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大选|前瞻:小马科斯最被看好,将现“红粉对决”

菲律宾2022年大选将于5月9日正式举行。根据菲律宾现行宪法,六年任期即将期满的现任总统杜特尔特必须卸任。大选将产生新一任总统、副总统、国会议员、地方长官与议员,涉及超过18000个职位。

随着大选进入倒计时,总统选举的“决赛圈”也逐渐缩小。据菲媒《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5月3日报道,民调机构Pulse Asia调查显示:前总统马科斯之子小马科斯和现任副总统罗布雷多两位总统候选人,分别长期位居民调中的第一、第二名;其中罗布雷多支持率约23%,小马科斯的支持率则高达56%,优势明显。

当地时间2022年5月5日,菲律宾马尼拉,菲律宾大选将于本月9日开始,志愿者在街头悬挂马尼拉市长、2022年菲总统大选候选人莫雷诺,及其竞选伙伴、心脏病学专家许伟利(Willie Ong)的宣传海报。 澎湃影像 图

当地时间2022年5月5日,菲律宾马尼拉,菲律宾大选将于本月9日开始,志愿者在街头悬挂马尼拉市长、2022年菲总统大选候选人莫雷诺,及其竞选伙伴、心脏病学专家许伟利(Willie Ong)的宣传海报。 澎湃影像 图

据英国《卫报》5月5日报道,这场大选的合资格选民约6750万,菲律宾的大街小巷已布满选举海报,选举气氛浓郁。主要的投票将于5月9日大选日举行,超过160万在海外工作的菲律宾人则已在4月10日开启投票。

当地时间5月9日晚上7时,投票将告结束。一般来说,选后数小时内便可决出总统选举获胜者。不过2016年大选时,杜特尔特直到选后近三周才被正式宣告赢得总统宝座。

小马科斯的崛起

澎湃新闻此前梳理了此次菲律宾大选主要的总统候选人:除了小马科斯和罗布雷多外,还有“拳王”帕奎奥,曾经的电影明星、马尼拉市长莫雷诺,前总统发言人阿贝拉,前国防部长冈萨雷斯,劳工权利活动家古兹曼(Leody de Guzman),前警察局长拉克森(Panfilo Lacson)等。

因为在总统候选人中有政治“豪族”、电影明星、拳击冠军,甚至还有前囚犯,一些媒体调侃这场选举像“马戏团”一样:选举过程一波三折,诸如退出、换人、“同室操戈”等“政治戏剧”不断上演。比如,杜特尔特的得力助手克里斯托弗·吴曾宣布参与总统竞选,并获得杜特尔特“鼎力支持”;但在2021年11月30日,他以“还没有做好准备”为由宣布退出大选。

时至今日,总统候选人中最受关注的竞逐还是在小马科斯和罗布雷多之间。

菲律宾总统候选人小马科斯 人民视觉 资料图

菲律宾总统候选人小马科斯 人民视觉 资料图

根据民调,小马科斯的支持率长期遥遥领先。尽管此前有请愿要求禁止陷入“逃税”风波的小马科斯参选,但菲选举委员会最终裁决其仍具有参选资格。

Pulse Asia民调显示,71%的18-24岁选民希望小马科斯当选;事实上,小马科斯在所有年龄段中都是最受欢迎的候选人。有分析人士认为,小马科斯依靠大规模的社交媒体攻势赢得支持,社交媒体的宣传更淡化了其政治家族的历史争议;小马科斯阵营则以马科斯任内的经济发展为其辩护,淡化对其父执政期间侵犯人权的指控。

《卫报》5月4日报道形容菲律宾社会已出现一种“对威权时代的怀旧情绪”。路透社指出,马科斯执政期间,现在对小马科斯有好感的年轻选民都尚未出生。分析称,小马科斯成功利用社交媒体吸引了大批年轻选民,而35岁以下符合投票资格的选民占选民总数约42%。

“坦率而言,除了马科斯家族的光环,我们不清楚菲律宾选民为何如此青睐小马科斯——如果现今所有民调都是真实的话。作为政治家,小马科斯并没有充分展现作为一个智慧政治家的全部素养。”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菲律宾研究中心主任代帆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分析说。他认为,菲律宾选举一直有着“选家族而不选政纲”的特色。

与美国等国的选举制度不同,菲律宾的正、副总统选举分开进行,因此可能出现正、副总统当选人来自不同政治阵营的状况。小马科斯此次的副总统竞选搭档是现任总统杜特尔特的女儿莎拉·杜特尔特。她也是民调中最受欢迎的副总统候选人。

小马科斯与莎拉·杜特尔特去年11月16日结为竞选搭档后,菲媒“拉普勒”(Rappler)首席执行官玛丽亚·雷萨分析称,杜特尔特在菲律宾南部的受欢迎程度,加上马科斯家族在北部的受欢迎程度,将会创造一股强大的力量。

“粉红力量”?

罗布雷多虽在民调上与小马科斯有明显差距,但仍展现出较强的政治能量。罗布雷多曾是人权律师。作为现任副总统,她是杜特尔特“扫毒战争”和外交政策的坚定批评者,被认为是菲反对派的领袖。她曾在选举政治中击败小马科斯:2016年大选中,她以微弱优势击败小马科斯当选副总统。

菲律宾总统候选人罗布雷多 人民视觉 资料图

菲律宾总统候选人罗布雷多 人民视觉 资料图

作为本届总统候选人,罗布雷多的支持率在3月民调中上升了整整9个百分点。据《卫报》报道,罗布雷多吸引了大批支持者参与选举集会。不少支持者对前总统马科斯执政期间的政治暴力感触尤深,也不满马科斯家族的腐败丑闻。

罗布雷多支持者身着统一的粉色服装,与“小马科斯-莎拉·杜特尔特”竞选组合的“红绿联盟”形成鲜明对比。据“德国之声”4月报道,罗布雷多阵营以粉色来与前总统阿基诺三世在任时的菲律宾自由党政府拉开距离——后者的代表性颜色是黄色——并以此来凸显罗布雷多独立候选人的身份。

粉红色也象征着“女性”。尽管罗布雷多的女性身份在菲律宾政坛中被认为可能是一种弱点,但其竞选团队用“女性化的颜色”试图将女性身份转化为巨大的选举能量,反而形成了突破。

“德国之声”指出,颜色在菲律宾的选举政治中具有重要象征意义,是用以识别地盘、盟友和敌人的重要凭据。专家分析说,小马科斯以菲律宾国旗配色之一的红色来调动民族主义情绪,莎拉则以绿色来与热爱红色的父亲杜特尔特拉开距离。

随着选举气氛逐渐热烈,“颜色之争”甚至影响到菲律宾人日常生活。在“拉普勒”5月3日刊登的一篇评论中,作者讲述了朋友的故事:许多人的母亲不愿购买粉红色的手机壳,只因担心自己被误以为是罗布雷多的“粉红色支持者”(Kakampink)。

作为民调前二人选,小马科斯与罗布雷多两大阵营之间将上演“红粉对决”。菲律宾大学政治学副教授让·佛朗哥(Jean Encinas Franco)对《卫报》分析说,感到沮丧和绝望的人们可能更容易相信对“专制年代”的怀旧(即支持小马科斯),而不会认可罗布雷多呼吁人们一起和她解决菲律宾困境的竞选路线。

据菲媒报道,罗布雷多一直是“虚假信息攻击”的目标,此前曾有谣言指控其在总统辩论前事先获知问题、其女儿涉不雅视频等等。

小马科斯曾说,菲律宾政治“甚至到最后一分钟都一切皆有可能”。菲律宾选举政治变数颇多,假如罗布雷多“爆冷”胜选,她将成为继阿基诺夫人、阿罗约之后菲律宾史上第三位女总统。

罗布雷多的竞选搭档、参议员邦伊里南(Francis Pangilinan)是民调支持率第三高的副总统候选人。在副总统候选人中,现任参议院议长索托(Tito Sotto)民调支持率位列第二,莫雷诺搭档、华裔医生许伟利(Willie Ong)位列第四。

涉华议题遭炒作?

综合《日经亚洲》和英国广播公司(BBC)此前报道,本届菲律宾大选仍重点关注经济社会民生议题,包括疫苗接种、经济复苏、促进就业、打击犯罪、反腐败等等。防务安全、南海争端等敏感议题也浮出水面。

据新华社报道,经济复苏在大选前成为菲律宾人关注的焦点。2021年,菲名义GDP实际同比增长5.6%,高于市场预期。菲律宾社会经济规划部长卡尔·蔡表示,2022年要继续推动经济从疫情中复苏,提高生产率,缓解适应气候变化。

而在政治家族势力巨大的菲律宾,腐败是长期以来的社会顽疾。批评人士称杜特尔特执政期间与马科斯家族的联盟表明他的反腐措施不会波及最有权势的人。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总统候选人帕奎奥此前表示,他若当选总统,将会启动对包括马科斯家族和杜特尔特政府官员在内的反腐调查。值得注意的是,与其他候选人不同,帕奎奥是贫困家庭出身,白手起家的经历和慷慨的捐款为他赢得了选民的好感。

此外,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虽未成为候选人讨论的重点,但民间呼声日渐高涨。“拉普勒”刊文指出,自去年竞选程序启动以来,两场热带风暴严重袭击了菲律宾中部和南部,而在新冠疫情中,数百万菲律宾人无家可归,无法维持生计。

外媒宣称,“南海问题”在本届大选中渐成热门议题。对杜特尔特任期持批判态度的候选人纷纷就南海问题做出强硬表态。据“拉普勒”4月4日报道,候选人莫雷诺和罗布雷多都建议利用2016年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作为议价筹码。莫雷诺在接受采访时甚至承诺将把这场争端提交到联合国。

总统候选人拉克森去年11月20日率团队飞往并登上了中国南沙群岛的中业岛,目的则是为了所谓对该岛“宣示主权”。帕奎奥则强调,在与中国成为“朋友”的同时,希望能保护菲律宾在南海的主权,并批评杜特尔特“软弱”。

据《日经亚洲》报道,小马科斯倾向于维持杜特尔特的对华友好立场。“就目前小马科斯公开发表的言论来看,如果小马科斯当选总统,其大概率会奉行对华友好的政策,在南海议题上采取温和的立场。”代帆对澎湃新闻说。

杜特尔特时代难言谢幕

今年6月30日,杜特尔特将正式卸任,结束其六年总统任期。《卫报》5月5日指出,许多支持者认为杜特尔特兑现了他在反腐、打击犯罪上的选举承诺。不过,据《经济学人》1月8日文章分析,杜特尔特执政期间仍出现了抗疫不力、宪法改革落空、“反毒”行动造成无辜死亡等问题。

菲律宾现任总统杜特尔特 人民视觉 资料图

菲律宾现任总统杜特尔特 人民视觉 资料图

尽管即将卸任总统,杜特尔特的影响力有望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卫报》指出,莎拉作为副总统候选人的呼声之高,显然得益于其父亲的高支持度。外界分析认为,莎拉有望继承杜特尔特的政治遗产。作为现任达沃市长,莎拉和父亲一样在这座菲律宾南部最大的城市有着丰富的执政经历。另外,莎拉在政坛的行事风格也与杜特尔特十分相似,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援引政界人士评价称莎拉是“强硬、果断的领导者”。

路透社刊文指出,尽管莎拉与杜特尔特的政治主张并不完全一致,她仍将是保护杜特尔特免受“扫毒战争”法律诉讼的最佳人选。这场禁毒运动造成6100多名毒贩身亡,一度被国际刑事法院指控涉“反人类罪”。

小马科斯也是杜特尔特的盟友。2016年,杜特尔特了却马科斯家族的心愿,在不顾部分马科斯执政期间受害者家属的反对下,允许马科斯遗体安葬在国家英雄墓园。不过,在小马科斯宣布参选总统后,杜特尔特一直不愿公开支持小马科斯。

据《每日问询者报》5月4日报道,杜特尔特似乎已经松口:杜特尔特总统政治事务顾问哈辛托·帕拉斯(Jacinto Paras)当日表示,杜特尔特“间接支持”小马科斯担任总统。根据帕拉斯的讲述,杜特尔特是执政党民主人民力量党主席,而民主人民力量党已表态支持小马科斯。杜特尔特早前也正式表态支持莎拉竞选副总统。