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恐怖”下的美国原住民:最“毒”之地——汉福德

关注

“它的名字叫汉福德,它有着非常可怕的历史。更可怕的是,那里日益增加的核污染风险已被政客们抛诸脑后。如今,距离俄勒冈州边境仅35英里的华盛顿州汉福德被认为是美国毒性最强的地方。”

这是《俄勒冈生活》杂志网站上一篇深度报道《美国西北部核污染最严重地区的可怕历史》的开篇语。

《俄勒冈生活》网站报道截图

从西南部的新墨西哥州一直到西北部的华盛顿州,美国贫瘠的中西部地区不仅是历史上遭到大规模驱逐的印第安人的最后归所,也把这些北美先民和美国政府延续数十年的核武器开发计划紧紧地绑定在了一起。

相比遭到铀矿开采污染的新墨西哥州纳瓦霍人保留地和遭到核武器试验污染的内华达州肖肖尼人保留地,作为美国“核武器工厂”的华盛顿州汉福德可能见证了更多印第安部落的悲酸血泪。

“曼哈顿计划”的遗产:5600万加仑核废料

几个世纪以来,哥伦比亚河旁的汉福德地区一直是内兹佩尔塞、尤马蒂拉、雅卡马和瓦纳普姆等几个印第安部落的家乡。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人们还在这里种植桃子、葡萄和小麦,养育牛、羊和自己的家人。

在核反应堆进入之前,汉福德地区的生活一度平静安详。(图自《俄勒冈生活》网站)

但随着上世纪30年代末美国军方决定启动旨在率先研制出核武器的“曼哈顿计划”,汉福德的命运被永远改变了。

1943年2月,美国政府强行占领了华盛顿州东南部670平方英里的沙漠,对汉福德等地居民下达了在30-90天内搬走的最后通牒。随后,那里的房屋被推倒,树木被连根拔起,甚至逝者也要被迫从镇上的墓地挖出来迁葬他处。

由此,汉福德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生产武器级钚的核反应堆所在地。直到美军用原子弹轰炸日本广岛之后,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才首次披露了汉福德核工厂的存在。

图自《俄勒冈生活》网站

二战结束后,只隔了不到两年,美国政府便为了“冷战”需要,于1947年重新启动了汉福德的核工厂,并在此后40年里生产了57吨钚。

《俄勒冈生活》网站报道截图(题图为汉福德核工厂制造的钚)

1987年,随着最后一座在运核反应堆的关闭,汉福德的核反应堆及周围设施被拆除并掩埋起来。然而,更大的危险才刚刚开始。

汉福德废弃核工厂的177个地下储罐中共有5600万加仑的放射性废料。随着储罐陆续到达设计使用年限,这些核废料的泄露风险日益加大。

西雅图Crosscut新闻网报道截图

据估计,截至去年,汉福德的地下储罐中至少已有100万加仑放射性液体泄漏到地表200英尺以下的含水层,然后流入约7英里外的哥伦比亚河。

西雅图Crosscut新闻网报道截图

核泄露对环境和健康的危害不言而喻。而首先遭殃的却是当地原住民。

美国西北部印第安人卫生委员会2011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当地矿场工作的印第安部落成员患癌症的可能性较其他人更高。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网站:一份针对1600名汉福德前任或现任员工进行的调查显示,大多数人表示自己接触了有毒物质;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表示自己因此而生病;多名员工还认为美国能源部“在医疗记录中隐瞒了真相”。

由于放射性废物污染了地下水和空气,健康受到侵害的还不止汉福德员工。

2002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来自汉福德地区的美国原住民儿童“患免疫疾病的风险极高”。此外,癌症在当地居民中也非常普遍。

《俄勒冈生活》网站报道截图

有钱发展核武器,却没钱清理核污染?

在各方压力下,1989年,美国能源部、美国环境保护署和华盛顿州生态管理署就清理汉福德核废料达成了具有法律效力的三方协议。但两党政客的不作为导致清污工作至今鲜有进展。

美国政府问责局(GAO)曾在2020年的一份报告中披露,美国能源部始终没有制定连贯的计划来管理遍布全美150多个地点的核废料,尤其是在处理最严重的汉福德核污染方面进展甚微。

美国政府问责局官网截图

然而,曾砸下重金发展核武器并制造核污染的美国政府在清污问题上却不断拿“没钱”说事,甚至还耍起了“小聪明”。

据美媒报道,美国能源部在2019年把一向被归类为“高放射性”污染物的汉福德核废物重新归类为“低放射性”污染物。这意味着核废物可以留在原地,而无需被转移到更安全的长期储存场所。而这可以少花730亿到2100亿美元的资金。

《俄勒冈生活》网站报道截图

美国能源部此举引来各方质疑。华盛顿州总检察长办公室、雅卡马印第安部落和多个环境组织多次致信能源部,质疑其“重新分类权”。

为汉福德清污问题工作了30多年的华盛顿州生态保护署核废料项目负责人苏珊娜·达尔批评称,美国能源部分明是在通过所谓“重新分类”推卸责任。

苏珊娜·达尔

虽然美国能源部承诺对汉福德储存的核废料留有100年监测期,但公益组织“汉福德挑战”的执行董事汤姆·卡彭特指出,“放射性核素基本上永远不会消失”,“即便你死后埋入地下,这些毒物仍将在你的坟墓周围持续存在”。

汤姆·卡彭特

美国非营利机构“地球岛屿研究所”发表报告指出,处理核污染的成本正在逐年稳步上升,最新估计达5120亿美元,而美国政府还没有想好如何支付这笔费用。“国会两院的军事委员会只关心如何为美国军队提供越来越多的军费,却不关心如何清理他们之前制造的核垃圾”。

美国非营利机构“地球岛屿研究所”官网:美国上月通过的2022财年巨额军费法案中仅授权拨款64.8亿美元用于清理核废料,这远远不够。

正如美国“每日精彩课程”网站评论文章《第二次世界大战也是美洲原住民的胜利吗?》所说,从“曼哈顿计划”开始,由战争开启的核时代永远地改变了美洲原住民的人口、文化和自然景观,但并没有带来属于他们的胜利。

“每日精彩课程”网站:对于雅卡马人来说,美国开发核武器的努力带来了哥伦比亚河沿岸的汉福德核工厂,放射性废料污染了土壤和水;对于西肖肖尼部落来说,它带来了内华达核武器试验场,并在原住民祖传的土地上引爆了数百枚核弹;对于纳瓦霍人和拉科塔人来说,二战的结束和核时代的开始带来了地下和露天的铀矿开采、工人的慢性疾病以及周边持续存在的环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