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停战在即,毛泽东急电:不要签字!彭德怀:真是伟人远见

所以我们看到,艾森豪威尔那句不要言语,只要行动的豪言壮语;所以我们看到,麦克阿瑟仁川登陆的再度幽灵附体;所以我们看到,放蒋出笼配合美军作战的扭捏姿态;所以我们看到,英法反复在战俘问题上摇唇舞舌、助纣为虐的丑恶嘴脸。而当这一切都被超世之杰毛泽东在石家庄那座保育院休养期间,轻而易举地化解之后,美帝国主义终于强弩之末、黔驴技穷,乖乖地再次走到谈判桌前,请求我们与他们进行朝鲜战争停战谈判。

一九五三年二月十五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就朝鲜战争停战问题向美国国防部长马歇尔提交了一份备忘录,这份备忘录提出了关于停战协定的几项原则。比如,停战协定必须能使中朝军队接受,并且停止进犯(绝妙),同时也应该满足美国的基本要求。再如,停战协定应该使得参战各方同意停止所有在朝鲜的敌对行动;设立贯穿朝鲜的非军事区;所有地面部队必须保持在原地;又如,设立停战委员会监督停战条款的具体实施,委员会隶属于联合国大会设立的和平委员会(绝妙),该委员会有在朝鲜全境不受限制的活动权利,委员会应该包括一定数量的中国(或者)朝鲜军队派遣的观察家(引自:美国参议长联席会议致国防部长备忘录,《美国对外关系文件》第二卷)。

抗美援朝停战在即,毛泽东急电:不要签字!彭德怀:真是伟人远见

备忘录经马歇尔审核、修改和批准后,上交艾森豪威尔审批。后者于二月二十日通过了该文件的审批后,授权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在二十二日以前致电中朝方面,提议继续朝鲜战争停战谈判。不过,美国提出的这份停战谈判备忘录中水分极大,暗雷很多。比如,备忘录声称中朝方面应该停止进犯,这样一来,作为侵略者的联合国军反而高举正义之旗,同时,如果我方接受美方提出的这一条文,则说明我方认可了美方的说法,这在道义上对我方极为不利。

再如,备忘录声称要设立贯穿朝鲜的非军事区。这一条文看似没有破绽,其实也是暗雷。因为《国际法》中对非军事区的界定是:战争双方就争议领土划定的区域,在该区域中禁止一切敌对行动。问题在于,朝鲜半岛——至少三八线以北——根本不是争议领土,而是北朝鲜的固有领土。如果我方认可这一条文,就相当于承认整个朝鲜半岛都是争议领土区域,这将后患无穷。

又如,备忘录声称所有地面部队必须保持在原地。这意味着,即便双方签署停战协定,联合国军也不会离开原地半步。因此,这一条文只是名曰停战,实则变相争取缓兵之计,重整再来。毛泽东曾经反复强调,联合国军队完全撤出朝鲜半岛是中朝方面接受停战协定的首要条件,这意味着,如果我方认可这一条文,就相当于给予敌军重整旗鼓的机会。

抗美援朝停战在即,毛泽东急电:不要签字!彭德怀:真是伟人远见

不过尽管如此,重新坐在谈判桌前总比继续对抗有益得多。因此,对于克拉克在二月二十二日提出的停战谈判请求,毛泽东于三月十九日致电周恩来时认为,我们欢迎停战谈判,但是务必警惕美方此次停战谈判可能只是杜勒斯上台之后的一种试探。因此,我方应该在商谈过程中,根据谈判事态发展,做出回应(毛泽东致周恩来电,手稿,一九五三年三月十九日)。

抗美援朝停战谈判在即,毛泽东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特意同苏联方面交换意见。当时,由于参加斯大林的葬礼,周恩来正好率领代表团在莫斯科停留。一九五三年三月二十一日,苏联的马林科夫、莫洛托夫、布尔加宁、赫鲁晓夫、马立克等人邀请周恩来出席商谈朝鲜战争停战谈判的有关方案。

不过,虽然邀请我方出席会谈,但他们对于朝鲜战争的立场,至今依然被人们误解。如果我们仅从支持、反对这样简单的观点看待苏联当年的立场,那就只能如同摩根索所言:这只是民众朴素的善恶观念。实际上,苏联的态度从始至终都是博弈的结果。比如,当时我方提出的停战谈判建议里的第三条说:在朝鲜境内实现停火与休战的具体安排。对于这一点,苏联方面就认为,应该只提出停火,而不要休战(《The Cold War In Asia》)。此中意味,大家可以细细思虑。

再如,当时莫洛托夫和布尔加宁一致认为,为了争取和平主动权,我方应该在战俘问题上和美方妥协(周恩来致毛泽东电,手稿,一九五三年三月二十一日)。然而这个妥协是我方绝对无法接受的,因为它要求部分战俘被送往第三国,由美方设立的战俘委员会管理,而这一委员会的所有委员,都来自西方国家。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妥协了,这些战俘回家就会遥遥无期。

虽然困难重重,但是中朝方面终于再次和美方坐在谈判桌前。三月二十三日,毛泽东给丁国钰并告金日成的电报里表示:关于克拉克在二月二十二日建议的战俘和停战谈判之事,我方表示同意考虑

抗美援朝停战在即,毛泽东急电:不要签字!彭德怀:真是伟人远见

不过,抗美援朝谈判在即,毛泽东却紧急作出一项决策:他向刚刚前往朝鲜负责停战谈判的彭德怀发出一封急电,这封急电要求彭德怀不要在停战谈判协定上签字

抗美援朝停战在即,毛泽东急电:不要签字!彭德怀:真是伟人远见

一九五三年六月十九日,彭德怀乘坐火车前往朝鲜。二十日,抵达平壤。二十一日,毛泽东紧急致电彭德怀:

停战签字必须推迟,推迟至何时为适宜,要看情况发展方能决定。再歼灭伪军万余人,极为必要。——毛泽东致彭德怀电,手稿,一九五三年六月二十一日

毛泽东之所以紧急致电彭德怀不要在停战协议上签字,是因为南朝鲜李承晚开始破坏和谈进程。笔者查阅了美国历史作家沃尔特·赫姆斯的著作《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其中详细记载了这段时间李承晚与艾森豪威尔就朝鲜停战谈判进行的一系列行动。

抗美援朝停战在即,毛泽东急电:不要签字!彭德怀:真是伟人远见

一九五三年四月十五日,艾森豪威尔令美国国务卿艾奇逊致函李承晚,希望他能亲赴美国商谈朝鲜战争事宜。李承晚当时已经感到事态发展不妙,他在日记中表达了独立作战的想法(这一想法可追溯至一九五一年初次谈判期间)。

二十二日,李承晚抵达美国后,即刻会见艾森豪威尔,后者明确告诉李承晚,美国要严肃对待停战谈判一事,暂时不再寻求武装干涉朝鲜事宜。不过艾森豪威尔也没有将事情做绝,他安抚李承晚道:美国在取得必要的国会拨款下,准备继续给予韩国经济援助。然而,这一打击对于李承晚依然是致命的,因为他在一九五二年的总统直选中,民意调查很低,不得不利用强行通过的拔萃改宪案来获得总统连任。如果美国同意和谈,就意味着李承晚的职业生涯极有可能立刻画上句号。

二十四日,李承晚回应了艾森豪威尔:如果美国与中朝方面达成一致,允许志愿军驻扎在鸭绿江以南的任何地区,他决定退出联合国军,独自与中朝联军作战。五月初,李承晚开始大造声势,他在汉城、釜山地区连续举行大规模群众示威游行,妄图利用淳朴的朝鲜人民竖起自己的正义大旗。同时,他开始调兵遣将。

抗美援朝停战在即,毛泽东急电:不要签字!彭德怀:真是伟人远见

一九五三年六月十日,从西至东,李承晚依次在战线上布置了南朝鲜第一师、第二师、第九师、第七师、第十一师、第三师、第六师、第八师、第五师和第二十师,兵力总计十万余人,依次向朔宁、玉洞里、金化、金城、白石山、西希里等方向推进。当时,按照我军的计划,准备在夏季反击战中再给予美军一个致命打击。此时,李承晚率先出击,我方正好以逸待劳,及时作出调整,由原定的打击美军为主,打击伪军为辅,改为全力打击南朝鲜军。

对于李承晚这次困兽之斗,许多人都认为是出自他的个人动机,对此笔者不能苟同。笔者有大量证据可以证明,美国依然站在幕后。首先,是豪森豪威尔亲自承认的,对李承晚实施经济援助。一九五三年四月二十四日,李承晚公开表示要单独作战。二十八日——仅仅四天之后——美国国会就一次性向李承晚集团拨款两亿美元,注意,这次拨款数额占一九五零年朝鲜战争爆发以来,到一九五二年年底的拨款总额的四分之三,如果截止到一九五三年四月则为三分之二。李承晚公开声称单独作战之时,美国却予以其最大限度的经济支持,这足以说明当时美国的真正意图,是再次借力打力

其次,美国信誓旦旦要与中朝方面谈判,但在实际行动方面却反其道而行之。一九五三年五月下旬,美军第一军、第九军和第十军不但没有按照既定协议后撤两公里,从而撤出非军事区,甚至继续向前线缓慢挺进了数公里之多。比如,美国第七师原本驻扎在涟川一线,后来挺进至火光壁一线;第三师原本驻扎在上城里一线,后来挺进至中墨谷一线;四十师从杨口挺进至野村里;四十五师从第七峰挺进至白石山。在李承晚公开声称单独作战之时,美军却不但没有后撤,甚至没有停留在原地,而是缓慢向前线推进,这再次证明美国的真正意图是坐山观虎斗,然后相机行事

抗美援朝停战在即,毛泽东急电:不要签字!彭德怀:真是伟人远见

至此,我们不得不由衷地佩服毛泽东这一紧急决策的高瞻远瞩。如同历次战役期间他所作的一样,在最后停战在即之时,他依然没有放松警惕,时刻紧密而细致地观察着敌军的每一个行动和每一次决策。他始终抓住而又巧妙灵活地使用和谈与战斗这两种手段,双管齐下,互相配合,针锋相对,毫不放松。

对于毛泽东这一决策,彭德怀也是由衷地敬佩。一九五四年,当彭德怀回忆起朝鲜战争停战谈判之际的局面时认为:

当时大多数人觉得战争这次肯定是要结束了,唯独毛主席不这么认为。不管美国人使用多么隐蔽的手段,他总是能一针见血地看出来,这是他作为一位伟大的战略家和伟大的人的远见卓识。——《彭德怀自述》

抗美援朝停战在即,毛泽东急电:不要签字!彭德怀:真是伟人远见

由于毛泽东及时地、敏锐地、正确地认识到了当时的局势现状,中朝联军再次联手揭露了联合国军的真实意图。诚如毛泽东所言:美帝国主义采用了很多办法和我们斗争,没有一样不遭到失败。只要他们一天不放弃那种蛮横无理的要求和扩大侵略的阴谋,我们就一刻也不能松懈(《毛泽东传》,第三卷,第一千一百四十一页)。

一九五三年七月十三日,中朝军队突然向全部南朝鲜军防线发动猛攻,仅仅五日,就歼敌近八万人,彻底击垮了李承晚的斗志,也彻底粉碎了美国的一切企图和希望。美国人再也不敢奢望能对中朝联军造成任何威胁了。二十七日,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字,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终于以我方的圆满胜利画上句号。

这一日的谈判桌上,没有发来任何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