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火协议签订后,期限还没有到,日方就再次背信弃义,撕毁协议

停火协议签订后,期限还没有到,日方就再次背信弃义,撕毁协议

停火协议的签订,让上海市民绷紧的心弦终于可以稍稍松弛下来。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期限还没有到,日方就再次背信弃义,撕毁协议,展开了新一轮的进攻。2月4日下午三时许,日军在补给、增援部队陆续到达之后,即以强大的火力向闸北发动了攻击。

日方在这次攻击中,动用了包括坦克车、装甲车、火炮在内的各式重型武器,同时出动了几十架飞机对青云路、宝兴路、新疆路等各处进行了猛烈的轰炸,十九路军官兵死战不退,多次打退日军的猛烈进攻。

停火协议签订后,期限还没有到,日方就再次背信弃义,撕毁协议

张治中(1890年10月27日~1969年4月6日)

幸运的是,也就是在停火的这三天里,南京政府派遣第五军军长张治中率领率所部精锐第八十七、第八十八师及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共2万余人紧急增援十九路军。

闸北防线及时得到了巩固,这也是十九路军能够在敌我力量十分悬殊的情况下挡住日军进攻的一个重要条件。

随着战事的升级,双方战况空前惨烈。

中国守军在全上海广大民众的支援下,顽强地抵挡住了日军的进攻。

停火协议签订后,期限还没有到,日方就再次背信弃义,撕毁协议

白川义则(1869年1月24日~1932年5月26日)

日本方面一再地增派援军,到了2月末的时候,日军总兵力增至9万人、军舰80艘、飞机三百余架,司令官也一换再换,由之前的野村中将换成了白川义则大将。

中国方面,虽然十九路军得到了张治中率军增援,但总兵力仍然只有5万人,远远少于日军,而且装备较差,很少有重型武器。

即便如此,不可一世的日军仍然难进一步。

白川义则初上任,急于立功,见到这种情况,焦躁不已,寻思着破敌之策。最后,他想到假道于法租界,以奇兵突袭,自右翼包抄十九路军。这个想法非常阴险。

当时,十九路军恪守各国租界公约,驻扎在闸北一线抵抗日军。

停火协议签订后,期限还没有到,日方就再次背信弃义,撕毁协议

十九路军将士将心比心,认为己方军队害怕挑起国际争端,不敢从外国租界进军,那么日方的人肯定也不敢从租界进军。

因此,兵力的侧重点都部署在江湾、庙行等前沿地区,而真茹、彭浦等邻近法国租界的地方,防备则比较松懈。白川义则正是有鉴于此,决定派兵自法租界穿过,包抄十九路军后路。

2月24日夜晚,白川义则命令上千名兵士趁着夜色悄悄地潜入法租界辣斐德路、祁齐路一带,寄居在日本侨民的商店或者家里。

在之后的两天里,日方又接连派遣大量日军进入租界,蛰伏待机。

这时候,日方进入法租界的兵力已经有几千人,法租界总领事对此无能为力,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日军兵力集结,打算等到人员到齐后,就按照既定计划发动对十九路军的进攻。

停火协议签订后,期限还没有到,日方就再次背信弃义,撕毁协议

杜月笙耳目众多,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情况,感觉事态严重,就立即打电话向上海市长吴铁城和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告知此事。蔡廷锴大吃一惊,连忙紧急派军加强真茹、彭浦等地区的防务。

吴铁城也连忙将此事上报南京政府。2月27日,中国政府外交部照会法租界当局,驻沪大使馆,要求立即采取措施驱逐潜伏在法租界里的日军,以免引火烧身,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杜月笙对十九路军的处境忧心忡忡,也对日方的行为非常气愤,所以在外交部还没有行动之前,他就先去了法国驻沪总领事馆。见到了法国总领事葛格林,杜月笙开门见山地质问:“日军进入法租界这个事情,领事先生知不知情?”

葛格林是个老油条子,见到杜月笙亲来兴师问罪,知道杜月笙手头肯定已经握有了证据,只得承认确有此事,同时又忙不迭地解释,日军骄横,气焰嚣张。

突入租界的人有几千之众,而且装备精良,如果法租界当局拒绝日方要求,只恐会激怒日方,给法租界这弹丸之地招致战火。这种陈腔滥调,欺骗小孩子也还罢了,但要糊弄杜月笙可就差得远了。

停火协议签订后,期限还没有到,日方就再次背信弃义,撕毁协议

杜月笙正色告诉葛格林,日军潜入法租界的事,十九路军已经知晓,而且做了严密的防备。如果日军真的敢从法租界发动攻击,十九路军一定会奋起还击,炮击租界。覆巢之下无完卵,那时,法租界一样完蛋。

葛格林无言以对,闪烁其词。杜月笙干脆直接对他道:“日军违背租界公约,悍然进入法租界,事情很严重。不如邀请各国领事,以及中日双方的高级代表召开一次会议,共同商讨此事。”

葛格林原本不愿公开此事,但在杜月笙的坚持下,只得点头答应了。

停火协议签订后,期限还没有到,日方就再次背信弃义,撕毁协议

翌日上午,各国政要齐聚法国驻沪大使馆内。既有坐山观虎斗的英美各国领事,也有本次事件的两国代表,日方派出的是总领事村井仓松,中方因为事关重大,派出了上海市政府秘书长俞鸿钧。

而杜月笙作为和谈的发起人,也以法租界华董代表的身份参加了会议。

因为是在法租界举行的会议,葛格林觉得有必要自己先做个发言。他首先解释了召开这次会议的目的,要求各国领事就日军是否有权在租界驻扎或者通过租界进行表态。

不料,他的话音方落,村井仓松就霍然起身,声色俱厉地坚称日军有权在租界驻军,他还大放厥词,赤裸裸地对各国领事进行了恫吓威胁。各国领事慑于日寇的气焰,一个个胆战心惊,噤若寒蝉。

停火协议签订后,期限还没有到,日方就再次背信弃义,撕毁协议

原本,杜月笙召来这个会议是为了联合各国领事的力量,否决日方进驻租界的非法行为。但眼下这种形势,很有可能在日方的恐吓之下,会议达成日方有权进驻租界这一不利中方的结果。

如果真的出现了这种事情,那杜月笙可就难辞其咎了。

欧美各国领事的窝囊行径,让杜月笙大失所望,心底也不由地顿起蔑视,他猛地一拍桌子,倏然站起,厉喝道:

“如果日本人利用租界打中国人,我杜月笙要在两个钟头内把租界全部毁灭!”

这话宛如一记雷霆,将众人震得呆立当场,面面相觑,作声不得。日本人凶残狡诈,出尔反尔是常有之事,故此,当方才村井仓松大兴恫吓之词的时候,各国代表虽然都慑于对方气焰,没有说话,但骨子里却是鄙视日方的行径的。

但杜月笙却不同。杜月笙为黑帮魁首,向来重信重诺,言出必行,而今说出了这话,只怕就真的会付诸行动。

杜月笙在上海滩势力如何,他们又不是不知道,万一杜月笙真的喝出了杀令。千千万的徒子徒孙一起出动,保不齐真的就把租界这弹丸之地给扫平了。

村井仓松万万料不到一向温文尔雅的杜月笙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其他各国领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有人就说,中日交战,和租界无关,应确保租界安全。其他人也连声附和,都认为租界应该独立于战争之外,不能将战火烧到租界上来。

会议在争执中结束了,日方想要通过租界攻击中国军队之要求,始终没有得到各国领事的同意。

停火协议签订后,期限还没有到,日方就再次背信弃义,撕毁协议

白川义则得到村井仓松的汇报,在反复权衡之下,觉得此时仍不宜和各国发生直接的冲突,就又下了一道命令。于是,那潜伏多日的几千名日军,又趁着夜黑人静,悄悄地撤出了法租界。

这一次,竟又让杜月笙赌胜了一把。

事实上,他早就分析过这当中的利害关系。各国领事虽然各怀心思,但都有苟安之心,所以,一旦自身利益可能遭受到威胁时,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地维护自身利益,即便得罪日本人也在所不惜了。

杜月笙正是猜到了各国领事的这一层心思,才敢兵行险着。结果,日军撤走,十九路军没有了后顾之忧,这其中的功臣自然非杜月笙莫属了。

停火协议签订后,期限还没有到,日方就再次背信弃义,撕毁协议

葛格林生恐杜月笙的言行会得罪日方,就劝说杜月笙自行辞去法租界公董局华董的职务。

杜月笙此时正为“上海市地方维持会”的种种事务忙得焦头烂额,也无暇顾及到租界公董局方面的事情,闻言便向法租界递去了辞呈,2月29日,法租界当局同意杜月笙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