尔巴耶夫的铜像,也说明人群的矛头所指未必是当届政府。

叶尔詹告诉《凤凰周刊》,他所看到的大多数怒气都是针对纳扎尔巴耶夫及其家族的,认为他们代表着腐败和顽固的官僚、商人,阻碍了该国改革的推行。其家族成员如女婿帖木儿·库里巴耶夫,仍然控制着该国最为关键的资源生意。

2019年辞任总统后,纳扎尔巴耶夫依旧维系了庞大的政治影响力。其女儿纳扎尔巴耶娃担任了议会议长。纳扎尔巴耶夫本人则保留国家安全会议主席身份。

这种微妙的交接班安排使得该国坊间流传着各种流言,如纳扎尔巴耶夫和托卡耶夫就改革问题意见有分歧、暗中较劲等等。这些流言的真假无从考证,但至少说明,不少民众认为权力交接过程中出现了问题。

许多耐人寻味的政治事件更助长了这类论调——如2020年5月,纳扎尔巴耶娃之子艾苏尔坦在英国莫名身亡。随后托卡耶夫免去了纳扎尔巴耶娃的议长职务。而纳扎尔巴耶夫对此未有反应。

哈萨克斯坦陷入三十年来最大危机:抗议者多为郊区中下层平民,矛头直指前总统

2020年,纳扎尔巴耶娃(左一)、托卡耶夫和纳扎尔巴耶夫(右一)同时出席一次会议

此次,阿拉木图也有人试图用一种带有阴谋论味道的理论解释日益升级的暴力事件。叶尔詹告诉《凤凰周刊》说,其中一种理论认为,街头的冲击者煽动起暴力攻击,可能会符合权力斗争中某一方的政治利益。

无论如何,抗议活动确实造成了哈萨克斯坦的进一步权力改组。在1月5日晚的讲话中,托卡耶夫宣布纳扎尔巴耶夫将不再担任国家安全会议主席。这一职位由托卡耶夫亲自接任。此外,他还大规模撤换了一批安全部门官员,包括曾在纳扎尔巴耶夫时代颇有魅力的国家安全部长马西莫夫。这些人员的撤换,亦可视为托卡耶夫将国家权力机构更牢固地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必要步骤。

天然气涨价何以成为“最后一根稻草”

再回到本次抗议的开端——在西部曼吉斯套州的阿克套、扎瑙津等城市,居民抗议过高的天然气价格。他们要求将液化天然气的价格由120坚戈每升(约合1.75元人民币)下调至原先的60坚戈。

油气价格为何上涨?有分析指出,这是因为托卡耶夫政府希望国内市场的油气价格能够符合市场规律,以增进生产供应,减少黑市交易。

在哈萨克斯坦,天然气由政府指导价格规管。但指导价格长年较低,乃至低于生产价格,使得油气商没有足够动力供应国内市场。2021年年中,哈萨克斯坦这个产油大国居然出现了油气供应不足的情况。

哈萨克斯坦陷入三十年来最大危机:抗议者多为郊区中下层平民,矛头直指前总统

1月5日,抗议者向阿拉木图市政府大楼纵火

国内油气价格低廉也导致跨国黑市的出现。比如,民众所抗议的120坚戈每升的天然气价格只是俄罗斯市价的三分之二、吉尔吉斯斯坦市价的一半。这让黑市商人有很多动力顶风作案。

哈萨克斯坦的政策决定者本希望价格能更反映市场规律,但在冬天最冷的时刻,瞬间上涨的天然气价格使得居民驾车出行和居家取暖的成本大幅上涨。考虑到2021年哈萨克斯坦的通胀率按年计算已超过8%,燃料上涨对居民的生活压力可谓构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独立之后,哈萨克斯坦的整体经济过于依赖石油产业。在油价高企的年代带来了超过大多数前苏联国家的经济繁荣。但从2020年石油价格大跌以来,哈萨克斯坦的货币和国民经济都受到了较大冲击。政府试图发展金融业、科技业,但整体经济仍相当单一,从汽车到电子产品到日用消费品都较为依赖从俄罗斯和中国等地进口。这就造成了产业结构失衡、消费品通货膨胀、就业不足等多方面的困难。2021年6月,托卡耶夫曾宣布要控制关键商品的涨价趋势,并在建筑业、医药业中打击垄断,科技上投入重金自研疫苗等等。但困扰哈萨克斯坦经济的长期问题难以迅速得到解决。

为了刺激经济,政府的诸多举措让民生问题雪上加霜。

哈萨克斯坦陷入三十年来最大危机:抗议者多为郊区中下层平民,矛头直指前总统

网上流传的抗议地图显示,许多城市都有抗议集会,但暴力和纵火事件主要集中在阿拉木图

2021年6月。哈萨克斯坦宣布开放虚拟货币挖矿业务,以刺激投资。大量涌入的挖矿企业将哈萨克斯坦变为全球第二大的挖矿国家(仅次于美国),其矿机算力一度达到比特币全球算力的近两成。但这造成的后果是,挖矿的巨大电力消耗让该国电力系统不堪重负,造成多次停电危机,使得普通居民抱怨连连。

除此之外,依旧严重的腐败问题以及社会保障方面的施政手法——如去年12月提升养老金取款门槛等等,都加重了民怨。

据哈萨克斯坦内务部的消息,截至1月5日夜间,哈国内骚乱已导致8名执法人员丧生、317名警察和国民近卫军官兵受伤。更多的伤亡人数依然有待统计。

本轮危机可能随着托卡耶夫权力的稳固和更强力的社会控制而平弭,也可能持续下去乃至再度爆发。但无论如何,哈萨克斯坦所面临的社会和经济难题仍会持续。而未来的哈萨克斯坦社会,无论走向何处,都很难再回到纳扎尔巴耶夫时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